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梁一夢:「把時局弄得更糟,就可能擊敗威權政府?」焦土戰術真的能讓香港民主再出發嗎?

香港民主運動在當下最需要的,是要有把一盤爛棋下好的魄力。最合理的方法,是先做好基礎的組織建設。


中共斬首式地DQ有本土傾向的議會候選人,目的就是令本土派或自決派失去潛在議會陣地,令潛在的分離主義失去短期政治目標、舞台和議席帶來的資源。圖為11月25日,被DQ不能參選的劉小麗為李卓人在黃埔區冒雨拉票。 攝:林振東/端傳媒
中共斬首式地DQ有本土傾向的議會候選人,目的就是令本土派或自決派失去潛在議會陣地,令潛在的分離主義失去短期政治目標、舞台和議席帶來的資源。圖為11月25日,被DQ不能參選的劉小麗為李卓人在黃埔區冒雨拉票。 攝:林振東/端傳媒

香港的民主派又一次輸掉單議席單票制的選舉,泛民主派老將李卓人在另一泛民元老馮檢基不接受協調堅持參選的情況下,在與建制派屬意的候選人陳凱欣的單對單對決中敗選。李馮二人的票數加起來,甚至仍及不上陳凱欣的得票。這次敗選,令非建制派完全失去僅餘的分組點票否決權。

為何昔日的民主派,會從擁有「六四黃金比」的選戰優勢,最終淪為在單議席單票制下都連戰皆北?到了今時今日的破局,非建制派應該如何回應?這些問題說來話長,亦難以一下子回答。今時今日,纏繞香港非建制派最深的政治問題,應是不同派別之間不能和衷共濟,泛民主派和本土派在屢次運動中不能同心,互相指責,雙方仇恨愈積愈深,寧願互相「攬炒」(同歸於盡)也不願合作,甚至在泛民主派當中,也出現這種撕裂情況。以往,民主派對建制派的優勢,最多也只在六四比之間,近年非建制派分裂成本土、泛民兩翼,泛民的愈收愈窄,早已無法盡收反建制陣營的選票,原本就非太強的微弱優勢結果全銷。

內部不和,應是今日香港民主運動的最大問題。(關於這種情況為何出現的討論,可參考筆者前文[1])這種寧願敗選也希望泛民主派落敗的想法被稱為「焦土派」,這一派的假設是,與其繼續讓和稀泥一般的泛民獲勝、繼續含淚支持這些不成器的政客,那就寧願讓建制派得到議席,置之死地而後生,之後人民就會醒覺反抗。

這種想法長期存在於香港的公共討論空間中,但「焦土論」背後有多少實證基礎就鮮有人論及。到底,民主運動者把時局弄得更糟,透過焦土戰術,有可能擊倒威權政府,最終否極泰來實現民主化嗎?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梁一夢 評論 九龍西補選 香港民主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