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陳方隅:從賴清德參選,談台灣政局走向

無論如何,蔡賴之爭已成為台灣政壇最受矚目的焦點。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與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中)同台。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與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中)同台。 攝:陳焯煇/端傳媒

台灣新一輪總統大選將在2020年拉開帷幕。3月21日,蔡英文領表登記黨內初選,而幾天前,3月19日,民主進步黨總統候選人初選領表登記第一天,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已前往登記。

當時許多媒體形容這是台灣政壇的「震撼彈」,甚至有許多人說綠營「面臨分裂」。到底賴清德的參選會對台灣政局造成什麼影響呢?

對台灣內部情勢的影響

民進黨真的會分裂嗎?我的答案是:不會。從1996年第一次總統大選以來,民進黨每一次提名的人選,都是經由初選選出,這樣的機制已行之有年,而且現行辦法以及程序都已清楚寫在黨章當中。除了在2003年尋求連任的陳水扁以及2015年的蔡英文兩次是同額競選之外,其他都有多於一位候選人,即使初選過程再怎麼激烈,最後大家都會接受選舉結果並共同為大選努力。透過公平的初選競爭而出線的候選人,反而是有助於團結,而不會造成分裂,其中關鍵就在於「制度化」:建立起常態性的規則和機制,來規定資源分配、以及黨員之間競爭與合作的方式。

從學理上來看,「制度化」是政黨(以及各種組織)能否存續的關鍵,因為參與者會知道這些機制是穩定的、不會因人設事,即使是競爭中的輸家都可以獲得繼續參與在黨務活動當中的保證。民進黨有一個特色是,雖然有很多黨內派系存在,但是在大選的時候從來沒有分裂過。在各地的不同層級選舉中,從民進黨脫黨參選的頻率不只遠比國民黨這邊還要低很多,而且脫黨的人也鮮少有機會選上,這狀況跟國民黨很不一樣。

那麼,賴清德參選對泛綠陣營來說是好是壞呢?我認為是好事。首先,過去一段時間台灣的媒體聲量都聚焦在韓國瑜身上,賴清德參選可以暫時平衡報導焦點。第二,如果可以在這一個月內(初選時程是在四月初辦辯論會,四月中進行民調,然後宣佈勝出者)讓各種政治主張做更好的討論和澄清,當然是好事情。

第三,人們會去對比藍綠的表現。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資深政黨,在上次大選前(2015年)才第一次建立總統候選人的初選制度,而第一次經由初選選出、且經由黨代表大會正式提名的候選人洪秀柱,卻在後來被以極為尷尬的狀態撤換掉。截至目前為止,在國民黨內,已表明要角逐2020總統之位的競爭者已有不少,但初選的辦法還沒有公布;而且,由於國民黨內已經有很多支持韓國瑜參選的聲音出現,所以在「初選」和「徵召」之間還有許多的拉鋸,是否要進行初選都還在未定數。在初選與黨內競爭的規則明確度方面,顯然是民進黨更為接近民主國家政黨的常態。

賴的參選的確是有點令人意外,畢竟他先前曾說過支持蔡連任。不過,這樣的競爭也是很正常的事。民主國家的民主政黨具有「篩選人才」的功能,而初選制度就是決定候選人的重要機制之一,並沒有現任總統就一定會成為黨內候選人的道理。

2019年3月21日,蔡英文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登記總統初選。

2019年3月21日,蔡英文前往民進黨中央黨部登記總統初選。攝:陳焯煇/端傳媒

為什麼要挑戰蔡英文?

道理很簡單,因為想當總統。

認真來說,蔡英文執政近三年以來,的確有許多不足之處,例如,在幾個重大議題方面完全沒有能力去面對反對聲音(包括:婚姻平權、勞動法修正、年金改革等等),開了戰場卻無力面對社會反彈;而在整個黨的運作方面,變得非常龐大及緩慢(語出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以致於無法回應民意。在這段時間內,台灣面對的是保守派大集結,以護家盟為首的反同志倡議路線,結合了各地區的宮廟和教會的網絡,快速地展開,再加上擁核團體的動員,他們掌握了新的媒體技術和論述權(語出劉華真),而蔡政府面對這些動員幾乎沒有什麼有效的回應。再加上,即使沒有「直接」的證據,但已有許多智庫研究報告及國際媒體,對中國對台網絡宣傳的影響發出了示警,而整體來說台灣在這方面的回應是非常不足的。

總的來說,蔡政府的滿意度非常低,這是無可迴避的事實,而且,民進黨內對蔡的領導模式以及人事任用方面也是有諸多不滿。例如剛上任時,蔡任用許多有國民黨背景的資深政治人物,被大力抨擊為「老藍男」內閣;有一些具爭議性的人物(例如因不讓步使華航走向罷工的華航董事長何煖軒)獲得高層力挺,讓許多人很不滿;同時,在面對許多激烈的抗爭行動或者是對政權的攻擊時,有一些人覺得蔡英文的回應太過溫和,以致於沒有動力積極為黨說話。政治學的研究已經指出,一個政黨的「人氣」是否興旺,關鍵在於「黨內活躍份子」的作為,而蔡英文並沒有成功地動員到這些人。

去年11月24日的地方選舉民進黨遭逢大敗,是過去這段時間治理失敗的一個結果呈現。在這樣的狀況下,各方勢力想要推出自己支持的人選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正式任命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為新任閣揆,與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上台發言。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正式任命前行政院長蘇貞昌為新任閣揆,與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上台發言。攝:陳焯煇/端傳媒

蔡英文與賴清德競爭的優勢與劣勢

目前來看,賴清德的優勢很明確,他不管是以整體民調或單看黨員支持度,都佔有很高的贏面,而民進黨的初選規則是「全民調」,交由台灣全民來決定。

不過,有幾個趨勢很值得注意。首先,蔡英文在2018年底的時候,各家民調呈現的支持度大概是百分之十到二十之間,不過,今年一月初習近平發表了告台灣同胞書四十週年的談話之後,蔡英文很堅定地回應台灣不接受一國兩制,同時也發表一系列拒絕中國統戰的談話,被人形容是「撿到槍」、「辣台妹」。

再加上,由蘇貞昌擔任「救火隊」回鍋行政院長之後,在許多方面的政策回應都迅速正面(例如針對非洲豬瘟的疫措施,釋字748號解釋施行法),使得三月份蔡的支持度在不同的民調中都已經從先前的不到兩成上升到大約三成左右,而且是在假定朱立倫和柯文哲都參選的情形下達到三成。即使是力挺賴清德的「新台灣國策智庫」所發表的民調都是這樣的結果(該民調中假設由賴清德代表民進黨,大約會比蔡獲得多10%的支持)。從趨勢來看,止跌回升的速度非常顯著。

事實上,民調本來就是僅供參考,尤其到選前也還有一段時間,變數很多。以2003年為例,選前九個月左右,當時總統陳水扁的民調支持度也差不多就是三成左右,落後競爭對手甚至可達20%之多;一直到選前都還是穩定落後的狀態,但最後順利當選。已有研究指出,初選民調和最後的結果其實並沒有關聯

賴清德的優勢在於群眾,他過去常以敢說敢做的形象著稱,所以群眾支持度較高。不過,如果我們來看立場比較偏「自由派」的選民(例如:比較注重勞動議題、重分配和社會福利議題的人們),對賴的好感度是低於蔡的,因為過去賴清德在這些議題方面的態度是比蔡英文要更保守。所以,一個很有趣的現象是,賴清德參選的新聞傳出來後,在臉書及社群媒體上,那些具有話語權的、立場偏向自由派的公共知識份子們,表態支持蔡英文的比例遠高於支持賴清德。蔡英文在「網路空軍」方面佔有壓倒性的優勢。當然,這也可以說是「同溫層效應」就是了,從過去的經驗可以合理推測,社群媒體和實際的地方政治是完全不同的世界,網路聲量要轉化成電話民調的支持度,之間也有很大的鴻溝。

美國支持誰?

台美關係是台灣最重要的對外關係,因為台灣長期依賴美國提供的國家安全協助以及經濟市場。許多人會問,賴清德的台獨立場比較明顯,美國是否對他當選會有所擔憂?

這個問題可以分成幾個不同層次來看。首先,我認為賴的「傾獨立場」其實是錯誤的標籤。他說的「務實台獨」是指「台灣已經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不需宣佈獨立」,這點其實就是民進黨長期以來的立場,也是民進黨黨綱當中的立場(但是被貼上「台獨黨綱」的標籤),這個說法在歷次民調中也一直都有七成以上的民眾認同:

例如長期追縱台灣民意的「台灣國家安全調查」,從2008年開始問民眾同不同意「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它現在的名稱叫做中華民國」,當時就已有65%的人同意,在2011年時同意的比例更是超過七成,在2019年一月份所做的最新一波調查當中,同意的比例有76.5%七成。在這個立場上,其實蔡英文跟賴清德並沒什麼不同。

不過,蔡英文強調「維持現狀」和「守護中華民國憲法」的機會和頻率比賴清德多很多,尤其是先前她在各個重要講話,如就職典禮、國慶或元旦講話中,總會用這樣的語言向中國喊話,有遞出橄欖枝的意味。現在國際媒體以及美國政策界已經有愈來愈多人認為,兩岸關係的「麻煩製造者」是中共而不是台灣,因為中共從來沒有放棄對台動武。蔡的「維持現狀」策略對台灣來說,是很必要的。但是,這種說法對「深綠」選民來說卻會格外刺耳,因為許多人不認同「中華民國」的存在,認為應該要另外創立一個完全新的國家(關於不同的統獨主張,請參閱拙文),他們會認為蔡英文「維護」中華民國地位是不對的事。

蔡英文與賴清德的個性和作風有較明顯的差異,他們的優點和缺點都對執政帶來一體兩面的影響。蔡英文的特點是非常保守與謹慎,賴則是比較敢做敢說。謹慎的好處就是可預測性高,不會有意外發生,當然也會比較容易取得盟友信任。在台美關係方面,蔡英文當然會有現任者優勢,畢竟這兩年半來台美關係是相當好的。這一點同時可以搭配跟國防議題一起看,例如最近台灣國防部正在洽談美國出售F-16 C/D型戰機,已成功地遞出發價書,幾乎可以確定是十餘年來的大突破

不過,「美國」並不是鐵板一塊,有很多不同的「行為者」(actor),例如,行政單位跟國會的立場就很不一樣,並不能同一而論。

蔡的作風很合乎「自由派」或「建制派」的智庫學者與政策菁英的思維模式(行政體系官員也大多如此),他們通常認為台美關係不要一下子有太大幅度的改變,同時也要小心中國的反應,所以要謹慎地面對兩岸關係。目前尚未有機會探知政策界菁英對賴清德的看法。白宮方面現在是保守派當家,他們本來就有反共的傳統,現在又是在中美貿易戰、甚至是價值體系競爭的關頭,台灣方面目前站在民主陣營的立場是很合乎美國利益,這方面蔡、賴兩人可以獲得的評價應該是一樣的。另一方面,蔡英文在美國國會以及媒體上的形象就是堅定的民主政治支持者,同時,從蔡政府和美國在台協會(國務院系統)的互動當中來看,顯然台美關係現在是很好的狀態,這或許是蔡政府最大的政績。

不管哪方面來看,都想不到美國有任何理由反對經由民主機制選出來的候選人——相對於民粹色彩濃厚、常常脫稿演出的人,遵循體制競爭而產出的候選人相對令人放心。總結來說,美國實際對不同候選人的「接受程度」到底如何,大概得等到初選完後,候選人如有機會訪美時獲得怎樣規格的接待,才能評估了。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上台發言。

2019年1月11日蔡英文在總統府舉行記者會,即將卸任的行政院長賴清德上台發言。攝:陳焯煇/端傳媒

對兩岸關係的影響?

最後要來看的是中共(以及許多台灣的統派媒體)的反應。中共方面當然是千方百計希望親中候選人可以選上,這點是不會變的。可預想的是,如果初選過程中產生不同的力量與陣營,尤其是本土陣營的分裂,對對岸來說是最好的助力、「越亂越好」。

然而我們可以發現一個很矛盾的現象,如果以目前各方的民調來看,蔡英文不管對上哪位候選人,都處於苦戰的狀態,僅在少數幾個狀況下佔些微的優勢(例如對上吳敦義或王金平勉強可以在民調上打成平手);但是,最有趣的是,台灣有不少親中立場的媒體呈現出「樂見」賴清德出馬的感覺。究其所以,他們只是希望看到綠營分裂而已,不然的話,不是應該要更樂見蔡英文繼續選下去嗎?

中共方面到底是如何看待賴清德呢?目前沒有直接的回應,沒有回應也是很正常的事,因為初選連登記的時程都還沒結束。但同時,很值得觀察的是,中共官方媒體新華社從3月18日開始連續好幾天發文批判蔡英文,一下說她汙名化「一國兩制」,一下又說「維持現狀」就是「兩國論」。這當然不是只講給蔡英文聽的,同時也是講給所有的台灣政治人物聽的。

先前三次總統大選(2008、2012、2016),「維持現狀」都是藍綠總統候選人的主要基調,但儘管蔡英文幾乎不曾在任何公開場合提到「支持台獨」或類似的言論,且不斷強調要維持現狀,都還是被中共官媒批駁為是在「搞台獨」。那麼,在黨內「深綠獨派」(定義:否定中華民國的正當性,希望盡快成立一個新的台灣國)大力支持下出馬角逐總統大位、且說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的賴清德,看來是更不可能在兩岸關係的立場上獲得中共的橄欖枝的;而且不要忘記,在前陣子台南的立委補選競選過程中,賴清德輔選時還多次公開提及中國因素以及中國威脅論。

無論如何,蔡賴之爭已成為台灣政壇最受矚目的焦點。雖然現在賴清德在民調上佔優勢,但結果如何還很難說(註)。民主政治和威權政治最大的不同,就是選舉結果的不可預測性。這也是台灣和中國政治制度最根本的不同。

(陳方隅,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

註:依初選的規定,民進黨會先依登記結果而進行協調。黨主席卓榮泰已表示,目前來看協調的選項就是某一方退選,或者是由蔡賴搭配競選。協調不成的話就會繼續走完初選程序,由「全民調」來分出勝負,時間點是四月中。仍有懸念之處是民調的採計方式,看是蔡賴兩個人直接對決,還是兩個人跟可能的對手相比的差距程度相比。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2020台灣大選 陳方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