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攝影人語

專訪菲律賓攝影師Xyza:「作為曾被拋棄的孩子與外僱,我深深了解這兩個世界」

「她很難開口道別,為了保護我們,她連再見也不會說。」小時候,Xyza痛恨去香港做家傭的母親,怨她拋下自己,直到她自己也來到香港做傭工,親身體會菲傭生活後,她決定拿起相機,把她們的故事訴說給世界。


Xyza Cruz Bacani 出生於1987年,是一名菲律賓籍的駐港紀實攝影師。作為一位曾於香港工作接近十年的第二代家庭傭工,她特別關注移民及人權的議題,希望能藉攝影作品令更多人關心外傭的處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Xyza Cruz Bacani 出生於1987年,是一名菲律賓籍的駐港紀實攝影師。作為一位曾於香港工作接近十年的第二代家庭傭工,她特別關注移民及人權的議題,希望能藉攝影作品令更多人關心外傭的處境。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地鐵上, 她一手抱起小孩,一手提起重甸甸的書包。小孩子緊緊擁抱她,把玩她的領口,輕輕拍打肩膀,她哼着兒歌,叫孩子冷靜下來。二人的親密接觸,猶如母女般,如果不是她的膚色較深,有時與朋友閒聊,實在很難察覺他們的主僕關係。

在成為全職攝影師之前,來自菲律賓的Xyza Cruz Bacani曾經在香港做家庭傭工長達10年,她感覺,在香港、新加坡、杜拜等大城市,外傭就如空氣一樣,他們的存在不可或缺,卻長期被視而不見,被當作空氣般對待。

三年前,Xyza獲得Magnum基金人權獎學金,前往紐約大學進修攝影,並於去年獲得WMA大師攝影獎委託計劃,今年12月,31歲的她回到熟悉的香港,帶來名為「活著如風」(We are like air)的個人攝影展,並出版同名攝影書。Xyza希望以一位過來人的身分,以影像訴說複雜的移工處境,包括她早年與母親分離和重逢的故事。

Xyza媽媽工作將近廿年的地方。陽台外,野鳥飛過,偶作停留。
Xyza媽媽工作將近廿年的地方。陽台外,野鳥飛過,偶作停留。 攝影:Xyza Cruz Bacani

我是家庭傭工的孩子,亦是家庭傭工

生於菲律賓新比斯開省(Nueva Vizcaya),Xyza是大家姐,她八歲時,媽媽便到新加玻作家庭僱工,幾年後再輾轉到香港打工,Xyza説自己從此沒有童年,擔起照顧弟妹的責任。面對媽媽不明不白地消失,兒時的她感到憤怒、不理解,留下一道難以痊癒的傷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