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小聲喧嘩 x 端傳媒

基因電影三人談:90年代我們對美麗新世界的憧憬與恐懼,現在可以回答了嗎?

如果人類的道德水平的發展趕不上科學技術的進步,而且又不打算去趕,這樣子出來的肯定是一個很黑暗的未來,比電影表現的都要黑暗很多。


《Gattaca》劇照。 圖:網上圖片
《Gattaca》劇照。 圖:網上圖片

【編者按】可以進行基因編輯的世界是怎樣的?我們要如何在這樣的世界中自處?隨著中國大陸賀建奎基因編輯風波的發酵,這些問題陸續被提出。但其實早在1997年,科幻電影《Gattaca》就曾描繪過這種未來。20年前人們提出的問題,20年後解答了嗎?播客節目「小聲喧嘩」請來學者林垚和孔佑心與主播王曌展開對談,端傳媒經授權刊發,內容在播客基礎上有所修訂。

科幻作品的世界觀

王:賀建奎事件最近引起軒然大波,趁此我們想聊一部1997年的科幻電影,這部科幻電影叫做Gattaca,也譯作《變種異煞》、《千鈞一髪》。其設定是在未來世界中,人類已經可以通過基因改造的方式,使得嬰兒生來就攜帶最優良的基因;而男主角作為未經「基因升級」者的一員,在社會上面臨重重歧視,甚至被懷疑為謀殺案的兇手。兩位能談談看完這部電影的感受嗎?

孔:我首先覺得這是一部很優秀的科幻電影。科幻作品的目的是探索人類未來的無數種可能,並把其中一種可能描述出來,呈現給大家。有人說這是一部反烏托邦式的電影,但我覺得它的色彩並不是暗黑或者沮喪的,它是一個帶有科幻色彩的童話,或者是有童話色彩的科幻片,因為最後男主戰勝了所有的(有關基因問題的)歧視和所有的艱難險阻,前往了星辰大海。

這個片子是97年的。從1990到2003年間,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牽頭各國科研單位開展「人類基因組計畫」(Human Genome Project),對人類基因組進行全面測序;後來1998年時一個私人公司塞雷拉集團(Celera Corporation)也開展了一個類似的工程。90年代末和21世紀初,人類基因組測序、人體基因改造,是一個很熱的話題。這個片子也很切合現在,因為電影裏所談到的「基因改造人」,而且是改造得特別好的這種人,他們是一個凌駕在國際、種族和各種社會結構之上的一種精英,像超人一樣,是已經超越了所有人們已知界限的一種存在。電影讓這些人去進行宇宙探索,去開拓人類的邊界,我覺得是意見非常正當、甚至讓人激動的事情。有一點像是亞里士多德的主張Meritocracy(菁英治國、唯才適用),就是最好的笛子交給最好的吹笛手。

電影裏所談到的「基因改造人」,是一個凌駕在國際、種族和各種社會結構之上的一種精英,像超人一樣,是已經超越了所有人們已知界限的一種存在。但正是在這樣一個框架裏,細節上就有一種特別的恐怖。

但正是在這樣一個框架裏,細節上就有一種特別的恐怖。比如說表面上這個社會應該是沒有歧視的,因為即使你是普通人(片中叫「缺陷人」),你也是有工作的,別人也並沒有怎麼樣去打壓你。但是它在很多細節上存在歧視,而且是看似基於科學的「優生學」歧視。它可以根據你的每一個基因,每一個鹼基對,甚至你未來的每一種疾病的可能來歧視你。這個就非常可怕。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小聲喧嘩 基因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