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 中美貿易戰 深度 評論

楊路:美國中期選舉之後——特朗普沒有輸,貿易戰不會停

與其說是特朗普在中期選舉中「受挫」,不如說其「過關」。目前有相當多的跡象顯示貿易戰有擴大和常態化的可能。


雖然眾議院易手,但共和黨沒有輸,民主黨沒有贏;雖然接下來的兩年,美國國會將不再一黨獨大,但特朗普沒有輸,而貿易戰中的中國更沒有贏。圖為2018年11月1日,特朗普出席共和黨密蘇里州選舉活動。 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雖然眾議院易手,但共和黨沒有輸,民主黨沒有贏;雖然接下來的兩年,美國國會將不再一黨獨大,但特朗普沒有輸,而貿易戰中的中國更沒有贏。圖為2018年11月1日,特朗普出席共和黨密蘇里州選舉活動。 攝:Scott Olson/Getty Images

乾旱的日子久了,每來一片雲都像是要下雨。

中期選舉票還沒完全開完時,中國最具煽動性和民族主義色彩的《環球時報》就已經忍不住在其微信平台上宣布「特朗普,輸了!」——《環球時報》的心情當然可以理解,從美國到全世界的很多其他地方,太多的人出於各自不同的原因,期待着看到特朗普(川普)「輸」掉這場中期選舉。

民主黨在競選造勢中宣布這場選舉將是一場席捲美國政壇的「藍潮」(Blue Wave),更是吊起了公眾的胃口,讓不少人期待這一場選舉徹底洗刷特朗普政治的瘋癲痕跡。但回歸現實,這場選舉沒有讓任何人獲得決定性的勝利。雖然眾議院易手,但共和黨沒有輸,民主黨沒有贏;雖然接下來的兩年,美國國會將不再一黨獨大,但特朗普沒有輸,而貿易戰中的中國更沒有贏。

民主黨在眾議院中重新成為多數幾乎是意料之中的結果,談不上任何驚喜。美國選舉週期的基本規律之一,就是執政黨在中期選舉處於天然劣勢:最近80年的16次中期選舉中,時任總統所在政黨只有2次增加了眾議院席位,其餘均為減少。此次選舉前,幾乎所有的民調都指向民主黨重奪眾議院,這在變數極多的美國選舉政治中是不多見的共識。因此,如果將中期選舉視為一場考試的話,民主黨重奪眾院本身僅僅達到了及格水平,算不得什麼勝利,對於共和黨和特朗普來說,自然也說不上是什麼失敗。

理論上,如果民主黨在中期選舉中同時翻轉參眾兩院,那麼會在一定程度上提高未來成功彈劾特朗普的可能性(「通俄門」調查仍然是高懸其頭頂的一柄達摩克利斯之劍),從而對特朗普形成掣肘,間接削弱其在國際舞台上的強勢。然而這種情況並沒有出現,共和黨不但守住了參議院多數,還擴大了優勢,這幾乎可以算得上是特朗普的一個小小勝利了——美國的議會憲制安排是少有的「上院大過下院」結構,作為議會上院的參議院,可以否決關鍵人事任命(最高法院,美聯儲,政府關鍵職位),掌握對外條約核准權,並在總統彈劾程序中起關鍵的「裁判」作用(彈劾總統需參議院三分之二投票通過)。因此相比眾議院,參議院對特朗普更為重要,共和黨鞏固參議院優勢的結果,也就補償了一部分了眾議院席位丟失的損失。

對於美國選民來說,中期選舉的兩個當之無愧的核心議題都是國內議題:醫保和移民。圖為2018年11月5日,數百名中美洲移民在墨西哥科爾多瓦的路上繼續前往美國。

對於美國選民來說,中期選舉的兩個當之無愧的核心議題都是國內議題:醫保和移民。圖為2018年11月5日,數百名中美洲移民在墨西哥科爾多瓦的路上繼續前往美國。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與其說是特朗普在中期選舉中「受挫」,不如說其「過關」。

此次中期選舉雖然是美國對特朗普及其政治路線的一次全民公投,但對其中國政策或者中美貿易戰的下一步走向,則影響甚微。原因是當前的美國對華政策,並不僅僅是特朗普個人的意志,而具有一定程度的兩黨共識。民主黨政治人物或許不認同特朗普的關税政策和一些極端外交手段,但對於其對華強硬姿態多有共鳴——此前,國會兩黨合作,高票通過的《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Foreign Investment Risk Review Modernization Act,FIRRMA)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FIRRMA通過擴大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S, CFIUS)權限的方式,針對中國投資大幅收緊了國家安全審查程序。而這個法案的兩位發起人——德州共和黨參議員科恩(John Cornyn)和加州民主黨參議員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在各自黨內都是相當資深的人物,他們在這個法案上的合作,也顯示出兩黨在中國政策方面有不小的共識。

對於美國選民來說,中期選舉的兩個當之無愧的核心議題都是國內議題:醫保和移民。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在個別選區(如出產大豆的愛荷華州)或許產生了一定的影響,但是很難說是造成眾議院「翻藍」的主要原因。第一是,農業州轉投民主黨的數量非常有限,共和黨在同樣因盛產大豆而受到貿易戰負面衝擊的北達科塔州、內布拉斯加州、俄亥俄州和印第安納州的眾議院選舉中,仍然保持了統治力。第二,很難說部分農業選區轉投民主黨究竟有多大的貿易戰因素。第三是,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在製造了「輸家」的同時,也有一些國內的「贏家」,比如西弗吉尼亞(煤炭工人),或者是印第安納州(鋼鐵工人)。這兩個州,在此次選出的眾議院幾乎全是共和黨。因此,將民主黨重掌眾議院歸結為選民懲罰特朗普的貿易政策就顯得非常牽強。

經濟景氣程度在中期選舉中非常重要,而這也造成了當下一種難以理解、違背直覺的政治現象:特朗普的許多經濟政策都有嚴重的缺陷,但經濟成績單卻一片大好,以至於特朗普在中期選舉裏重要的經濟「考核」裏,得到的大部分都是加分而不是減分。

這當然不是因為特朗普發明了新的經濟學,而更多的是運氣和時機——美國當前的經濟復甦軌跡從奧巴馬(歐巴馬)政府後期就已經奠定,特朗普的減税政策只是給復甦路上的經濟加注了一針(副作用巨大的)興奮劑。因此,其倒行逆施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雖然給美國造成了損害,但後果卻被掩蓋於經濟大環境的景氣之下,不易為選民所感知。與此同時,特朗普還可以將經濟週期性的現象和前任政府的功績,輕易歸於自己名下,令人感慨運氣在選舉政治中的重要性。

目前有相當多的跡象顯示,中美貿易戰有擴大和常態化的可能。圖為2018年8月7日,工人在中國江蘇張家港的一個港口卸下貨物。

目前有相當多的跡象顯示,中美貿易戰有擴大和常態化的可能。圖為2018年8月7日,工人在中國江蘇張家港的一個港口卸下貨物。攝: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目前有相當多的跡象顯示貿易戰有擴大和常態化的可能。中期選舉前的11月2日,就在特朗普與習近平進行電話交談的當天,美國商務部大張旗鼓地宣布對福建晉華半導體進行制裁。

此前常有論者認為,中期選舉之後美國將會在與中國的談判中軟化立場。現在看來這種情況出現的可能性比較低。與其說是特朗普在中期選舉中「受挫」,不如說其「過關」。民主黨控制的眾議院,自然可以在政府撥款和税收問題上和特朗普較勁,但並沒有能力和意願在對外政策上牽制白宮。白宮有大量不受國會制約的行政工具可以進一步推進貿易戰。當前的美國對華關税的法理基礎,主要建立在「301調查」(1974年貿易法案301條款)的基礎上,而白宮啟動類似程序,完全不需要通過國會。

恰恰相反,目前有相當多的跡象顯示貿易戰有擴大和常態化的可能。中期選舉前的11月2日,就在特朗普與習近平進行電話交談的當天,美國商務部大張旗鼓地宣布對福建晉華半導體進行制裁。而福建晉華是國資背景的中國半導體一線大廠,也是中國半導體工業的重要一環。與中興事件截然不同,福建晉華的「罪狀」非常模糊——其台灣合作伙伴台灣聯電(UMC)涉嫌通過吸引對方僱員的方式,竊取美國美光(Micron)的半導體技術,而晉華本身在其中到底扮演了何種角色,其實並不明確。同時這個案件尚處於美國法院審理程序之中,屬於未定之案。

而美國商務部未等法院判決就先一步下了政治結論,認定晉華及日月星行為「危害了美國國家安全及外交利益」。此例一開,許多類似的中美間科技往來都將蒙上一層陰影。而美國商務部在中美高層開始接觸的背景下,「反潮流而動」推出此案,則更是發出中美科技對抗長期化的強烈信號。

(楊路,自由撰稿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中美貿易戰 楊路 2018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 特朗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