探索學院 深度 六四·三十年 觀點

專訪吳國光:八九毀滅中國知識分子之後,如何繼續「韌性的戰鬥」?

「可以說,我自己在推動中國民主化上是一個失敗者。但我這三十年就是承認失敗、但不放棄初衷。」


「六四」對吳國光的學術研究的影響,根本上還是體現在價值層面。這個價值很簡單:國家的公權力不能用來傷害民眾,任何人從原則上來說都不能以殺害別人來維護自己的利益。圖為1989年6月10日,坦克車和軍人在天安門廣場列陣戒備。 攝:Chip Hires/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六四」對吳國光的學術研究的影響,根本上還是體現在價值層面。這個價值很簡單:國家的公權力不能用來傷害民眾,任何人從原則上來說都不能以殺害別人來維護自己的利益。圖為1989年6月10日,坦克車和軍人在天安門廣場列陣戒備。 攝:Chip Hires/Gamma-Rapho via Getty Images

1989年7月某天,一隊警察來到北京金台路人民日報大院裏那棟專給青年職工居住的筒子樓裏,給「六四」之後已成驚弓之鳥的住戶們帶來了一陣恐慌。

目標很快就清楚了:他們是來搜查吳國光那間單身宿舍的。吳國光當時已經去了美國,他是這家報紙的政治評論員,曾經參與了中國政治改革的政策制訂,也是「六四」因為同情學生運動而下台的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曾經的講話撰稿人之一。

後來,人們在紀錄片《天安門》裏看到了吳國光,許多人記住了這個一臉大鬍子的受訪者,也對他的理性和深刻很有印象。

「我其實不太喜歡媒體標籤我為趙紫陽智囊。」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吳國光 六四30年 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