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讀者來函:南非大選塵埃落定,這是南非人給非國大的最後一次機會嗎?

在非國大的勝利背後,卻湧動着多股暗流,這給非國大和新當選的拉馬福薩總統(Cyril Ramaphosa)未來五年的執政將帶來持續的挑戰。


2019年5月8日,南非總統拉姆福薩在南非索韋托一個投票站投票,並與選民相擁 。 攝:Michele Spatari/AFP via Getty Images
2019年5月8日,南非總統拉姆福薩在南非索韋托一個投票站投票,並與選民相擁 。 攝:Michele Spatari/AFP via 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的「讀者來函」欄目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南非時間2019年5月11日下午6點左右,南非國家獨立選舉委員會(IEC)正式公布了5月8日南非全國大選的選舉結果——南非的老牌執政黨非洲國家大會(ANC)毫無懸念的以57.5%的總票數贏得本次大選,這也是1994年以來非國大連續第6次贏得大選,這也意味着非國大自曼德拉1994年當選總統以來持續25年的執政紀錄將至少再延續五年。然而,在非國大的勝利背後,卻湧動着多股暗流,這給非國大和新當選的拉馬福薩總統(Cyril Ramaphosa)未來五年的執政將帶來持續的挑戰。

首先,拉姆福薩繼承的是南非前總統,同屬非國大黨籍的祖瑪留下的爛攤子。深陷多宗貪腐醜聞,面對783項犯罪指控的祖瑪,不僅將南非的經濟拉入崩潰的邊緣,而且還留下了種族矛盾持續升級的隱患。而拉馬福薩作為曼德拉當年有意培養的接班人,長期受到祖瑪為首的祖魯族非國大黨員的邊緣化與排擠,在忍辱負重多年之後的今天終於帶領一個內部派系複雜,內鬥十分嚴重的老牌執政黨獲得勝利,這本身就已經是很值得尊敬的成就。然而,贏得選舉對拉馬福薩來說,只是他跨過的的第一道關卡。

由於前幾年非國大執政不力,導致南非本身居高不下的失業率持續高企,而且被多家國際評級機構降低信用評級至所謂的垃圾級別。不過,祖瑪留下的定時炸彈還有比上述的那些更迫切的:那就是在他執政下,南非原本財政情況良好的數家巨型國企,包括南非唯一的電力供應商南非國家電力公司(Eskom)和南非航空公司(SAA)都變成了用人唯親的祖瑪的親信眼中的私人金庫,他們被祖瑪任命接管這些國企後,開始了他們的瘋狂掠奪,短短數年便導致這些原本盈利的國企產生了鉅額虧空,而Eskom財政狀況的崩潰,令南非全國的電力系統運轉陷入了混亂,更是導致近年來南非全國多次出現持久的大停電,南非的國家航空公司也面臨倒閉的尷尬境地。

非國大自己給自己下的套還不止這些。在南非極左民粹政黨經濟自由戰士黨(EFF)的倡議下,南非政府開始考慮無償沒收白人農場主的土地以便分配給貧困的黑人群眾。這個本身十分激進,完全無視神聖的私人財產權概念,且極易造成和鄰國津巴布韋一樣的經濟危機的民粹政策,居然在非國大祖瑪派系的強勢推動下成為了非國大的官方政策,也使得南非修改憲法第25條開始允許無償徵收土地提上了官方的議程上,這一切令南非的白人感到十分緊張,也使得在這次選舉中,保守白人選民大量拋棄代表中間温和力量的南非最大反對黨民主聯盟(DA),紛紛轉投極右翼白人至上,聲稱會為白人權益奮鬥到底的自由陣線黨(VF Plus),使得這個原來的極端小黨在本次選舉過後一躍成為國會第五大黨,議席也翻了近三倍。而國會第三大黨,主張黑人利益至上的EFF這次選舉也通過贏得總票數的10.79%將自己的議席數量從原本的25席增加到44席,這也就意味着,代表種族主義的極左和極右民粹捲土重來,南非的温和中間派政治力量被大幅削弱,種族對立再次加深。拉馬福薩接下來五年如何「拆彈」,拆除國內高漲的種族和民粹主義政治,而且如何處理極易煽動情緒的棘手的土地徵收議題,十分值得觀察,這將會是他任內最大的考驗。

不過,拉馬福薩的當選,意味着南非多數人民在經歷了上述這麼多的執政醜聞之後,仍然願意信任他,給他一個撥亂反正的機會。畢竟,拉馬福薩是一個成功的企業家,當年也是曼德拉和種族隔離政府談判的左右手,他成功與種族主義者政府斡旋的高超能力至今都給南非人留下了深刻印象。所以,許多南非選民相信他一定會將祖瑪時期的弊政一掃而空,為南非帶來新的希望。而對多次承諾掃除貪腐,恢復選民對非國大信心的拉馬福薩來說,這接下來的五年,正是他證明自己的時候了。而這也很有可能是南非選民給非國大的最後一次機會了,因為如果拉馬福薩不能證明自己的路線可以重振南非的話,越來越多的南非選民有可能會在下一次選舉中轉向激進的民粹路線,而這不是國際社會和理性的南非人所樂見的。

讀者來函 南非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