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端 x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煙逝的焦土:中英談判中被遺忘的鍾士元「焦土方略」

在《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簽訂前,「大Sir」其實向英國政府提出過不少大膽的政治方案,當中除了現時公眾經常提及的「前途公投」以外,便是鮮被人提及的「焦土方略」。


2018年11月14日,行政會議首任召集人鍾士元離世,享年101歲。 網上圖片
2018年11月14日,行政會議首任召集人鍾士元離世,享年101歲。 網上圖片

編按:本文為「香港前途研究計劃」(Decoding Hong Kong's History)獨家為《端傳媒》供稿。這項計畫由數個獨立NGO組織及青年學人共同成立,主要工作是從英國、美國、香港等地的政府檔案中,發掘與香港相關的歷史檔案,聚焦主題包括:主權及前途問題、政制及法治體制、中港關係、涉外關係。公共政策則包括社會、經濟及城市治理等。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研究團隊日前從英國帶回相當數量檔案,《端傳媒》將不定期刊出解讀和研究成果。

人稱「政壇教父」的前行政局首席非官守議員鍾士元日前逝世,這象徵着殖民地時期傳統香港華人代表及政治菁英一代的離去。這位「大Sir」在香港九七過渡前後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而在英國解密檔案當中,記錄了他在《中英聯合聲明》正式簽訂前,其實向英國政府提出過不少大膽的政治方案,當中除了現時公眾經常提及的「前途公投」以外,便是鮮被人提及的「焦土方略」。

回到中英前途談判的早期,由於當時雙方仍然在試探對方的底蘊,故不難在這段時期的歷史檔案中發現各式各樣的、作為談判籌碼的「新穎」方案。尤其是在1982年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撒切爾夫人)與鄧小平會面後,中英雙方由於未就主權問題達成共識,遲遲未展開正式會談,使得英方內部苦思如何將中方拉回談判桌。大眾所知的是,戴卓爾夫人在1983年3月去信趙紫陽,表示若中英能夠商討出保證香港未來繁榮穩定的方案,自己願意向英國國會動議將香港主權交給中國。

然而,解密檔案還記錄了不少不被英方接納的博弈方略,其中之一便是鍾士元的「焦土方略」。早於1982年10月,鍾士元已經向外交部國務大臣 (Minister of State) 鮑斯達(Lord Belstead)透露自己的「焦土想像」,當時鮑斯達向他諮詢,希望能找一個具影響力的人充當中間人來遊說中方(重回談判桌),但鍾士元表明比較難找到一個商人身分以外、沒有私利、只考慮香港的人選。繼而,鍾士元明言,若軟的方法不可行,不如來硬的(necessary for this to be done in a more painful and dangerous manner),也即任由香港經濟繼續下跌、希望可以在香港破產前動搖到中方領導人(have an effect on the Chinese leaders before Hong Kong became bankrupt)的焦土策略。

鍾士元不只一次提到這套「焦土方略」,他第二次提出時,便是以首席非官守議員身份向戴卓爾夫人建言。當時正值新一輪中英談判展開之際(1983年),戴卓爾夫人會見行政局非官守議員(10月),席間鍾士元再拋「焦土政策」。根據解密檔案,鍾士元當時力主英方在下一輪談判中應該維持強硬立場,毫不退讓地堅持97年後香港繼續由英國管治,他相信一旦中英在談判桌上「傾唔埋欄」(編註:談不攏),屆時香港經濟必然大受震蕩,股市匯市大跌,港人人心惶惶,此時便可動搖中方領導人,令他們回心轉意(shake the Chinese leaders and make them change their stand)。

這劑經濟猛藥,無疑會引來香港社會各領域的震蕩(a stalement was inevitable),但解密檔案顯示,鍾士元及其他行政局非官守議員相信,香港人「明白」這些後果會發生,而且都已經準備好迎接,所以影響不會無日無之,最樂觀的估計是股市樓市跌勢只是短暫,最差則是港匯大插水,物價飛漲,或者會引發銀行擠提、市民到超市搶購日用品,甚或各地發生零星暴動。戴卓爾夫人當時直言,此舉將令整個香港社會崩壞(a collapse of society as well),猶如威瑪共和國時一樣,但鍾士元相信港英政府只要如六七暴動時一樣採取宵禁,最後可以捱過危機(survive this turbulence)。事實上六七暴動期間,時任工業總會主席的鍾士元就曾經團結總會會員,高調表態支持港英政府鎮壓,最終這場長達七個月的動亂亦獲得平息。這段經歷令他深信,只要英方有決心,「焦土」對香港造成社會不穩亦是短暫。

在鍾士元等人的「焦土想像」當中,中方面對香港繁榮穩定受損時,自己亦會再重新評估是否堅持收回香港,皆因香港信心大失,其實不利中方利益(disruption of Hong Kong would not serve China』s interest),尤其是港元會持續貶值。鍾同時相信,只要英方繼續堅持下去,則可展示英國的決心,長期可以挽回港人信心。雖然鍾士元沒有言明所謂「中方利益」具體所指何物,但不可不留意的是香港是當時中國賺取外匯的渠道之一——根據檔案,中方在1979年透過直接出口、轉口及匯款在香港賺取達四成外匯——且香港在當時大陸改革開放中扮演重要角色,在深圳成立的公司中八成是港資企業,再加上香港一旦動亂,亦將令中國在香港失去人心。

不過,英方對於鍾士元等人提出的「焦土方案」似乎不買帳,戴卓爾夫人聽畢,只是巧妙回了一句「英方與非官守議員的目標一致」,但強調大家需要作出正確決定;港督尤德則在戴卓爾夫人會見鍾士元等人前已經「打定底」(打了預防針),透露鍾士元深信中國最後不會讓香港經濟衰退(in the last resort the Chinese will not allow the Hong Kong economy to run down),一定會建議英方採取強硬路線對抗中方——結果真如尤德所料。

固然這些「焦土」建議無法在上一次前途問題中實現,鍾士元在主權移交前亦被中方所羅致,但而今,這套「焦土想像」似乎重新上演。美國國會「美中經濟與安全審議委員會」近日發表報告,建議國會指導美國商務部重新評估美國軍用科技兩用技術的出口管控政策,引致輿論關心香港會否被剔出獨立關税區;再聯繫到早前有關取消《美港政策法》的討論,似乎這套運用香港特殊經濟地位去抗衡自治空間壓縮的「焦土想像」,在中美大國博弈的今夕,被重新復位到輿論場上。

參考資料:

PREM 19/791 The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3

PREM 19/1058 Future of Hong Kong Part 9

FCO 40/1301 China's economic relationship with Hong Kong

FCO 40/1302 Chinese investments in Hong Kong

《政壇回憶錄》六七暴動促使工商界參政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鍾士元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