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孫金昱:劉強東案——消解共情的「仙人跳」敘事,何處是「中立」之地?

引起劉強東案輿論震蕩的,並不僅僅是雙方提供了兩版看似相反的事實,而是兩種價值邏輯與話語體系的對立。


2019年4月17日,明尼蘇達大學學生Jingyao向劉強東性侵一案提出起民事訴訟,劉強東案再次回到輿論中心。圖為2018年3月10日,劉強東出席政協記者會。 圖:IC photo
2019年4月17日,明尼蘇達大學學生Jingyao向劉強東性侵一案提出起民事訴訟,劉強東案再次回到輿論中心。圖為2018年3月10日,劉強東出席政協記者會。 圖:IC photo

4月17日,明尼蘇達大學學生 Jingyao 通過其委託律師向當地法院提起民事訴訟,指控京東集團創始人劉強東性侵——繼當地檢方對劉強東涉嫌性侵一案作出「不起訴決定」的四個月後,劉強東案再次回到輿論中心。4月18日,由志願者組成的「助力Jingyao翻譯小組」將控方英文起訴書完整翻譯,經當事人授權和確認後在多個網絡平台傳播。與此同時,#HereforJingyao 網絡簽名運動展開,截止到4月22日,國內外聲援Jingyao簽名總數達到了4000。

然而也是在這個時候,事情出現「反轉」。4月22日,新浪微博賬號「@明州事記」發布兩條剪輯視頻——分別來自事發當晚餐廳的監控錄像與 Jingyao 所住公寓監控錄像,由於視頻中曾出現 Jingyao 手挽劉強東的動作,以及 Jingyao 若干次在開門後作出「請進」的手勢,輿論開始認為劉強東遭遇「仙人跳」(編註:桃色敲詐)。第二次「仙人跳」是《南方都市報》發布 Jingyao 與劉強東律師的電話錄音,被剪輯的音頻中 Jingyao 「冷靜」交涉賠償事宜,似乎更佐證了「敲詐」的存在。

雖然其後 Jingyao 方面對事件作出回應,並放出完整版的視頻和音頻,然而此時大眾情緒多數已不再同情起訴方。直到4月30日,參與支援Jingyao、轉發相關信息、以及發起支持行動的多個微信公眾號平台,疑因引起過多社會關注而遭到微信封禁(具體原因不知,可能是出於維穩考慮),事件熱度才被迫逐漸消退。

目前案件仍在審理中,未有最終結果,不宜對控辯雙方進行既有證據之外的猜測。然而,且不論性侵案件具有審查難點,劉強東案背後輿論對「仙人跳」的反轉,卻恰恰真實反映出社會的「強姦文化」。引起劉強東案輿論震盪的,並不僅僅是雙方提供了兩版看似相反的事實,而是兩種價值邏輯與話語體系的對立。從這場輿論爭奪戰出發,我將試圖梳理這種對立,以及嘗試回答,為何仙人跳敘事可以消解「共情」,而人們在這種輿論衝突之中是否真的有「中立」之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孫金昱 劉強東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