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陳婉容:紐西蘭基督城恐襲,當白人右翼民粹表演「左翼理想」

不管是較左翼的「佔領華爾街」,還是右翼的「右翼大團結」遊行,都依賴了相似的社會運動行動框架。


2019年3月16日,人群聚集在塔卡普納海灘上,以紀念在新西蘭舉行的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的受害者。 攝:Cam McLaren/Getty Images
2019年3月16日,人群聚集在塔卡普納海灘上,以紀念在新西蘭舉行的基督城清真寺恐怖襲擊的受害者。 攝:Cam McLaren/Getty Images

上周五,28歲澳洲白人男子塔蘭特(Brenton Tarrant)持槍走進基督城兩家清真寺,開槍射殺參與星期五禮拜的伊斯蘭教徒。兩日後死亡人數上升至50人。紐西蘭政府已將槍擊案正名為恐怖襲擊。

塔蘭特在行兇前寫了一份長達74頁,題為「The Great Replacement」(媒體翻譯為《偉大替代兵》、《大置換》)的恐襲宣言(下稱《宣言》)。「Great Replacement」是一著名網上陰謀論,在歐洲極右翼圈子廣為流傳,意思是,穆斯林向歐洲移民是「聖戰」一部份,目的是以移民侵蝕白人社會,將歐洲變成伊斯蘭教國家。我在網上找到原文,花了點時間讀完這份近一萬七千字的宣言。從宣言中可看出塔蘭特早有預謀——他事先回答了所有相關問題,例如行兇動機﹑他本人的意識形態,對穆斯林的態度,為甚麼選擇了紐西蘭﹑花了多少時間謀劃襲擊﹑有沒有團體或組織在背後支持等。

塔蘭特自稱是一名「普通白人男子,在一澳洲低收入家庭出生」;他當過健身教練,沒有案底,不在紐西蘭警方的極端主義觀察名單中,也不是任何極右翼組織成員(雖然他自稱這次襲擊獲得地下白人至上主義組織「Knights Templar」支持)。

白人至上主義與「獨狼式」恐襲

像塔蘭特這種不屬於任何組織的「獨狼式」(lone-wolf)恐怖份子,其實在過去二﹑三十年已成白人至上主義(又譯白人優越主義)襲擊的主流。可惜連傳媒也不太理解這種恐怖主義,例如《紐約時報》在報導2016年的奧蘭多夜店槍擊案時,就將「獨狼式」恐怖份子定義為「自我極端化的伊斯蘭聖戰主義者」,完全將非伊斯蘭極端主義的獨狼恐怖主義排除在外。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陳婉容 紐西蘭基督城恐襲 紐西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