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斯里蘭卡連環恐襲逾200死,是「猛虎」復生還是「聖戰士」開闢新戰場?

大多數懷疑指向「伊斯蘭國」一類的國際恐怖組織或極端宗教組織。據美媒報導,在襲擊前數日,曾疑似有斯里蘭卡警官向政府提交文件指有極端伊斯蘭組織「全國認主獨一大會」策劃襲擊教堂,但該份文件的真實性有待證實。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爆炸襲擊現場,安全人員守在遭襲擊的教堂外。  攝:Rohan Karunarathne/AP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爆炸襲擊現場,安全人員守在遭襲擊的教堂外。 攝:Rohan Karunarathne/AP

當地時間4月21日上午約8時30分到9時前後,一連串的自殺式炸彈襲擊在斯里蘭卡造成了自2009年該國內戰結束後最大的人員傷亡,也令全世界震驚。

爆炸發生在位於多個城市的數所教堂及多家高級飯店,包括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的天主教聖安多尼堂(St. Anthony's Shrine)和香格里拉酒店、西部旅遊城市尼甘布(Negombo) 的天主教聖塞巴斯蒂安堂(St. Sebastian's Church)、東海岸泰米爾人聚居區城市拜蒂克洛(Batticaloa)的基督教福音派錫安堂(Zion Church)等等。

因襲擊日期為復活節假期,遊客與信徒在上述地點聚集,因而襲擊造成的傷亡尤為慘重。截止發稿時,已有至少207人喪生,450餘人受傷,傷亡人數仍在不斷增加。綜合各大媒體消息,據目前統計,死者除斯里蘭卡公民外,還至少有30餘名外國公民,包括2名中國人,3名英國人、2名土耳其人、1名印度人與數名美國人。

斯里蘭卡總統西里塞納(Maithripala Sirisena)已經宣布全國進入宵禁狀態。並且在境內暫時封禁了Facebook、Instgram與Whatsapp等社交媒體,以防止不實的消息和言論傳播。

當地時間下午到傍晚,警方開展了一系列抓捕行動,據《紐約時報》報導,在位於科倫坡東部Dematagoda的一場抓捕行動中,嫌疑人反抗抓捕並引爆了一個爆炸裝置,造成三名警員喪生。

截至當晚,斯里蘭卡官方已經宣布逮捕超過12名嫌疑人。國防部長 Ruwan Wijewardene 稱當局已經確定襲擊是由「宗教極端分子」發動,但未有透露具體情況。總理維克勒馬辛哈(Ranil Wickremesinghe)則表示目前逮捕的嫌疑人為斯國本地人。

包括印度總理莫迪、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俄羅斯總統普京、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在內的多位領導人已經向斯里蘭卡表示了慰問。

截止發稿時止,仍未有組織宣布對襲擊事件負責。依然有許多問題等待進一步的調查和報導。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炸彈襲擊案遇難者家屬在停屍房外痛哭流涕。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炸彈襲擊案遇難者家屬在停屍房外痛哭流涕。攝:Eranga Jayawardena/AP

襲擊者身份與動機尚存疑

儘管一些媒體,尤其是一些印度媒體報導稱已經有兩名嫌疑人的名字被公布,並且給出了兩個看上去像是穆斯林的名字,但這則新聞的來源尚未得到任何權威新聞機構的證實,斯里蘭卡官方也暫未公布嫌疑人姓名。因而其真實程度尚且存疑。

2009年內戰結束之後,斯里蘭卡基本沒有出現由僧伽羅人和泰米爾人族群衝突引發的恐怖襲擊。此次襲擊是否會是「猛虎」復生?可能性恐怕不大。

斯里蘭卡從1983年持續到2009年的26年內戰經歷,使得泰米爾伊拉姆猛虎解放組織(Liberation Tigers of Tamil Eelam)成為一開始的懷疑對象。內戰中,斯里蘭卡的主體民族(即信仰佛教的僧伽羅人)和泰米爾人的猛虎組織之間爆發了長期而劇烈的衝突。雙方均有反人道的殺戮行為。首都科倫坡也在戰爭中多次遭受後者的爆炸襲擊,造成大量人員傷亡。但2009年猛虎組織被政府軍擊敗、內戰結束之後,斯里蘭卡基本沒有出現由僧伽羅人和泰米爾人族群衝突引發的恐怖襲擊。此次襲擊是否會是「猛虎」復生?可能性恐怕不大。

2015年5月19日,斯里蘭卡舉行「紀念日」大閲兵,慶祝長達25年的內戰結束6週年。

2015年5月19日,斯里蘭卡舉行「紀念日」大閲兵,慶祝長達25年的內戰結束6週年。圖:IC photo

佛教極端主義也是懷疑對象之一,斯里蘭卡的佛教極端主義源於反殖民時期的民族主義佛教復興運動。近年來,諸如佛陀軍(Bodu Bala Sena)一類的組織,時常和其他宗教、族群爆發暴力衝突。然而,僧伽羅人的佛教極端主義缺少如此大規模自殺式襲擊基督徒與外國人的動機。

另一重懷疑指向斯里蘭卡國內的穆斯林-僧伽羅人衝突。根據2012年的人口數據,在斯里蘭卡,約70%的人信仰佛教(幾乎都是僧伽羅人),13%信仰印度教(大部分是泰米爾人),10%左右是穆斯林,還有7%左右是基督徒(主要是僧伽羅人)。穆斯林中又分為講泰米爾語、可以追溯到阿拉伯移民的摩爾人(Moor),和東南亞移居來的馬來人。在泰米爾民族主義被打壓下去之後,僧伽羅人將矛頭指向了國內的穆斯林社群。

襲擊對象並非僧伽羅人和佛教,而是基督徒和外國人,因而斯里蘭卡國內的傳統穆斯林社群似乎也沒有因族群衝突發動這場襲擊的動機。

2018年3月,在中部城市康提(Kandy)一帶,穆斯林和佛教信徒爆發小規模暴力衝突,導致數人死亡並進入國家緊急狀態。不過,在此次襲擊中,襲擊對象卻並非僧伽羅人和佛教,而是基督徒和外國人,東海岸的拜蒂克洛更是一座泰米爾人的城鎮。因而,斯里蘭卡國內的傳統穆斯林社群似乎也沒有因族群衝突發動這場襲擊的動機。

因而,大多數懷疑指向「伊斯蘭國」一類的國際恐怖組織或極端宗教組織。據《紐約時報》報導,在襲擊前數日,曾疑似有斯里蘭卡警官向政府提交文件指有極端伊斯蘭組織「全國認主獨一大會」(National Thowheeth Jama’ath)策劃襲擊教堂,但該份文件的真實性有待證實。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遭炸彈襲擊的教堂現場,一片狼藉。

2019年4月21日,斯里蘭卡遭炸彈襲擊的教堂現場,一片狼藉。圖:IC photo

「宗教戰爭」進一步擴散?

的確,既然整起襲擊事件的目標明顯聚焦於基督教及外國人,那麼這場襲擊的「世界性」就遠強於斯里蘭卡國內的族群與宗教衝突誘因。據目前信息看來,外部因素介入的可能性較大。而襲擊者有可能是在宗教極端主義影響下,和本地的宗教、族群衝突相脱離,以「聖戰士」身份自居發動襲擊。

而在斯里蘭卡國內的脆弱情勢下,這種外部力量介入或將引發連鎖反應。斯國政府暫時未公布嫌疑人信息,並採取了控制網絡輿論的做法,可能也是希望避免國內僧伽羅佛教民族主義者將國際恐怖主義和國內僧伽羅-穆斯林族群衝突聯繫起來,造成族群仇恨失控。

隨着「伊斯蘭國」在中東的實際控制區於2019年初基本清除,武裝分子與極端宗教迴流成為一層隱憂。

自2016年以來,多次有報導指出斯里蘭卡有國民前往中東加入「伊斯蘭國」。而隨着「伊斯蘭國」在中東的實際控制區於2019年初基本清除,武裝分子與極端宗教迴流成為一層隱憂。2019年1月,斯里蘭卡警方曾經破獲一起試圖製作爆炸物進行襲擊的陰謀,繳獲100多公斤爆炸物和上百件爆炸裝置。抓獲數名嫌疑人。當然,這些事件和今次襲擊的聯繫暫未明確。

這次襲擊明顯針對西方和基督教,卻並未發生在西方,它也和斯里蘭卡本地的傳統衝突也截然不同。而襲擊嫌犯中又有斯里蘭卡人,這是否意味着新西蘭基督城恐襲中槍手試圖營造的宗教仇恨與「宗教戰爭」在進一步擴散?它會不會是對基督城恐襲的一場極端「復仇」?又為何選擇斯里蘭卡?這背後究竟是怎樣的來龍去脈?襲擊會否刺激斯里蘭卡內部的族群衝突惡化?這些都有待進一步的觀察、報導與分析。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斯里蘭卡 任其然 恐怖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