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

美墨高牆之下,洪都拉斯難民的恐懼與希望

人們在挨餓,人們受虐待,人們被驅趕,人們趕於逃亡、人們飽受折磨。世界似乎失去了普世價值所應有的理性。


2018年11月25日,墨西哥蒂華納的一段美墨邊境,一批中美洲移民攀上了邊境圍牆上,預備翻越圍牆到美國尋求庇護。 攝:Pedro Pardo/AFP/Getty Images
2018年11月25日,墨西哥蒂華納的一段美墨邊境,一批中美洲移民攀上了邊境圍牆上,預備翻越圍牆到美國尋求庇護。 攝:Pedro Pardo/AFP/Getty Images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凡是現實的都是合乎理性的,凡是合乎理性的都是現實的。黑格爾曾經這樣說道過。套用在現今美墨邊境的問題上,卻似乎顯得相當不合理。不管在難民問題上、在美對移民政策的整體實施、美國兩黨和總統對修建圍牆的矛盾上,世界似乎失去了普世價值所應有的理性。

人們在挨餓,人們受虐待,人們被驅趕,人們趕於逃亡、人們飽受折磨。這正是如今整個美洲大陸難民們所面臨的境況。難民中大多數來自洪都拉斯、薩爾瓦多、尼加拉瓜、危地馬拉和委內瑞拉等地數個中美洲數個貧窮的國家。

過去十年當中,隨著美國的經濟復蘇和美元漸漸走強,對於新興市場特別是中南美洲國家來說卻是災難。貨幣快速貶值、GDP迅速下滑、經濟出現潰崩、政治動蕩和失業高企等問題,原本這些正在處於經濟起飛階段的貧窮國家放佛一夜回到過去黑暗時代一樣。盡管這些國家絕大多數正處於極權和獨裁政府統治階段。一切隨著美聯儲加息週期和縮表開啟後,這些中南美洲國家的希望瞬間被毀滅。

隨著經濟危機的爆發,這些極權國家為了維持自己國家本身的政權穩定,開始運用各種歷史當中常用的殘酷手段去打壓,人們飽受折磨,民不聊生——正是導致第一批難民坐上大篷車走向美國,世界最發達的經濟體,那個夢想的地方。

然而這些走近美墨邊境的大篷車當中,要數洪都拉斯這個國家人數最多。在一場軍事政變將洪都拉斯民選總統趕下台將近十年之後,成千上萬洪都拉斯家庭聚集在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

美國在洪都拉斯該國所選擇的路線上,其實某種程度上和現今中東政策上如出一轍。後者也造就了伊斯蘭國這些極端的恐怖主義所產生。

自20世紀以來,洪都拉斯一直在經濟上仰仗美國,而在政治上順從於美國。除了為美國穩定持續供應初級原料和廉價勞動力之外,這個國家數十年來都作為美國的軍事基地存在,並且是美國在1954年支持危地馬拉政變,以及1980年代打壓尼加拉瓜桑地諾民族解放組織勢力的軍事集結地。

盡管面臨著該地區廣泛存在的貧困和寡頭統治,洪都拉斯的反共福利國家體制,以及上世紀中葉採取的適度的土地改革,讓該國免於遭受鄰國危地馬拉、薩爾瓦多和尼加拉瓜所經歷過的動亂。

當然,政變之前的洪都拉斯並非天堂。兩黨制使得權力始終在地主精英手上,他們視國家為攫取個人財富的來源,並逐漸把國家當成運作跨國資本的工具。上世紀90年代,由美國鼓動的新自由主義在21世紀升級,加之極具壓迫性的反幫派治安行動的展開,這都為政變後該國軍國主義自由主義者的為所欲為打下了基礎。美國在洪都拉斯該國所選擇的路線上,其實某種程度上和現今中東政策上如出一轍。後者也造就了伊斯蘭國這些極端的恐怖主義所產生。

洪都拉斯的經濟結構單一,農業系其經濟主導產業、工業基礎薄弱,工業落後,只有一些小型企業,生產一些輕工產品。多數人口從事農業,種植咖啡、香蕉以及棉花等,其中一半以上為咖啡和香蕉出口。但由於運輸落後,洪都拉斯的咖啡在消費市場上的知名度較低。加上經濟上長期依賴美國的支持,但是好景不長,在美國新任總統上台後整體政策偏右,強調美國人優先使本土意識的掘起。同時削減對其他國家的有效支持,漸漸洪都拉斯的經濟走向下坡,社會出現動蕩。整個國家的深層次矛盾問題瞬間全部暴露出來。

後來毒品泛濫,醫療與教育無法得到保障,本身就無任何社會福利所言的洪都拉斯漸漸地讓國民失去信心。後來人們開始恐慌,然後開始逃亡,從最初期的一小撮人開始跨越中美洲到達墨西哥,並通過墨西哥最後成功偷渡美國。但是我們發現情況並沒有得到有效的改善,洪都拉斯政府的腐敗無能迫使更多絕望的國民被逼離開家園。這些難民們連生產也出現問題,因為如果不能到達美國或墨西哥開展新的生活,被驅逐回祖國等待著他們的將會是無盡的痛苦與折磨。這邊由於美國與墨西哥政府出手防止難民通過美墨邊境,一些絕望又不想回到地獄祖國的難民便開始失去理性遞採取了激進和暴力等行為去抵抗。但是我們又是否能理性地去了解究竟如今中美洲難民問題的根本原因?

獨立宣言上雖刻著生命權與追求幸福權利的不可剝奪性,但是本屆美國政府的移民政策上對於難民卻失去了「容忍度」。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賦予他們若幹不可剝奪的權利,其中包括生命權、自由權和追求幸福的權利。」《獨立宣言》裏提到的這是我們稱之為美帝的立國之道。獨立宣言上雖刻著生命權與追求幸福權利的不可剝奪性,但是本屆美國政府的移民政策上對於難民卻失去了「容忍度」。對非法移民採取十分強硬的措施。甚至對非法移民的問題上採取刻意包裝放大暴力等問題誤導公眾,有失偏頗地向美國公眾傳播錯誤信息,從而使自己的強硬移民政策措施得到實施,這是極為不人道的,甚至違反了美國的核心價值與精神。

如今草寇當道,人們失去了對事實的判斷。美國人被現在迅速復蘇且強而有力的美國經濟矇蔽了雙眼。人們忘記了美國之所以強大根本上是源於美國本身對於新移民和技術人才的吸收,是一個社會和種族大熔爐造就了如今強大的美國。就正如我們所尊敬的列根(Ronald Reagan)總統所說的話一樣:「如果我們向新美國人關閉了大門,我們將很快喪失在世界上的領導地位。」

立刻停止錯誤地把邊境圍牆修建問題歸咎於難民們,停止政府因邊境圍牆撥款鬧劇而造成停擺局面刻不容緩。對於中美洲貧窮國家的經濟政策和扶持力度上勢必要檢討。從根本上改變中美洲難民們的問題值得我們反思。

各位尊敬的讀者們,對於雞蛋與高牆之間,你會選擇站在何方?

難民 讀者來函 洪都拉斯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