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黎蝸藤:老布殊的功過盤點與中國情結

如果說,老布殊大體是里根政策的執行者,那麼其「親中」因素可能是一個獨特和重要的例外。里根對華相當強硬和現實主義,老布殊卻是名副其實的「中國人民的老朋友」。


對中國人來說,老布殊是名副其實的“中國人的老朋友”。他是戰後唯一有親身中國經歷的總統,經常和夫人芭芭拉一道在北京踩自行車走遍大街小巷,對中國普通人民有深厚的感情。圖為1989年2月,老布殊與夫人芭芭拉到訪中國。 攝:Doug Mills/AP
對中國人來說,老布殊是名副其實的“中國人的老朋友”。他是戰後唯一有親身中國經歷的總統,經常和夫人芭芭拉一道在北京踩自行車走遍大街小巷,對中國普通人民有深厚的感情。圖為1989年2月,老布殊與夫人芭芭拉到訪中國。 攝:Doug Mills/AP

美國前總統老布殊(George H. W. Bush,老布希)12月1日逝世,美國舉國哀悼。蓋棺論定,老布殊是美國150多年來唯一能參選繼任的副總統(上一位副總統參選繼任還要追溯到1836年的馬丁·范布倫),但也是1980年以來唯一無法連任的總統。這或許可以說明兩點:第一,他是里根(雷根)總統政策的忠實執行者;第二,由於個人風格與魅力不足,難以連任。

最不幸的是,他是政策效果滯後的受害者。為了應對1987年大股災後的經濟危機、以及里根時代的財政赤字政策後遺症,他不得不與控制國會的民主黨妥協,採用加税和增加政府開支,這與共和黨主流要求減税和減開支背道而馳,而失去一部分基本盤的支持。本來他的政策或能見效,可惜見效太遲,最後被克林頓(柯林頓)一句「笨蛋,關鍵是經濟」(It's the economy, stupid)給擊敗。結果克林頓上台後,經濟立即就好了。這或許正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好例子。

老布殊的遺產盤點

在經濟上,老布殊最大的貢獻就是談判和力推北美自由貿易協議(NAFTA),這是歐共體之後又一個高級別多邊自由貿易協議。北美自由貿易區的GDP總量世界第一,自由程度又相當高,對促進經濟全球化推力甚大。如今特朗普(川普)一直指責民主黨人支持NAFTA(因其在克林頓時期正式簽字、國會批准和生效),但其實NAFTA是當年共和黨大力支持的,民主黨當時反而在NAFTA欠缺勞工標準的問題上對協議諸多攻擊。尤為諷刺的是,在老布殊去世的同一天,特朗普在阿根廷簽訂了美墨加協議,取代了NAFTA。

老布殊在美國歷史上最為人銘記的功績,就是在他手上結束冷戰,開創「後冷戰」新時代。雖然不少人認為,結束冷戰主要靠里根總統打下的基礎,加上一些好運氣,但他在冷戰結束前後應對得當的功績也可圈可點,不能抹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黎蝸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