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最強限狗令的背後:多個部門管不好中國城市裏的一隻狗?

對不文明養狗的討伐,催化了這場蔓延全國的犬隻整治運動。但在立法和執法層面均失效之後,城市管理者的新方法是,將養狗也納入社會信用體系當中。


2018年11月,杭州啟動全市範圍內的「文明養犬」集中整治行動,打亂了養狗市民的生活節奏。緊隨杭州步伐,中國內地多個城市陸續開始實施限狗令,比起杭州的嚴苛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圖為杭州一個關於狗的比賽活動上,一名男子手抱兩隻狗。 攝: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2018年11月,杭州啟動全市範圍內的「文明養犬」集中整治行動,打亂了養狗市民的生活節奏。緊隨杭州步伐,中國內地多個城市陸續開始實施限狗令,比起杭州的嚴苛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圖為杭州一個關於狗的比賽活動上,一名男子手抱兩隻狗。 攝: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早7點至晚7點禁止遛狗、遛狗不牽繩最高罰1000元、無證養狗最高罰5000人民幣、一戶只能養一隻狗、城區禁養大型犬烈性犬、違規沒收……在杭州,2018年11月一則突然出台的限狗令和一場為期數十日的犬隻整治運動,打亂了養狗市民的生活節奏。

連續兩週,29歲的杭州姑娘葉小白在傍晚6點半放工後,不去約會、不去逛街,一心趕着回家遛狗。「平時都是早中晚三次帶小熊出去的,現在白天12個小時不讓出門,怕它憋。」

她靜待晚上7點的鐘聲敲響,第一時間牽着小熊衝出家門。剛剛走到戶外,這隻2歲的白色比熊犬立刻跑進草叢裏大便。葉小白隨身攜帶狗狗專用的撿屎袋,包住小熊的便便,然後丟掉。她以前只用紙巾,但為了響應杭州市政府關於文明養犬的規定,她新購置了撿屎袋這一裝備。

晚上7點之後才能出門遛狗或尚可忍受,但是早上7點之前,葉小白是無論如何也起不來了。已經退休的媽媽幫忙遛狗,早上六點一過便拉小熊起床,給它穿鞋穿衣服,「就像小時候我媽把我從被子里拉起來穿衣服上學一樣。」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