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勞工自媒體人危志立被捕,妻子鄭楚然「假裝」自由

這三年間,危志立多次被問話又被放,她感受到丈夫在政治風眼中,總會有一次被捲走。


鄭楚然在網上公開與丈夫危志立的戀愛故事,吸引海外網民的注意,及後在網上發起「假裝自由」的活動:她和戴上小危面具的人重遊拍拖之地,再發出合影,每天一張。 圖:受訪者提供
鄭楚然在網上公開與丈夫危志立的戀愛故事,吸引海外網民的注意,及後在網上發起「假裝自由」的活動:她和戴上小危面具的人重遊拍拖之地,再發出合影,每天一張。 圖:受訪者提供

丈夫危志立被捕後,鄭楚然病了一場。她全身痛、心跳加速,「睡覺的時候眼睛閉著但腦子轉著,吃飯的時候嘴巴動著胃部卻攤尸著」。

危志立在關心勞工塵肺病議題的自媒體「新生代」任編輯。3月20日,他被深圳坪山警方從廣州家中帶走,關押在深圳第二看守所,罪名是「尋釁滋事」。此前,「新生代」總編楊鄭君、編輯柯成兵已先後在一至三月被捕,公號發佈的數百篇文章「被消失」。而就在楊鄭君被捕的前一天,深圳警方剛剛對維權的塵肺工人進行了清場。至今,危志立和柯成兵在看守所可以接觸律師,楊鄭君仍未能與律師接觸,懷孕七月的妻子一直苦候。

危志立的妻子鄭楚然是「女權五姊妹」之一,人稱「大兔」。丈夫被捕後,鄭楚然四處奔走,尋找丈夫。4月8日,她終於透過律師傳遞一句話:「老公,一切有我。」危志立亦附託律師寄語:「一切樂觀,注意身體。」高牆相隔,二人心意,字字珍重。

因「尋釁滋事」罪被捕的危志立,與妻子、「女權五姊妹」之一,人稱「大兔」鄭楚然。
因「尋釁滋事」罪被捕的危志立,與妻子、「女權五姊妹」之一,人稱「大兔」鄭楚然。網上圖片

「『不如你先不發文章』,這句話我不敢說。」

「『小危』被捕的事,在腦海中我已預想了一萬次。第一步我這樣做,第二步這樣⋯⋯,一步一步做起來。還好,當一份工作這樣做。」顛簸十多天,自己的公眾號被刪,與外隔絕。鄭楚然語氣有點疲憊,連聲「還好」,不斷替自己打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女權主義 中國大陸 鄭楚然 塵肺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