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台灣地方選舉 深度 台灣2018地方選舉

王宏恩:台灣公投連署書數量分布,如何幫助我們了解接下來的縣市長選舉?

這些連署資料不僅僅用於中選會統計數量,也直接代表了公投推動團體或政黨的核心支持者,乃至可以動員的三十萬潛在人力。


2018年11月18日,台北愛家公投的支持者在呼籲市民投同意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2018年11月18日,台北愛家公投的支持者在呼籲市民投同意票。 攝:陳焯煇/端傳媒

今年年底台灣縣市長選舉的同時,將會有十個公民投票案一起登場,內容五花八門,而會有數量如此之多的公投案,是因為前年立法院修法降低公投的連署門檻。因此在這次大選之前,包括國民黨的三個提案(反核食、反空汙、反深澳電廠)、以及純粹由民間推動的支持/反對同性婚姻、東京奧運正名、以及推動核能等公投案都順利達到連署最低要求的30萬份。

這些公投連署案不只是一張張連署書而已,這背後也代表了這些團體們組織、動員的能力與效果、也代表了背後第一波潛在的支持者。這些連署資料不僅僅用於中選會統計數量,也直接代表了公投推動團體或政黨的核心支持者,乃至可以動員的三十萬潛在人力。

在這篇文章中,我將分析兩筆資料,第一筆是中選會公布台中市長國民黨候選人盧秀燕領軍的反火力發電公投案,第二筆則是由婚姻平權大平台領軍的同性婚姻入民法公投案。選擇這兩筆公投案有兩個原因,一是這兩個議題一個由國民黨提出、另一個由過去認為比較偏綠營的進步派提出;二也是更實際的理由,只有這兩筆公投案有「鄉鎮級」的資料,樣本數有368個,樣本數大於其他公投目前僅釋出的「縣市級」資料,也因此有利於資料分析。

以下是一些有趣的結果。

2018年11月19日,台中市長候選人盧秀燕的選舉車停泊在台中清水區。

2018年11月19日,台中市長候選人盧秀燕的選舉車停泊在台中清水區。攝:陳焯煇/端傳媒

反火力發電公投,到底是誰在支持?

反火力發電公投,基本上是國民黨公投,但不是盧秀燕公投,也不是反空汙公投。

假如我們細看這368鄉鎮的反火力發電公投資料,可以發現這個提案的連署率,全鄉鎮的平均是2.6%(連署書數量除以各鄉鎮2017年人口),也就是平均每個鄉鎮都有2.6個百分比的民眾連署反火力公投。然而,在盧秀燕正在參選的大台中市,平均連署率僅有1.8%,而非台中市的平均連署率為2.7%。就算我們只看合法連署的數量,台中市平均1.2%,非台中市為1.8%,台中市同樣較少。

換言之,這個由台中市長參選人盧秀燕所帶領、強調關掉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公投案,台中人的連署程度居然還低於其他縣市。這或許已經暗示了盧秀燕在台中市的動員力量是不足的。

反火力發電最重要的論述邏輯是空氣汙染,所以理論上空氣汙染越嚴重的地方,台灣民眾贊成反火力發電的比例應該會越高。為了驗證這個說法,我把前述的反火力發電連署資料,結合環保署發行的民國106年(2017年)各縣市空氣汙染的統計指標進行研究。統計結果發現——各縣市的空氣汙染指數跟各縣市連署程度的相關係數是負的(Pearson’s r=-0.27 , p<0.0001)。(圖1)

圖1。

圖1。圖:端傳媒設計組

換言之,台灣空氣越好的地方,反火力發電的連署書越多,空氣越糟的地方,反火力發電的連署越少。舉例來說,全台所有鄉鎮市裏面連署比例最高的是台東縣金峰鄉,全鄉3500個居民裏有高達700位連署反對火力發電,比例高達20%。但在同時,台東縣金峰鄉的PM2.5的濃度也是全台灣最低的。(附帶一提,全台灣前358個鄉鎮市裡面,連署比例最高的前15名台東縣就佔了8名)。

這次的反火力發電連署,很可能是新一波的國民黨員推動而成,不是因為台中、不是因為空汙、不是位在都市,甚至也不是老一輩的國民黨員。

假如反火力發電連署的主力不是來自於盧秀燕領軍的台中市、也不是來自於空氣汙染嚴重的縣市的話,那是來自於哪裡呢?在使用截斷回歸模型納入其他控制變數計算之後(包括蔡英文2016鄉鎮得票率、鄉鎮人口、鄉鎮人口密度、民進黨擔任縣市長等),我發現最能夠解釋各鄉鎮連署狀況的變數,是「2017年各縣市新增的國民黨黨員數」。

這個數字的取得方式,是我用2016年國民黨於總統選舉大敗後黨主席選舉各縣市登記國民黨黨員的數量,減去2017年時國民黨黨主席重選的各縣市國民黨黨員數量。在2017年國民黨黨主席選舉時,不僅有現在當紅的韓國瑜參選,更重要的是,國民黨黨員數在一年之內暴增了十萬人。我的截斷回歸模型發現,這十萬人在各縣市的分布,對於各地的連署狀況有非常高的解釋力。反而在2016年之前各地的黨員數量,對連署結果沒有解釋力。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回歸模型裡的鄉鎮人口密度對連署也沒有解釋力,代表著國民黨推動的這個公投並沒有找人口密集的大都市來連署,而是均勻地散布在全台各處。

綜合以上結果,我們可以推測,這次的反火力發電連署,很可能是新一波的國民黨員推動而成,不是因為台中、不是因為空汙、不是位在都市,甚至也不是老一輩的國民黨員。這也暗示了現在國民黨內真正有戰力的單位在哪裡。

2018年11月16日,高雄市長候選人民進黨的陳其邁舉行集會。

2018年11月16日,高雄市長候選人民進黨的陳其邁舉行集會。攝:陳焯煇/端傳媒

支持同婚公投,一定會支持民進黨嗎?

當然,這樣的推論可能難以解決一些因果關係、或者可能我們只是在數字上找到虛假相關。因此,我用同樣的分析方法,來觀察各鄉鎮支持同性婚姻入民法的連署狀況。

首先一個有趣的結果,就是各鄉鎮連署同婚公投的比例,跟各鄉鎮連署反火力發電的比例是顯著負相關的(Pearson’s r=-0.25 , p<0.0001),一個鄉鎮有越多人反對火力發電,該鄉鎮就會有越少人支持同婚入民法,反之亦然。(圖2)這個結果也直接顯示了兩個推動公投的陣營的支持基礎、以及號召連署的方式有顯著的不同,至少不是都只在人多的地方連署。

圖2。

圖2。圖:端傳媒設計組

同性婚姻公投,假如進一步納入人口跟政黨支持度來分析,可以很明顯看到「都市對決鄉村」的影子,而這顯然也是民進黨與蔡英文無法公開支持的原因。

在下面這張圖中(圖3),X軸是民進黨蔡英文2016年在各鄉鎮的得票率,Y軸則是這次各鄉鎮支持同性婚姻公投的連署比例,圓圈大小則是各鄉鎮的人口密度。

圖3。

圖3。圖:端傳媒設計組

在這張圖中,很明顯可以看到同婚公投的連署都是在大都市完成的(大圓點都在圖的上側)。在六個直轄市內,同婚公投的連署率是1.72%,而六都之外則是0.93%,相差一倍之多。

對於民進黨政府來說,蔡英文支持度最高的地方(上圖右側),大多是人口較少的鄉下鄉鎮,這些死忠支持者對於同婚議題興趣缺缺;同樣地,在蔡英文支持度最低的地方(上圖左側),同樣是對於同婚不感興趣的鄉下藍營地盤;但在蔡英文支持度接近50%的膠著都市選區,在這裡的年輕人們對於同婚有很大的熱情跟動力。

然而,民進黨政府僅以「大法官宣布違憲」的方式來被動通過同志婚姻,而非主動立法通過同志婚姻,這可能避免了激怒保守的鄉下核心支持者,卻讓城市的進步派感到失望。在上圖中的山峰般的分布,說明了為何同婚議題對民進黨政府動輒得咎。

從同婚公投的連署通過與蔡政府的回應上,我們可以看到這樣的態勢如何對民進黨在各大都市的選舉不利:都市年輕人支持同婚,而且現在有同婚的公投票可以投。因此,他們對於同婚的支持可以直接反映在公投選票上,而沒有必要在縣市長選舉中投給民進黨、間接希望他們推動同性婚姻入民法。

換言之,民進黨在這次大選中想要再次號召年輕人支持,然而無論是反核、同婚、乃至於正名等公投題目,這次反而無法成為民進黨的戰場。

換言之,民進黨在這次大選中想要再次號召年輕人支持,然而無論是反核、同婚、乃至於正名等公投題目,這次反而無法成為民進黨的戰場(事實上,民進黨政府在這次公投前辯論幾乎都沒有自己派人出來辯論),因為選民都可以直接透過公投票來反映他們的政策偏好。沒有了這些以「左右派」或「兩岸意識形態」為主的政策作為號召時,加上中國也適時地停止戰機軍艦繞台,沒有了統獨與軍事議題的影響,民進黨的選舉戰場就只能進入最傳統的「經濟表現」與「財政表現」上。這也是為什麼現在包括「城鄉差距」、「人口流動」、與「經濟表現」等論述,都成為各縣市的選戰攻防主軸。不過隨著選舉日接近,蔡英文在各個民進黨候選人的造勢晚會上積極的想把選戰主軸拉回兩岸意識形態的「價值選擇」,加上剛發生的金馬獎事件,能把戰場在多大層面上拉回藍綠對抗仍待觀察。

同時,透過上述兩個公投連署的分析,我們也可以了解為何支持同婚的小黨幾乎仍是以在都市打選戰為主,包括社會民主黨與時代力量,但這同時也暗示了小黨發展的極限;另外也可以發現國民黨企圖以環境保護為由推動的公投,至少在連署階段還沒有打動一般人的人心,尤其是那些受空汙影響的民眾;國民黨是否能在最後關頭成功地把議題脫離國民黨的地盤,擴大影響力,是值得注意之處。

(王宏恩,內華達大學拉斯維加斯分校政治系助理教授)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宏恩 台灣 台灣公投 2018台灣地方選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