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江蘇化工園爆炸後續

在化工脫貧的路上,響水人經歷過爆炸、泄漏和「大逃亡」

十幾年裏,有六千多家化工企業從江蘇南部遷至北部。響水縣流傳著某個官員的一句話:「寧願被毒死,也不願意窮死。」


2019年3月23日,陳家港鎮王商村的村民韓松在他爆炸後的房子內。 攝:馬利/端傳媒
2019年3月23日,陳家港鎮王商村的村民韓松在他爆炸後的房子內。 攝:馬利/端傳媒

28歲的張茂川把能找的醫院都找遍了,依然沒有妻子的下落。那場爆炸發生後,她就失聯了。

3月21日下午兩點48分左右,張茂川在江蘇之江化工有限公司(下簡稱「之江化工」)北廠區,聽見兩聲巨大的爆炸,廠房劇烈晃動了一下,玻璃應聲破碎。在園區工作五年的他沒有太在意,「我以為又是哪個工廠着火了,在這邊炸一聲兩聲感覺很正常,心想沒那麼嚴重。」

張茂川給在南廠區當會計的妻子發語音、拍小視頻,妻子都沒有回覆,打電話過去,電話關機。他心慌了,下樓開車去南廠區尋找妻子。後來張茂川才知道,爆炸的源頭正是之江化工南廠區相鄰的江蘇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截至25日16時,這起發生在江蘇鹽城響水生態化工園區的爆炸,已造成78人死亡。

但是,對化工園所在的陳家港鎮居民來說,這樣的爆炸並不是第一次。在過去十幾年裏,他們默默接收著因嚴重污染被江蘇南部城市驅逐的化工企業,用清潔的空氣、水和數十條生命,換到化工業豐厚利潤的一小杯羹。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江蘇化工園爆炸 中國大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