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七個問題、五張圖,讀懂2019歐洲議會選舉

歐洲政治「風向標」正在轉動。


歐洲議會是世界上唯一由直接選舉產生的跨國議會。自1979年開始,歐洲議會每五年進行一次選舉。2019年5月23-26日進行的是第9次選舉,符合資格的選民約有3.74億人,代表28個成員國的5.12億人口。 攝: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歐洲議會是世界上唯一由直接選舉產生的跨國議會。自1979年開始,歐洲議會每五年進行一次選舉。2019年5月23-26日進行的是第9次選舉,符合資格的選民約有3.74億人,代表28個成員國的5.12億人口。 攝: Christopher Furlong/Getty Images

歐盟三大機構中,唯一由選民直接投票選出的便是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為什麼要關注歐洲議會?歐洲議會是怎麼選的?聚集了怎樣的政黨和立場?有哪些值得關注的討論?投了脫歐票的英國為何依然要選歐洲議員?為什麼還要學一個德語單詞「spitzenkandidaten」?

這篇文章試著回答這些問題。同時,若要更好地理解歐盟複雜的機制和政治風雲,各個成員國本國的情形也很重要,歡迎閱讀端傳媒關於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的另一篇現場報道:《德英意匈:歐洲議會選舉之際,四國本地記者眼中的歐盟政治》

1,歐洲議會是什麼?為什麼要關注歐洲議會選舉?

圖:端傳媒設計部

歐洲議會是世界上唯一由直接選舉產生的跨國議會。自1979年開始,歐洲議會選舉每五年一次;2019年5月23-26日進行的是第9次選舉,符合資格的選民約有3.74億人(也即18週歲以上的歐盟公民,奧地利和馬耳他的最低投票年齡是16歲,希臘17歲),代表28個成員國的5.12億人口。

除了擁有批准預算(每年高達1660億歐元)的權力和監督歐盟的責任外,歐洲議會還和歐洲理事會還共同決定和通過由歐盟委員會提出的立法。在過去的五年裏,歐洲議會通過了1100項歐盟法律,譬如通過了保護互聯網個人隱私的「一般數據保護條例」(GDPR),還取消了歐盟內部的漫遊費。

不過,不同於大多歐盟成員國國家議會,歐洲議會沒有主動提出立法議程的權力,這一點也極大影響了歐洲議會的實際權力。相較具體的立法事項,歐洲議會更是一個對歐洲未來不同想像交鋒的「戰場」。

2014年的歐洲議會選舉,見證了一些「邊緣黨派」的崛起:英國獨立黨(UKIP)、法國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德國另類選擇黨(AfD)、意大利五星運動(Five Star Movement)和希臘激進左翼聯盟(Syriaza)都在當年的歐洲議會選舉中獲得大量席位。疑歐或反建制的政黨,一樣藉由歐洲議會這一他們所反對的政治體制來運作。

接下來的五年裏,這些政黨們也改寫了各自國家的政治面貌:2015年,激進左翼聯盟成為希臘第一大黨並聯合執政;2017年,國民陣線總統候選人勒龐闖入法國總統選舉的最終輪;2018年,五星運動成為意大利第一大黨並開始聯合執政……當然,還有2016年的英國脱歐公投。

歐洲議會選舉一直被視作歐洲政治的風向標、晴雨表。2019年的結果,既是上一個五年政治趨勢的“集合”,也指向歐盟和歐洲的下一個五年;對於部分成員國,歐洲議會的選舉,也會影響到國內政治。

2,歐洲議會是怎麼選出來的?

圖:端傳媒設計部

尚不存在一個泛歐洲的民主選舉空間。歐洲議員(Members of European Parliament)是根據各國的選舉法,由各國選民從成員國的給出的名單中選出的。本質上,歐洲議會選舉是28個國家同時舉行的「次等國內選舉」(重要性次於各國大選)。各國政黨牢牢控制選舉程序;這意味着,選民對歐洲議會的投票,依然取決於他們對自己國家政府的態度,而非重點聚焦歐洲議題。

2014屆的歐洲議會共有751席,每個成員國所擁有的席位按人口以「遞減比例」的原則分配,德國擁有96席(平均每80萬公民選出一席),馬耳他擁有6席(每7萬公民即有一席)。

議會設在布魯塞爾和斯特拉斯堡,議員依據各自所在政黨和意識形態組合形成黨團(組成一個黨團至少需要來自7個國家的25位議員)。譬如歐洲人民黨(EPP),由各國中間偏右的基督教民主黨和保守黨議員組成,或是社會黨和民主黨進步聯盟(S&P),由中間偏左黨派組成。這兩個黨團的席位相加,一直佔據歐洲議會的多數,但這一點很可能在2019年的選舉中改變。

由於民眾對歐盟以及歐盟政治缺乏信任和興趣,也由於各國政黨對歐洲議會選舉的不重視,這四十年來,歐洲議會的投票率持續下跌。2014年的投票率僅有42.6%。這也與各國的選舉法有關,2014年,強制投票的比利時有90%的投票率,而在非強制投票、無法網上登記、無法郵寄選票的斯洛伐克,投票率僅有13%。

3,歐洲議會不同黨團對歐盟的立場如何?

圖:端傳媒設計部

2014年歐洲議會如今共有八個黨團:

歐洲人民黨(EPP,216席,親歐)
社會黨和民主黨進步聯盟(S&D,185席,親歐)
歐洲保守派和改革派聯盟(ECR,77席,温和疑歐)
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ALDE,69席,親歐)
歐洲聯合左派/北歐綠色左派聯盟(GUE/NGL,52席,温和疑歐)
綠黨和歐洲自由聯盟黨團(Greens-EFA,52席,親歐、地區主義)
自由和直接民主歐洲聯盟(EFDD,42席,疑歐)
民族和自由歐洲聯盟(ENF,36席,疑歐)
另外還有20位歐洲議員沒有依附在任何黨團中。

在2019年的選舉中,部分黨團發生了變化:

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ALDE)得到了法國總統馬克龍所在的「En Marche」的加盟,繼續親歐路線
代替民族和自由歐洲(ENF)的是新出現的歐洲人民和國家聯盟(EAPN),由意大利聯盟黨(原北方聯盟)黨魁和意大利副總理兼內務部長薩爾維尼(Matteo Salvini)組建,得到德國另類選擇黨、芬蘭人黨和丹麥人民黨的支持,成為最新的極右民粹聯盟
另外還出現了「五星運動」黨團,該黨團稱今天的世界處在一個「後意識形態」時代,因此五星運動黨團既不是極右翼、也不是主流黨派。

此外,因法國加徵燃油税而點燃的「黃背心」運動,也組建了一支競選團隊「公民倡議公投」(Citizens’ initiative referendum)。他們的候選人有司機、公務員、小企業主、律師和家庭主婦等。

4,為什麼恰好可以學一個德語單詞「spitzenkandidaten」?

2014年,一個「spitzenkandidaten」(德語政治術語,意為「主要候選人」)的機制,讓歐洲議會黨團所推舉的候選人成為了歐盟委員會的主席。

理論上,歐盟委員會主席是由歐盟成員國的領導人透過歐洲理事會提名推選,歐洲議會正式選舉產生。但作為唯一的直選機構,歐洲議會的很多行動持有民主機制給予的合法性。當歐洲議會選出一個推薦人的時候,歐洲理事會無法視而不見。

2019年,歐洲議會也想要重複這個程序,很多政黨已經推舉出了他們心目中下一屆歐盟委員主席的候選人,例如歐洲人民黨提名的德國政客 Manfred Weber,社會黨和民主黨進步聯盟提名的荷蘭政客 Frans Timmermans 等。

當然,2019年的「spitzenkandidaten」程序並不一定照議會的想法發展,法國便對歐洲議會自行推舉「主要候選人」表達了不滿,堅持認為應當由各國首腦選出候選人,議會負責最終同意。在誰來領導歐盟這個問題上,歐洲議會正在與歐洲理事會(也即各國首腦們)爭奪更多的話語權。

5,關於此次議會選舉,一些值得留意的調查和言語。

據ECFR在2019年4月發布的一項調查:

在西班牙、希臘和意大利,超過50%的受訪者認為應該禁止本國公民長時間離開國家,緊隨其後的是波蘭、匈牙利、羅馬尼亞。比起外國人移民入境,南歐和東歐國家對於本國公民移民出國更為關心。

羅馬尼亞在過去十年中,人口下降了10%——大量年輕人移居西歐。相對應的,在瑞典、荷蘭和丹麥,人們對移民入境的擔憂遠大於移民出國。

馬克龍,法國總統:

「我提議成立一個歐洲民主保護機構,為每個成員國提供歐洲專家,保護它們的選舉過程不受網絡攻擊和操縱。本着同樣的獨立精神,我們還應該禁止外國勢力資助歐洲政黨。」

為了抵制歐洲議會競選期間的假新聞,選舉一個月前,Facebook就在都柏林設立了一個辦公室,約有40位專家全天候監控互聯網上的對話,尋找操作假新聞或仇恨言論的跡象。然而,在匈牙利,主流媒體依然持續受到發布假新聞的批評;在德國和比利時,媒體也發現政治團隊繞過Facebook政治透明工具,偷偷購買旨在搖擺潛在選民的社交媒體廣告。

2019年5月,在歐洲議會競選期間,中國公司華為在歐洲開啟「為5G投票」的廣告:

「投票不僅關乎候選人,也關乎價值觀!」

歐盟委員會不久前做出決定,無視美國的施壓,不禁止華為進入歐洲市場。但這一決定並不代替成員國各自的立法。疑歐政黨們大多對自由貿易持懷疑態度,也會對科技公司更為嚴格。

6,為什麼英國還要參加歐洲議會選舉?

圖:端傳媒設計部

英國脱歐原本應該在本次歐洲議會選舉之前發生。早在所有人都以為英國會準時脱歐的時候,英國所擁有的73個議員席位已經被重新分配了:西班牙,法國,意大利,荷蘭等14國分得26席。餘下的席位將留給未來加入歐盟的國家。

如今,脱歐被延遲到了10月31日,這意味着英國依然有義務參加此次歐洲議會選舉。2019年1月由前獨立黨黨魁法拉奇創建的退歐黨(Brexit Party),以34%的支持率在民調上遙遙領先。保守黨僅有13%的支持率。

英國選出的歐洲議員依然會進入新的議會——他們會是對歐盟不滿的議員嗎,會影響其他歐盟議題嗎?有了「脫歐黨」的加入,疑歐政黨很可能拿下三分之一的席位。不過,除了英國脫歐黨,歐洲其他國家的疑歐政黨并沒有太多地在討論「脫歐」這個選項了。

7,目前,對此次選舉結果有怎樣的預測?

圖:端傳媒設計部

根據最新民調,即便不算英國的席位,疑歐派政黨也會成為第二大聯合黨團,最多能獲得35%的議席。

據歐洲對外關係委員會(ECFR)在選舉前夕做出的分析,若疑歐議員佔據33%的議席,他們就能阻撓部分歐盟政策的推進,這包括國際貿易、移民、國際政策和歐盟預算等領域。他們還可以影響到正在進行之中的,針對波蘭和匈牙利政府違反歐盟基本價值觀的第七條歐盟侵權程序的調查和可能的制裁。

當然,也有分析指出,疑歐黨派成員多樣,他們的優先事項多根植於國家政治,合力在歐洲議會做出行動不一定是這些黨派的強項。

中右的歐洲人民黨和中左的社會黨和民主黨在過去40年來一直佔據歐洲議會主流,根據歐洲議會公布的預測,本次選舉,這兩個政黨加起來獲得的席位將首次低於50%。另一邊,歷史悠久的歐洲自由民主聯盟黨(ALDE)得到新秀En Marche!的加盟,也能獲得不小的話語權。

儘管我們已經十分熟悉歐洲被民粹、極端左翼/右翼、反建制政治「撕裂」這樣的新聞頭條,在歐洲議會,傳統的中間黨派很可能失去大多數並且變得愈發分裂;但是,如果意願足夠,主流政黨依然可以形成有力的聯盟。歐盟需要改變,但另一方面,英國脱歐帶來的宂長談判和亂糟糟的政局,也讓很多原本已經生出「脱歐」之心的人們看到了反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19歐洲議會選舉 歐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