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灣地方選舉 深度

慘勝的條件:柯文哲的拼裝車、陸空戰與告急牌

柯文哲的台北市長連任路堪稱史上最顛簸。4年前的他,在民進黨全力相助下勝選,如今少了民進黨的奧援,他是如何在「白綠分手」後獲得險勝?


2018年11月25日,柯文哲抵達開票之夜晚會,宣布勝選。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8年11月25日,柯文哲抵達開票之夜晚會,宣布勝選。 攝:陳焯煇/端傳媒

11月24日,台灣舉行九合一大選登場,柯文哲在國、民兩大黨夾擊下尋求連任,在25日凌晨宣佈連任成功,高喊「阿伯回來了!」翻開中華民國選舉史,在兵家必爭的台北市,從來無人能在「沒有政黨支援」的情況下,擊敗國民黨、民進黨兩大黨脫穎而出——24日深夜到25日清晨,柯文哲和丁守中的票數一路緊咬彼此,最後柯文哲以3254票、0.23個百分點的得票率險勝對手——這位政壇狂人又在歷史上揭開白色新頁。

柯文哲的仕途被外界看好,多家媒體甚至中共涉台單位,早早將他視為下屆總統大選強力人選。柯文哲在2014年的台北市長選戰中標榜白色力量、素人從政,但更多時刻,他與當時傾全力相挺的民進黨分進合擊。4年前的這場「白綠合作」,打破了國民黨在台北長達16年的政權,也讓柯文哲躍上政壇頂峰。在此以前,他只不過是位待在白色巨塔裏的外科醫師。

柯文哲於2014年底入主台北市政府後,與民進黨度過一段長時間蜜月期,但隨著總統蔡英文施政滿意度下降,雙方關係也日益惡化。一向直來直往、有話直說的柯文哲,數度不避諱地在公開場合批評中央政府,甚至創造「垃圾不分藍綠」經典語錄,這些話語獲得台灣民眾共鳴,也使白綠之間曾經緊密的關係產生微妙變化。

2018年11月21日,蔡英文在姚文智的造勢晚會上。
2018年11月21日,蔡英文在姚文智的造勢晚會上。攝:陳焯煇/端傳媒

說不清的台灣價值

壓死雙方信任的最後一根稻草,無非是柯文哲在2017年赴上海參加雙城論壇時,所發表的「兩岸一家親」言論——這句話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首次對台灣發表談話的內容,下一句為「共圓中國夢」。柯文哲這段談話,被台灣各界普遍解讀是討好中共,綠營人士更視此話為對中國輸誠。

「對市長來說,他只是希望在兩岸僵局下創造一個交流機會。」不願具名的柯文哲兩岸幕僚試圖為柯緩頰,稱柯對此話引發的後續效應,完全始料未及。北市府發言人劉奕霆也稱雙城論壇行之有年,兩岸陷入僵局的時刻,柯文哲僅僅是希望論壇能持續辦下去,替兩岸找到一個交流出口,「想法就這麼簡單。」

「兩岸一家親」一脫口,柯文哲等於一腳踩進民進黨的地雷區,更讓獨派人士震怒。蔡英文於今年初公開喊話,要求柯文哲闡述自己的「台灣價值」。柯文哲以過往民進黨口號「清廉勤政愛鄉土」回應,仍無法修補裂痕。今年5月,柯文哲和民進黨曾就是否繼續合作展開談判,一小時不到,雙方就不歡而散,民進黨認為柯文哲態度高傲,決定自提人員參選。

「我什麼都沒講,我只說一切都配合你們。」回憶這場密會,柯文哲事後受訪時曾如是「還原」當時情景。另一名柯文哲幕僚形容,民進黨要的是柯文哲「鞠躬哈腰、雙手合十」,只是柯文哲表現冷淡。「他不是不願合作,只是未拿出符合對方(民進黨)預期的模樣,」幕僚觀察,柯的表現讓民進黨的人士覺得受侮辱,終至談判破局。

柯文哲領導的市政府,大部分由綠營人士、技術官僚組成,搭配零星藍營人士與非典型政治人物。柯文哲常戲稱自己的市府團隊是「雜牌軍」、「拼裝車」,在確定與民進黨分手後,市府內綠營人士出現一波離職潮——包括負責台北市政府與台北市議會協調工作的市府副秘書長李文英、負責統整市府業務的秘書長蘇麗瓊、負責觀光推廣的觀傳局長簡余晏、發言人林鶴明等人。此前,他們曾一同在這台「拼裝車」上擔任市政要角,先後求去之後,都曾公開批評柯文哲。

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民政局長藍世聰是少數選擇留人的民進黨人士。只是,在綠營祭出黨紀、要求自家人不得替柯文哲助選的情況下,柯文哲面臨人才流失的嚴重問題,除了市政府的運作,他還得拉出另一隊人馬來拚選戰。

2018年11月18日,柯文哲在北門造勢晚會上與幕僚上台。

2018年11月18日,柯文哲在北門造勢晚會上與幕僚上台。攝:陳焯煇/端傳媒

雜牌拼裝車,拼拼湊湊又卡卡

人才短缺問題嚴重,柯文哲今年重啟海選計畫,最終在1800多份履歷中,選了13名生力軍,同時也調動市府部分人員進駐競選辦公室,還找回4年前選戰一些游離分子。競選總幹事一職則由柯文哲則邀昔日恩師、在文化界頗負盛名的小野(李遠)擔綱,就這樣,柯文哲又一次七拼八湊,確定了他的選戰團隊。

又是一台拼裝車。一如媒體們的預測,才剛開上路,便碰上不少問題;柯文哲喜好跳脫傳統思維、走創新之路,卻常踢到鐵板。例如這次選戰,柯團隊一開始選定共同工作空間「小樹屋」作為競選辦公室,一來創造話題,二來能省經費,結果卻遭對手陣營以放大鏡檢視,被抓到違反《土地使用分區》小辮子。根據現行法令規定,巷弄面臨6米道路,依消防考量,二樓以上不得做辦公空間。柯辦還未進駐,這個計畫就提前夭折。

除了辦公室爭議,柯文哲團隊原計10月在北投七星公園舉行園遊會,也因競選車違規停放、違反公園不得舉辦造勢活動規定,讓柯文哲面臨「自己的辦公室被自己的市政府開罰」的窘境,事後還被貼上「知法犯法」標籤。

台北市長柯文哲市政顧問、被視為柯文哲心腹的蔡壁如受訪時坦言,競選團隊由年輕幕僚組成,缺乏經驗,加上內部不同部門的立場與考量各異,常有意見相左情況。柯文哲的幕僚也說,柯文哲在市府工作4年,最引以為傲的就是導入「該怎麼做就怎麼做」的SOP文化。因此,不管是活動、文宣、組織、社群,他常要求不同單位將業務制度化,為的是讓幕僚快速熟悉、上手,「磨合過程中,當然常有摩擦。」

柯團隊的內鬨終於演變為公關危機。今年8月,網路上流傳一份柯文哲競選辦公室主任黃建興在內部會議中,對年輕同仁怒飆髒話,侮辱字句包括「什麼東西呀!要爆料的去爆料,要洩消息的去洩消息,每個禮拜一次的選舉會議,市長為了讓大家有參與感,一起決定事情,你們竟然中途離席!」「他媽的X!......X他媽的!」云云。這段音檔被完整放到網路上,內鬥被血淋淋晾在公眾眼前。直到目前,柯辦仍無法確定,洩出錄音檔的「真兇」究竟是誰?

2018年11月23日,柯文哲在選前的宣傳活動上,市民爭相為他拍照。

2018年11月23日,柯文哲在選前的宣傳活動上,市民爭相為他拍照。攝:陳焯煇/端傳媒

「斗內」超標幕後:「空軍」迎戰「陸軍」

即便遭遇困境,柯文哲仍有一套維持聲勢的手法,這也是他這幾年在政壇打滾的心得:既然人手不足以致無法走傳統戰術,經驗不夠導致團隊常常出包,那就大量運用網路「空戰」、網路行銷、創造網紅等跳脫藍綠的打法,以「空軍」的方式來迎戰擁有基層組織、政黨資源的藍綠兩黨「陸軍」。

選戰第一步需儲備糧草。青年創業者缺乏資金,常透過募資網站提案,爭取網友提供經費,柯文哲將同樣手法移轉到選舉募款上。柯辦在今年7月架設群眾募資網頁,推出多款組合包,設定新台幣1310萬為募款目標。

募資網站如期上線。幕僚透露,上線數十分鐘後,網頁出現「無法顯示」的字樣。募資網站一上線就掛了,柯辦原以為又要被媒體酸「出包」,結果工程師回報,上線人數太多,網頁無法負荷。群眾募資網頁最後開張9小時,「斗內」(編者按:donate,意即贊助,是台灣網民創造的網路用語)金額突破新台幣4000萬元,不只達標,還大幅超標。

「我們知道柯文哲有很大的網路聲量,但那次卻實際感受到真正動能。」柯文哲網路社群幕僚柯昱安指出,柯的社群網站如臉書、IG,選戰期間都由他負責經營,不寫官僚文字,刻意不放政治人物排排站的大頭照,只有柯文哲生活照,最重要的,是要真實呈現這位阿伯的「真原貌」。

「台灣民眾厭倦了傳統政治人物,他們想看的是柯文哲最真實的一面,說起來很簡單,卻是以往政治人物從來沒做過的。」柯昱安說,僅僅是遵循這樣簡單原則,柯文哲所有社群的追蹤人數,便飆上了全台政治人物之最。

有人將柯文哲封為「政壇網紅」,他也不避諱這樣的稱號——在現實生活中,他沒有兩大黨資源,在網路世界,卻能輕鬆制霸。柯昱安說,柯文哲最大優點是開放、務實,願意接納各種事務嘗試各種可能,例如他曾在眾人面前扮演漫畫《火影忍者》、《怪醫黑傑克》,也曾化身DJ、和歌手出Rap單曲,甚至在跨年晚會走音演出。很多時刻,他的演出內容其實相當糟糕,甚至被戲稱為災難,但這種被刻意暴露的真實,卻緊抓台灣選民,特別是年輕族群的眼球。

雖然沒有地方組織,但柯辦用網路來串聯支持者,選戰期間推出「Line@」個人專屬帳號,支持者只填寫自己所在地,就會被分到該行政區的群組內,群組定期提供該區相關活動、訊息,透過人與人、鄰居與鄰居傳遞方式,想打一場網路組織戰。只是,系統上線後,柯文哲競選辦公室先是誤發測試連結,又傳出經營不善,導致該計劃出師未捷。

黃瀞瑩的走紅,讓柯文哲在選戰多了一個生力軍。

黃瀞瑩的走紅,讓柯文哲在選戰多了一個生力軍。攝:陳焯煇/端傳媒

線上戰到線下,搶攻傳統組織票

整場選戰中,柯文哲另一項成功的網路操作,是他與網路電視合拍《一日系列》影片。台灣藝人邰智源化身政治實習生,跑到台北市政府充當一天幕僚,陪著柯文哲搭乘公車上班、在嚴肅會議室中開會、跑了一整天的市政行程,將「一日市長」完整呈現在鏡頭前,創下千萬點閱率。

《一日幕僚》中還創造另一位「網紅幕僚」、綽號「學姊」的黃瀞瑩。在台灣政壇潛規則中,幕僚被期待要低調冷靜,不喧賓奪主、不壓過老闆鋒芒,但柯文哲不在意這些規則——黃瀞瑩因外型亮眼、作風親切,成為台灣政壇最知名政治幕僚,她的成功讓台灣政壇颳起一波「學姊風」,敵營紛紛仿效,但名氣、效果顯然不如柯文哲的「學姊牌」。

黃瀞瑩的走紅,讓柯文哲在選戰多了一個生力軍。選戰後期,柯文哲甚至讓她分攤選舉行程,「學姊」風從線上颳到線下。選前一日,柯文哲陣營兵分四路拜票,除了柯文哲、柯媽媽、柯太太,黃瀞瑩便是第四路的掃街主力。黃瀞瑩受訪時說,自己的行程是由內部討論決定;她多半和年輕候選人同台,或出席較輕鬆的活動,替柯文哲爭取年輕族群選票。

事實上,柯文哲在傳統組織票上,也並未棄守。在他上任後,固定每週三召開里長會議,分批邀請里長前往市府開會。這個例行會議由柯文哲擔任主席,每次開會,他的左手邊通常坐著里長們,右側則是市府文官。每週會議,柯文哲會先和所有里長握手寒暄,接著聆聽里長需求,最後下達指令給右手邊的官員,協助解決鄰里大小事。

台灣戰略模擬協學會理事長張榮豐觀察,丁守中和2014年代表國民黨出戰台北市的連勝文得票率雖然相同,都落在40.82%,但選票數卻低於連勝文(編者按:丁守中票數為57萬7566票;連勝文4年前票數為60萬9932票)。這些關鍵的淺藍選票,或許就是柯文哲長年經營「陸軍」的成果。

「大家在意的是空軍(網路),但柯文哲的陸軍不是黨組織,而是基層里長。」張榮豐指出,淺藍選民對柯文哲的支持並不是來自文宣,而是來自第一任的政績。

張榮豐觀察,有別於傳統政治人物靠著議員綁樁,外界長期忽略的是柯文哲對里長的直接耕耘,「他(柯)都是越過議員、直接跟里長接觸。」台北市共有256名里長,柯文哲每週分批會面,平均每位里長每年能和柯文哲「面對面」4次,施政4年,就能見面16次。頻繁的第一手溝通,也促成了環南市場改建、斯文里都更案等歷任台北市長無法解決的燙手山芋——其中,許多改建案所在地都是藍營的基本盤,「很多藍營里長都支持他。這部分,柯文哲沒有僥倖。」

北市府統計,4年下來,柯文哲已在里長會議中列管1062件案子,最後僅32件未結案。有些案件是馬路拓寬、有些是停車格的劃設,看似不起眼,卻讓柯文哲建立與里長的橋樑。

北市南港區西新里長邱碧珠就是一例。她是略有名氣的民進黨死忠支持者;前總統陳水扁鋃鐺入獄時,她曾幫陳水扁煮了一年的會客菜,還自組護衛隊保護陳水扁女兒陳幸妤。但因為柯文哲,她斬斷了和民進黨10多年的情誼,受訪更直誇柯文哲為南港爭取建設,「不像過去的市長,一年才見一次面。」

2018年11月10日,柯文哲的造勢晚會。

2018年11月10日,柯文哲的造勢晚會。攝:陳焯煇/端傳媒

醜化自己,批評別人

除了網路能量和傳統組織,較常被對手忽略、卻是柯文哲維持聲量的另一把利器,就是他的演說。只要站上講台,他便能一手揮舞螢光筆、一手熟練點著滑鼠,倡導自己的政治理念,熟悉他的媒體人笑稱,柯文哲只要站上演講台,自信堪比賈伯斯。

選戰期間,柯文哲除了掃街拜票,也安排一連串演講行程。雖然對幕僚、記者來說,演講內容堪稱了無新意,猶如「卡帶」一樣循環播放——有別於4年前的創新,這次選戰打得相對保守,也由於內容過於千篇一律,無法搶攻版面。

但對支持者、第一次聽演說的人來說,充滿震撼。無法否認的是,柯文哲就是有辦法逗台下觀眾哈哈大笑;仔細分析內容,其實有固定的邏輯和套路,包括醜化自己來貼近民眾、訴說自己努力的過程等。此外,他還不時對馬英九、郝龍斌等前任市長,甚至蔡英文政府提出批判——講到激動處,還會穿插幾句庶民的用語,這通常是迴響最大的一刻。

柯文哲高中同學、現任北市府顧問李文宗說,柯文哲過去曾多次提及自己對台灣民主先驅蔣渭水的崇拜,分析柯文哲之所以如此熱衷演講,彷彿希望希望效仿蔣渭水,透過演說,將心中的企業文化導入到各行各業,達到「由上而下、由公而私」的宣傳。

2018年11月20日,柯文哲在台北大稻埕掃街拜票。

2018年11月20日,柯文哲在台北大稻埕掃街拜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眼淚、自尊、告急牌

柯文哲情感豐富,常在媒體前落淚,近年被戲稱是「全台灣最愛哭政治人物」。但幕僚卻稱「哭泣只是情感的表現」,透露柯文哲本人不偏好煽情、忌灑狗血,也討厭造勢場合「凍蒜」(閩南語:當選)等選舉口號。台灣選舉數十年來常見悲情牌,候選人告急、下跪、全家痛哭云云,都被柯文哲視為「拒絕使用」的路數。只是,在選前一夜,他還是在支持者和司儀的「凍蒜」口號中,被人潮簇擁著進入會場。

民進黨本次自提人選姚文智,企圖瓜分柯文哲選票;加上柯文哲的競選總幹事小野拍片力挺民進黨高雄市長候選人陳其邁,也惹怒了不少北部國民黨選民,讓淺藍票流失了不少。選舉倒數十天,戰況膠著更甚往常。

選前一週,幕僚紛紛勸進:「我們喊告急吧!」但柯文哲不喊就是不喊,連日表現保守、點到為止,在鏡頭前只願被動回覆媒體的追問:「我本來就告急啊!」「我快倒了。」選前倒數,柯文哲出現在台灣網紅「館長」陳之漢的直播節目中。時間回到當晚,攝影機後的幕僚急得跳腳,紛紛用唇語示意「快點!快點!」在鏡頭外給老闆猛打pass,希望柯文哲快點張口催票。只是,柯文哲無動於衷,平鋪直敘完成節目,僅僅談了「政治信仰」。幕僚準備多時的「告急」相關的訴求,柯文哲一個字也不說。

幕僚們懂了,柯文哲這是基於自尊問題。直到選前最後時刻,眼看民調態勢不妙,柯文哲一改常態,轉換了自己心境,開始喊出「選情危險」的字眼。11月23日選前之夜,他激動萬分,終於數度喊出告急,聲聲呼喚,要現場的年輕人不但要投票,還要拉父母投票。

「那是一種決心的展現。」柯辦幕僚回憶,選到最後關頭,比數已經非常危機,內部拿到的每日滾動式民調,從領先國民黨台北市長候選人丁守中2%,變成落後丁守中3%,逼得柯文哲先拋開自己的驕傲,不得不做出調整。

2018年11月23日,柯文哲在選前之夜上演講。

2018年11月23日,柯文哲在選前之夜上演講。攝:陳焯煇/端傳媒

最後一夜:棄保奏效?

「棄保效應」向來是台灣選戰重要因素,指的通常是「三強鼎立」情況發生時,兩位政治光譜較為相近的候選人,其中一位可能遭選民割棄,為的是不要讓「另一名意識型態完全相反」的候選人當選。

柯文哲雖標榜中間路線,又曾有「兩岸一家親」言論,外界仍認為他的政治光譜親綠。由於民進黨提名的姚文智聲勢低迷,最後仍出現幾波棄保操作。首先,當柯文哲的選戰出現變數,曾幫姚文智站台的三名總統府國策顧問秦嘉鴻、陳茂仁以及廖全平公開力挺柯文哲;接著,蔡英文重要文膽林錦昌,在選前一晚現身柯文哲的造勢會場。

此前,林錦昌是柯文哲2014年選戰重要操盤手,主管選戰文宣,選後並未進入柯市府,而是在蔡英文當選後,進入文化總會擔任秘書長。林錦昌出身陳水扁體系,豐富的政治經驗,讓他成為蔡英文政府目前的決策核心成員。

選前之夜,向來低調神秘、獨來獨往的林錦昌,悄悄步入主舞台後方的工作人員休息區,引起現場柯文哲陣營人員側目。這個消息先是被部分「碰巧遇到」的媒體發布,接著,現場媒體一陣驚呼,紛紛擠到休息區入口。眾人只見林錦昌巧妙地在20公尺外的板凳上,對柯辦人員噓寒問暖。前述幾個場景,被認為柯團隊有意操作棄保,也有部分民進黨人士配合。

柯文哲在兩黨夾擊下腹背受敵,張榮豐和他的團隊曾參與柯文哲2014年選戰,但今年一役,他們並未參加。張榮豐透露,柯文哲在選戰期間,仍透過友人請益「三角賽局」的打法。張榮豐分析,本屆台北市長選戰為典型的「三角賽局」,「候選人通常會找和自己比較同類型的,先把對方民調打到快接近個位數,才有辦法把資源和人力調回來,對抗後面局勢。」

不過,張榮豐認為,民進黨在台北市並沒有操作棄保,其中一個指標是,光是蔡英文就替姚文智站台7次,「不然姚文智得票率不會這麼高(編者按:姚文智得票率為17.29%,一開始的民調預測最低曾在7%-10%)。」

姚文智攀高的得票率分掉了柯文哲的綠色票源,柯文哲在險勝之夜,說要延續開放政府、全民參與、公開透明,更如是喊出願景:「超越藍綠不是要消滅藍綠,而是要讓台灣成為和諧、共融的社會。」回顧這場苦戰,柯文哲有多次失言紀錄,例如公開說「台灣有些女性同胞(不化妝)直接上街嚇人」,又在與婦聯會主委雷倩對談轉型正義時表示「運作好好的,以後不會再發生,你管它過去在幹什麼?」(編者按:柯文哲事後道歉,稱自己說的是救國團,並非婦聯會)云云。

阿伯回來了,經此一役,狂人會從此更狂嗎?白色力量勝了藍綠,台灣社會就能離和諧、共融更接近一點嗎?從「改變成真」到「改變已經成真」,和諧與共融,但願柯文哲一直記得。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台灣 2018台灣地方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