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全方位失語:李卓人與香港民主派難以言喻的困局

他承認,對於一些質疑,回應是慢了;他承認,民主派仍然難以跟本土派溝通;他承認,面對建制派「素人」陳凱欣,有時不知怎回應。但他強調,就算沒有大台,「政治」從來不能放一邊。


2018年11月27日,李卓人於油麻地「老巢」職工盟總部,從容地回應他眼中「最美麗」的一場選戰。   攝:林振東/端傳媒
2018年11月27日,李卓人於油麻地「老巢」職工盟總部,從容地回應他眼中「最美麗」的一場選戰。 攝:林振東/端傳媒

【編者按】九龍西立法會補選敗北後兩天,在始料不及的連場大雨中,李卓人濕着身去石硤尾謝票,「從政以來,未試過選舉日下雨」。喊了一個月口號的面容鬆弛過後,李卓人回到「老巢」職工盟總部,從容地回應他眼中「最美麗」的一場選戰。

面對民主派在九龍西「跌票」,抓不緊中產,在基層也站不住腳。作為民主派最主要中間人的李卓人承認,民主派要全面檢討,聆聽選民的無力感,當中最急切的可能是面對本土派的年輕人。李卓人說民主派輸給冷淡;本土派說對民主派心淡。修補缺口該如何說起?

電台主持一再追問李卓人,口中「冷淡」,是對誰的冷淡?李卓人說,心淡有很多種。這種未能言全的無力感,不止纏繞選民,還籠罩整個民主派。

選舉備戰一個月多,助選團隊為了形象起見,一直「嚴禁」李卓人戴鍾愛的短咀Cap帽,連李卓人都大惑不解,「Cap帽有什麼問題,蓋着頭還可以午睡」。這頂帶點九十年代風格的短咀Cap帽唯一「解禁」的時刻,竟然出現在選戰當天,香港眾志所設計的網上「告急」圖。不少年輕人協力廣傳,有支持者以此用作臉書Profile Picture,李卓人「真人」終於浮出來。

選舉當日,冒雨替李卓人在黃埔拉票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社交媒體坦率說:「我從沒有想過,自己會幫一個六字頭(年屆六旬)的候選人助選;我更加無想過,自己會幫一個六字頭的候選人吿急。」李卓人自己都說,無想過會出來參選,一切源自政府不公義的DQ(Disqualified,取消資格)了一代年輕人,他才「聞戰鼓上戰場」。

2018年11月26日,九龍西補選點票完成,陳凱欣獲得當中近5成選票(106457票)當選九龍西立法會議員,擊敗泛民主派李卓人(93047票)和馮檢基(12509票)。
2018年11月26日,九龍西補選點票完成,陳凱欣獲得當中近5成選票(106457票)當選九龍西立法會議員,擊敗泛民主派李卓人(93047票)和馮檢基(12509票)。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民主派與年輕人的失語

「為了2019區議會,2020立法會翻盤,為了基層的聯盟,我才走出來,當然劉小麗出來選是最理想。」李卓人不其然拿起鍾愛的Cap帽戴上,邊弄帽邊說。

這位民主派政壇大哥在整場選戰說了很多次「從政以來」,語調令人感到民主派已經垂垂老矣。這句「從政以來」再聽下去,都有點誠懇的反思。李卓人承認,這是他從政以來民主派所陷入的最尷尬的位置,「我明白選民不是反對抗爭而不投給我們(民主派),現在民主派要面對一個碎片化的社會,如何回應?」由2016年立法會敗選至今,李卓人腦海都留下一個大問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李卓人 九龍西補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