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陳方隅:馬英九為什麼此時要強調「不排斥統一」?

他此時做的事情是要重整正藍軍的論述,而他當然就是正藍的代言人。


2015年11月7日,台灣時任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加坡會面。 攝: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2015年11月7日,台灣時任總統馬英九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在新加坡會面。 攝:Tomohiro Ohsumi/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編按:11月7日,台灣前總統馬英九在馬習會三週年研討會上提出「不排斥統一,不支持台獨,不使用武力」的「新三不」原則。這與他在2007年競選總統時曾提出的「不統、不獨、不武」出現變化,當時他主張的「不統」是指「任內不推動兩岸統一」。

從「不統一」到「不排斥統一」,如何解讀這項「新三不」原則?時值台灣地方選舉,馬英九此舉又是何意?端傳媒今天推出兩篇相關分析,此為第二篇。

這是一個新說法嗎?我認為一點也不。

事實上,馬英九先前的說法是,「不統」是指任內不討論統一,既然已卸任那麼也就不影響這個說法;而且,「不排斥統一」這樣的說法也不是第一次出現(最早在2009年)。就在今年,1月份時他曾說「兩岸未來應有『維持現狀』與『統一』兩個選項」,2月份他在春節團拜時說:「憲法不容兩中、一中一台、台獨,但不排除統一這選項」。那為什麼日前他提出「新三不」時,會被認為是「拋出震撼彈」呢?

這可能與他提出的時間點和場合有關。馬習會三週年研討會,是「馬英九基金會」自7月底成立以來,首次舉行學術研討會,具有一定的象徵意義;再者,先前「不統、不獨、不武」已成為馬前總統的兩岸政策招牌之一,而他提出的「新三不」等於是直接揚棄了這個招牌。

動機與主因:正藍的消逝

從各方面來看,「正統中國—中華民國」這樣的論述,已經面臨全面的危機。

在談論馬英九的動機之前,必須要先從台灣政治格局講起,尤其是馬英九所屬的泛藍陣營的意識型態。

台灣長期以來的政治格局就是區分為泛藍和泛綠,其中區分的標準是對國家未來的統獨偏好以及對中國/中共的態度。馬英九所代表的立場,我們可以把它稱做「正藍」,這其中最重要的關鍵是:中華民國是唯一的正統中國。

從李登輝當上黨主席並進行台灣民主化開始,就強調要用「民主」統一中國,而且兩岸如果要開始討論統一事宜,前提是中國必須民主化,這樣的觀點可以從《國統綱領》中看出來。馬英九所繼承與主張的,一向都是這樣的觀點。

如果我們用一個光譜來看泛藍陣營,從淺藍到深藍,愈深色代表愈認同「大中華」或者「強盛中國」,愈不在意中華民國的正統性;而在光譜最右端的是所謂「紅統」,其支持者並不介意由中共統治、且渴望統一;愈淺色則愈不覺得「中華民國」必須代表「全中國」,而只要能代表台灣就可以(有些會被稱為「華獨」)。

在泛藍的光譜上,傳統「正藍」的支持者和聲量一直都在快速地消逝。首先,在深藍一方:一方面,在中國崛起且召喚「恢復中華民族榮光」的民族主義背景下,有些台灣人已經不再反共、不再認為中華民國一定要是全中國的「正統」;另一方面,國民黨內有不少人和中共聯手、以取得統戰紅利,也有人覺得台獨的威脅比中共還要大,所以要跟中共聯手對抗台獨。

我的評斷是,從2005年連戰訪中開始,國民黨已經走上了「不反共」的「不歸路」。對正藍來說,更嚴重的是,「中華民國」的詮釋權,往往被那些反台獨最活躍的聲量——也就是希望趕快統一的「紅統派」所掌握。現在的新黨就是一個例子,他們言必稱愛國、所到之處必定要強調「中華民國」,但同時卻又大力推動一國兩制或儘快統一。

其次,在淺藍一方,各類學術民調都聲稱超過7成以上民眾認同「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現在的名稱叫「中華民國」,也就是說台灣民眾對國家範圍的想像早已不是1949年以前的樣子。不管中華民國「在」台灣、或者「是」台灣,都代表著人們愈來愈不在乎要去爭取「正統中國」的地位。有些人會把這樣的觀念稱為「獨台」、或者「華獨」。

作者註:淺藍和淺綠的分界,最主要的一個指標是「看待中共的方式」。在光譜上愈綠,愈認為中共就是另一個國家,愈藍則愈傾向不承認中共政權合法地位,或不稱它為國家。當然,是否認同「終極統一」也是一個重要焦點。

對正藍意識型態來說,更糟的是,若從台灣整體民意趨勢來看,「終極統一」已經成為一個愈來愈遠的「夢想」。在許多包含「條件式統獨」問題的問卷當中,如果問到「當兩岸政治、經濟、社會各方面的條件差不多時,贊不贊成統一」,2003年時還有60.2%的人認為應該要統一,到了2017年僅剩1/3(例如台灣國家安全調查,以及台灣選舉與民主化調查,數字都大約是三成多),幾乎腰斬。所以,從各方面來看,「正統中國—中華民國」這樣的論述,已經面臨全面的危機。

2018年11月6日,前總統馬英九陪同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張斯綱到北投市場掃街拜票。

2018年11月6日,前總統馬英九陪同國民黨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張斯綱到北投市場掃街拜票。攝:陳焯煇/端傳媒

馬英九出手拯救正藍軍

如果用最良善的方式解讀馬英九的動機,那就是正統藍軍的最後拚博,以及台灣在兩岸關係方面的議程設定。

我不是馬英九、也沒有直接採訪到他,很難確定他提出「新三不」的真正動機,不過我大致可以確定的是,他此時做的事情是要重整正藍軍的論述,而他當然就是正藍的代言人。畢竟,大概也找不到更高層級、且黨內繼承血統更「純正」的人來推廣正統中華民國的論述了。

如果用最良善的方式解讀馬英九的動機,那就是正統藍軍的最後拚博,以及台灣在兩岸關係方面的議程設定。馬英九始終相信兩岸關係是台灣通往世界的路、兩岸關係必須優先於國際關係,而台灣必須要找一套對岸可以接受的論述,來讓兩岸關係發展。從2008年開始,馬英九使用的符碼就是「九二共識」。然而,民眾對這個詞的內涵卻有許多不同的解讀。在2016年之後,馬英九看到中國一直不理會蔡政府,當然也是會為台灣(中華民國)著急。

我認為,他有許多想法實在是近乎天真。他有可能是真的相信,必須要找出一套方式去讓對岸(習近平政權)能夠持續對台灣讓利,不要用強迫手段去處理台灣問題。他一直以來強調的事,包括:我們都是中國人,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台灣屬於中國,這些原則他都認為是中共希望聽到的,而台灣要繼續講,如此,兩岸關係才會變好(可參考這場華府演講筆記)。

也就是說,除了「復興正藍與正統中華民國力量」的自我承諾之外,馬英九也在對兩岸關係論述進行議程設定,這兩件事情彼此是高度相關的。他同時要對抗的是,民進黨政府對九二共識的不承認、民間對統一意願的消退、所謂台獨勢力的滋長,以及黨內各方愈來愈不重視正統中華民國地位的狀況。

台灣該如何走向?

中國劃下的標準一向都很清楚,這則評論也重複了一次:只要不「追求」統一、不「反對」台獨,都是「獨」。

事實上馬前總統的政治能量已經不高,即使他在演講或其他活動場合很受參加者歡迎,而且也可以找到像是郭台銘這樣的大企業家來投注資源在新成立的「馬英九文教基金會」,但是他的主張在一般大眾方面能獲得的迴響是很少的。

我認為這個「新三不」的說法,是在一個錯誤的時空環境下,傷害了台灣主權的事情⋯⋯馬前總統在這個當下說出「新三不」,其實對中國、對國際社會都送出了一個錯誤的訊息,那就是中國的打壓是有效的,台灣人是會屈服的。

蔡英文

筆者基本上認同蔡總統的論點,不過,正如本文一開始提到的,馬總統的講法一點都不新,他送出的訊息基本上是從認可「九二共識」時就開始了。九二共識的最重要內涵就是「一個中國」,如果當中共在全球大力宣傳以及使用脅迫的手段,要求所有國家和私人企業都要採用「一中原則」,而台灣自己又一直去附和一中原則的正當性,就只會在全球加深「台灣是中國一部份」這樣的印象。筆者相信,這對台灣來說是一種傷害。

現在這個時間點對台灣來說可能又更加重要,因為當全世界都已經在回應「中國崛起」,且許多人說可能邁向中美兩大強權競爭關係的「新冷戰」長期抗戰下,台灣到底要選擇什麼樣的立場,會更受關注。

那中國方面的回應呢?馬前總統任內最引以為傲的事情大概就是馬習會了,他的發言主要訴求對象之一也是針對中國當局而來。不過,想想看馬英九論述的最根本前提是什麼?是中華民國的正統中國地位。對比中國一直以來的態度,有任何可能性讓中國承認這種狀態來談判嗎?事實證明,就算是在馬英九執政時期,所謂的「一中各表」都幾乎是不可能的,中華民國根本沒有什麼「表述」的空間,國際社會也幾乎沒有認可「中華民國仍然代表著全中國」這件事。

中國的官方媒體中國評論通訊社在馬英九的發言後發了一則快評:《馬英九「新三不」只有小改變 本質不變》。中國劃下的標準一向都很清楚,這則評論也重複了一次:只要不「追求」統一、不「反對」台獨,都是「獨」。只講不排斥統一或不支持台獨,都會被定義成「獨台」。

對中共來說,統獨一向都不是能夠(或應該)由台灣人自己決定的事。對台灣來說,正好藉由這個機會,以及即將到來的選舉,來好好思考一下國家地位的走向。

(陳方隅,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選人、菜市場政治學共同編輯)

延伸閲讀:又斷交了一個友邦之後,再思考台灣國格與路線選擇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新三不 馬英九 陳方隅 兩岸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