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數族群 深度 評論

白信:凍結的堡壘城市,與消失的人——新疆紀行之一

2018年冬季的入疆之行,讓我看到一個堡壘化的新疆。從烏魯木齊到喀什,從城市到鄉村,幾乎完全改變了原先的景觀,頗有置身以色列的錯覺。


喀什巴扎。 攝影:白信
喀什巴扎。 攝影:白信

當我去年冬季進疆考察歸來,很長一段時間裏無法跟朋友們解釋清楚,新疆到底正在發生什麼,雖然從全疆各地形同戒嚴的態勢已經足夠震撼,踏出烏魯木齊地窩堡機場、看到持槍武警站在裝甲車頭那一刻的心情,也一點不亞於乘火車進入新義州車站、然後湧上無數朝鮮軍官檢查行李和電腦時感受到的緊張。

今天的新疆,無法不令人百感交集、心情複雜。但是,或許只有將視野從表面向制度、向歷史拉得足夠深,才可能理解我們看得到的和看不到的一切。

這就是新疆,一個帝國的新邊疆,一場戰爭的新前線。

凍結的城市

冬季的新疆,大地冰封,零下20度的空氣彷彿凍結了。然而,整個新疆社會似乎也處在凍結狀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少數族群 評論 白信 中國大陸 新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