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 深度 評論

美國中期選舉前瞻之四:為何在多個深藍州,會產生穩穩連莊的共和黨州長?

在阿肯色、德克薩斯等深紅州中,共和黨州長穩贏不足為奇。但在麻薩諸塞、佛蒙特等新英格蘭地區深藍州中,為何也會出現深受愛戴的共和黨州長?這對於今年中期選舉而言又意味什麼?


近年共和黨憑藉着在連續兩個中期選舉中的勝利,在州長一級選舉中取得很大成功,佔據了多個搖擺州州長寶座,也掌握了這十年選區重劃的主動權,隨着不少2010年當選的州長因任期限制而必須退位讓賢,共和黨要保衞不少搖擺州空出來的州長席位。在這個對民主黨有利的大環境裏,共和黨恐怕很難保住他們現有的優勢。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近年共和黨憑藉着在連續兩個中期選舉中的勝利,在州長一級選舉中取得很大成功,佔據了多個搖擺州州長寶座,也掌握了這十年選區重劃的主動權,隨着不少2010年當選的州長因任期限制而必須退位讓賢,共和黨要保衞不少搖擺州空出來的州長席位。在這個對民主黨有利的大環境裏,共和黨恐怕很難保住他們現有的優勢。 攝: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美國中期選舉中的州長之爭往往被很多中文媒體所忽視。然而各州州長、尤其是關鍵搖擺州的州長對美國政治有着很大的影響。州長不僅掌控州內的最高行政權,同時也可以在聯邦參議員出缺的時候任命替補,還對每十年一次的各州眾議院選區重劃持有最終否決權。比起作用往往較為虛無縹緲的國會眾議員而言,在本州內一言九鼎的州長能對本州相關政策產生更直接、更實際的影響。而州長寶座在近一個世紀以來也被視為通往白宮的最佳墊腳石(過去的六位總統中,四位曾擔任州長)。

近些年,共和黨憑藉着在連續兩個中期選舉中的勝利,在州長一級選舉中取得很大成功,佔據了多個搖擺州州長寶座,也掌握了這十年選區重劃的主動權,導致民主黨在這十年的眾議院選舉中都處於天然劣勢。如今民主黨僅掌握16州,而共和黨則達33州之多。但隨着不少2010年當選的州長因任期限制而必須退位讓賢,共和黨要保衛不少搖擺州空出來的州長席位。在這個對民主黨有利的大環境裏,共和黨恐怕很難保住他們現有的優勢,而民主黨也有機會去亡羊補牢,避免他們在即將到來的2020年選區重劃中再次任人宰割。

各州州長選情與參眾兩院相同,都可以分類為七種情況:共和黨穩贏/共和黨佔很大優勢/共和黨佔微小優勢/民主黨穩贏/民主黨佔很大優勢/民主黨佔微弱優勢/兩黨勢均力敵。需要提前說明的一點,選民對待州一級選舉往往和聯邦一級選舉的態度非常不同,並不只局限在傳統的黨派屬性,更多看重候選人的個人魅力和執政能力,同時也會把現任州長的施政效果作為重要參考。這也就是為何麻省和佛蒙特這樣的深藍州能選出共和黨州長,而民主黨人也能佔據路易斯安娜這樣深紅州的州長寶座。

隨着不少2010年當選的州長因任期限制而必須退位讓賢,共和黨要保衛不少搖擺州空出來的州長席位。在這個對民主黨有利的大環境裏,共和黨恐怕很難保住他們現有的優勢。

阿肯色州(Arkansas)現任州長共和黨人阿薩·賀欽森(Asa Hutchinson)有望輕鬆擊敗民主黨候選人亨德森(Henderson),開啟他的第二個州長任期。
阿肯色州(Arkansas)現任州長共和黨人阿薩·賀欽森(Asa Hutchinson)有望輕鬆擊敗民主黨候選人亨德森(Henderson),開啟他的第二個州長任期。攝:Bill Clark/CQ Roll Call

共和黨穩贏

阿肯色州(Arkansas):現任州長、共和黨人阿薩·賀欽森(Asa Hutchinson)在現已是深紅州的阿肯色表現上佳,深受選民愛戴。曾經生生不息的阿肯色民主黨在經過了災難性的奧巴馬(歐巴馬)年代之後,已經不復他們在小布什(小布希)和克林頓(柯林頓)年代的輝煌。2014年之後,共和黨掌控了州長寶座、州議會兩院,每一個州一級的關鍵職務和整個國會代表團。處於崩塌狀態的阿肯色民主黨人很難推出有實力挑戰賀欽森的候選人,而賀欽森有望輕鬆擊敗民主黨候選人亨德森(Henderson),開啟他的第二個州長任期。

愛達荷州(Idaho): 雖然沒有任期限制,但現任州長、共和黨人布奇·奧托(Butch Otter)將在執政12年後卸任。愛達荷在上個世紀初一度是搖擺州(曾連續四次投票支持小羅斯福),近年來早已和懷俄明競爭誰是最紅的紅州。民主黨已經20多年未曾染指過州長寶座,共和黨候選人、現任副州長布拉德·利托(Brad Little)在初選擊敗眾議院「自由連線」(Freedom Caucas)成員勞爾·拉布拉多(Raul Labrador)之後,基本上就等待宣誓就任下一任州長了。

懷俄明州(Wyoming):作為美國人口最少的州,也是特朗普(川普)在2016年贏得最懸殊的最紅州,懷俄明現任共和黨州長馬特·瑞德(Matt Read)將在完成兩屆任期後退休。州財長馬克·戈登(Mark Gordon)是共和黨推出的候選人,也是下屆州長的最熱門人選。雖然民主黨憑藉着優質候選人在本世紀初曾兩次贏下懷俄明的州長寶座,但如今缺乏後勁的民主黨很難與共和黨在全國最深紅的州一決高下。

內布拉斯加州 (Nebraska)現任州長、共和黨人皮特·李逵特(Pete Ricketts)政績中規中矩,但在如此深紅的州份內,勝負仍高。

內布拉斯加州 (Nebraska)現任州長、共和黨人皮特·李逵特(Pete Ricketts)政績中規中矩,但在如此深紅的州份內,勝負仍高。攝:Andrew Harr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內布拉斯加州(Nebraska):處於美國中部的內布拉斯加是美國唯一施行單院制州議會的州。作為傳統政治光譜上的紅州,內布拉斯加也曾有過進步主義的歷史,在過去的幾十年裏也十分鐘愛保守派/中間派民主黨人。現任州長、共和黨人皮特·李克特(Pete Ricketts)政績中規中矩,但在如此深紅的內布拉斯加,民主黨候選人、前溫和派共和黨人鮑勃·克里斯特(Bob Krist)恐怕還是難以撼動現任州長。

德克薩斯州(Texas):作為美國地理面積最大、人口第二多的州,德克薩斯在近代以來都是共和黨堅實的壁壘。隨着大多數南方州一樣,孤星州從1980年代開始緩慢地轉向了共和黨的懷抱。當小布什藉着1994年共和黨革命的東風擊敗了民主黨州長安·理查德斯(Ann Richards)之後,再也沒有民主黨人贏過德州州一級的選舉。雖然近年來的人口變遷、尤其是少數族裔的激增看似讓民主黨有機會把德克薩斯推向搖擺州的方向(特朗普在2016年僅以不到9%的優勢擊敗希拉里),但德克薩斯的共和黨依然保持着強勢地位。現任州長格雷格·艾伯特(Greg Abbott)可謂是目前德克薩斯最受歡迎的政治家,憑藉着德州強勢的經濟增長和其去年颶風後賑災中的高光表現,幾乎保證了他將在未來四年中繼續掌舵德州。民主黨在缺少明星候選人的情況下,則更多的是把資源放在了今年的德州參議員選舉,基本放棄了與艾伯特角逐的念頭。

作為全美最自由的州,麻省與其他新英格蘭地區都有着選出溫和乃至自由派共和黨州長的傳統。

麻薩諸塞州(Massachusetts):很難想像自由派大本營麻省(此處稱「省」系習慣稱呼——編者注)會出現在這樣一個名單裏,但政治往往就是這樣奇妙。作為全美最自由的州,麻省與其他新英格蘭地區都有着選出溫和乃至自由派共和黨州長的傳統,畢竟在上一次黨派重組之前,這裏才是共和黨的根基所在。過去六任麻省州長裏,五任是共和黨人,其中包括了前共和黨總統候選人羅姆尼。現任州長查理·貝克爾(Charlie Baker)自上任以來一直都是全美國最受歡迎的州長,他在社會議題上所持的自由派觀點加上他中間派的經濟政治立場,讓他十分符合麻省選民的胃口。務實的貝克爾把自己和特朗普為代表的共和黨切割,面對民主黨佔絕對多數的州議會也是以合作為主。貝克爾大師級的政治藝術使他深受兩黨愛戴,超過七成的民主黨人贊同他的執政表現,也嚇退了企圖挑戰他的大牌民主黨人。不出意外的話,貝克爾將輕鬆贏下連任。

共和黨在德克薩斯州(Texas)依然保持着強勢地位。現任州長格雷格·艾伯特(Greg Abbott)憑藉着德州強勢的經濟增長和其去年颶風後賑災中的高光表現,幾乎保證了他將在未來四年中繼續掌舵德州。

共和黨在德克薩斯州(Texas)依然保持着強勢地位。現任州長格雷格·艾伯特(Greg Abbott)憑藉着德州強勢的經濟增長和其去年颶風後賑災中的高光表現,幾乎保證了他將在未來四年中繼續掌舵德州。攝: Loren Elliott/Getty Images)

共和黨佔很大優勢

阿拉巴馬州(Alabama):作為全美最紅最保守的州之一,阿拉巴馬和其他大部分南方州一樣,在1964民權法案簽署後逐步投向共和黨懷抱。在經歷將近半個世紀的緩慢演變之後,共和黨終於在2010年贏下州議會,徹底成為該州主宰。現任州長凱·艾弗(Kay Ivey)在前州長羅伯特·本特利因醜聞辭職後登上州長寶座,也將在今年謀求她第一個完整任期。民主黨人道格·瓊斯雖然在去年的參議院特殊選舉中力挫醜聞纏身的摩爾,成為阿拉巴馬25年以來第一位民主黨參議員,但再無高質量候選人的民主黨很難找出能與艾弗勢均力敵的人選。若不出意外,共和黨還能繼續保持他們在該州的主導地位。

南卡羅來納(South Carolina):與阿拉巴馬州情況類似,現任州長亨利·麥克馬斯特(Henry McMaster)在前州長尼基·黑莉(Niki Haley)被任命為美駐聯合國常任代表後補缺繼任州長。作為特朗普最早的支持者之一,麥克馬斯特也受到了特朗普的全力支持,艱難地贏下了共和黨初選。作為南方最早幾個倒向共和黨的州,南卡的良好經濟狀況和右傾屬性以及在任者的先天優勢,讓麥克馬斯特佔據了今年選舉的先機。民主黨在近些年曾數次接近贏下州長選舉,今年也推出了伊戰老兵、州議員詹姆斯·史密斯(James Smith)作為候選人,期待着高質量候選人加上一個對民主黨有利的大環境,能對州長寶座再次發起挑戰。雖然麥克馬斯特的優勢依然很明顯,但史密斯也不是完全沒有機會。

南卡羅來納(South Carolina)現任州長亨利·麥克馬斯特(Henry McMaster)作為特朗普最早的支持者之一,於南卡的良好經濟狀況和右傾屬性以及在任者的先天優勢,讓麥克馬斯特佔據了今年選舉的先機。

南卡羅來納(South Carolina)現任州長亨利·麥克馬斯特(Henry McMaster)作為特朗普最早的支持者之一,於南卡的良好經濟狀況和右傾屬性以及在任者的先天優勢,讓麥克馬斯特佔據了今年選舉的先機。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佛蒙特州(Vermont): 處於新英格蘭地區的佛蒙特是這些東北州中最後一個倒向民主黨的。至今為止佛蒙特也只選出過一位民主黨參議員,共和黨也依然在該州保持着競爭力,時常贏下州長選舉。現任州長共和黨人菲爾·斯科特(Phil Scott)在2016年勝選,在過去的兩年裏政績斐然,支持率高居不下。與其他東北部的共和黨州長一樣,斯科特也是傳統的溫和派共和黨人。不過他近期簽署的槍支管控法案讓他在一向對槍支友好的佛州的支持率下滑,選情稍稍受到影響,但依然很難找出誰能阻止斯科特成功連任。

新罕布什爾州(New Hampshire,新罕布夏州):作為全美最重要搖擺州之一的新罕布什爾,一向有着支持溫和派共和黨的傳統,也在2016年投票給希拉里的情況下選出了共和黨州長。克里斯·蘇努努(Chris Sununu)是政治世家出身,其父曾擔任過新州州長和老布什的白宮幕僚長,其兄長也曾是聯邦參議員。雖然不及他其他新英格蘭共和黨同僚那般受歡迎,但新罕布什爾良好的經濟狀況讓選民沒有理由兩年就換人。目前來看蘇努努將輕鬆連任,但若大環境繼續向民主黨偏移,民主黨也不是沒機會重奪州長寶座。

和麻薩諸塞的情況類似,同樣是深藍州的馬里蘭也擁有一個廣受愛戴的共和黨州長。

馬里蘭州(Maryland) :和麻薩諸塞的情況類似,同樣是深藍州的馬里蘭也擁有一個廣受愛戴的共和黨州長。拉里·霍根(Larry Hogan)自從2014年以微弱優勢勝出之後,採取了和麻薩諸塞州州長貝克爾一樣的中間溫和派道路。從癌症中康復之後,霍格的支持率高達七成,僅次於貝克爾,是全國第二號受歡迎的州長。但霍根的連任路稍微比貝克爾複雜了一些,畢竟馬里蘭沒有麻省愛選共和黨州長的傳統,之前也有過受愛戴的共和黨州長被民主黨浪潮埋葬的先例。不過對於霍格來說,民主黨相對弱勢的候選人讓他的選情依然被看好。

田納西州(Tennessee):過去的數十年裏,田納西州長總是在兩黨手中交換,非常默契地每八年一換手。雖然歷史規律如此,但田納西的紅州屬性讓任何共和黨候選人都更被稍稍看好。現任州長、共和黨人比爾·哈斯勒姆(Bill Haslam)在經歷八年的成功任期之後將解甲歸田,企業家出身的比爾·李(Bill Lee)在共和黨初選中後來居上擊敗了原先的領跑者、國會議員戴安·布雷克(Dianne Black),而民主黨一邊的候選人則是前納什維爾市長卡爾·迪恩(Karl Dean)。雖然前民主黨州長布雷德森在參院選舉中保持着較強的競爭力,但迪恩在民調中大幅落後於李,田納西的深紅屬性恐怕也決定了這場選舉最終的走向。

亞利桑那州曾是保守派的天堂,不過近些年來的人口變遷和西裔移民的大量湧入,正在把亞利桑那推向搖擺州的方向。

亞利桑那州(Arizona): 坐落於落基山脈西南的亞利桑那除了充足的陽光和可口的冰茶以外,也曾是保守派的天堂。正是亞利桑那共和黨參議員巴里·戈德華特(Barry Morris Goldwater)1964年參選美國總統,讓保守派徹底取代東北部的溫和派成為了共和黨內的主流。不過近些年來的人口變遷和西裔移民的大量湧入,正在把亞利桑那推向搖擺州的方向,2016年希拉里僅輸3%的表現也印證了這一事實。共和黨人道格·杜西(Doug Ducey)在2014年贏下州長選舉後保持着穩定的支持率,他低調的作風也讓他避開了華府的大多數爭議。杜西作為現任州長的先天優勢讓他在今年的選舉中佔據了先機,尤其是在初選結束之後迅速拉開了和對手加西亞的差距。在距離選舉日還有一週的情況下,杜西看上去將穩穩連任。

田納西州(Tennessee)候選人比爾·李(Bill Lee)大幅領先民主黨,田納西的深紅屬性恐怕決定了這場選舉最終的走向。

田納西州(Tennessee)候選人比爾·李(Bill Lee)大幅領先民主黨,田納西的深紅屬性恐怕決定了這場選舉最終的走向。攝:Imagine China

共和黨佔微弱優勢

喬治亞州(Georgia):作為美國原始十三州最南的喬治亞,與其他南方州一樣,直到本世紀初才徹底完成黨派重組,也是最後一個選出共和黨州長的原邦聯州(2002)。從那之後,共和黨連續贏下了四次州長選舉,牢牢地把握寶座。現任州長內森·迪爾(Nathan Deal)因任期限制,不能再次參選。共和黨的候選人是受到特朗普大力支持的州務卿布萊恩·坎普(Brian Kemp),他奉行的「沒有特朗普的特朗普主義」與民主黨的候選人形成了鮮明對比。民主黨候選人史黛西·安布姆(Stacey Abrams)試圖成為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黑人女州長,她的進步主義和理想主義綱領與以往的南方民主黨人截然不同。充滿激情的安布姆給了民主黨新的希望,期待着她能湊齊少數族裔和反特朗普的亞特蘭大城郊選民,來達成一個能勝選的聯盟。喬治亞的人口變遷也確實讓民主黨變得重新有競爭力了,特朗普在這裏也只贏了希拉里不到5%,遠不及其他傳統紅州。但民主黨兩位政治世家出身的候選人在2014年的失敗提醒了民主黨不可過於樂觀,喬治亞畢竟還是紅州,這一點也是坎普仍被稍稍看好的原因。

奧克拉荷馬州(Oklahoma):奧克拉荷馬自古以來就是一個在政治光譜上右傾的州,這片土壤曾經是保守派民主黨人的樂園。但自新世紀以來,民主黨在奧克拉荷馬失去了主導地位,在災難性的2010年後失去了所有州一級關鍵職位的掌控權。現任州長瑪麗·弗林(Mary Fallin)因其失敗的税務和教育政策飽受詬病,在最不受歡迎的州長榜上基本穩居三甲。她的劣跡也是籠罩在共和黨候選人、前企業家凱文·施蒂特(Kevin Stitt)頭上的陰雲。而民主黨候選人則是出身政治世家的前州總檢察長德魯·埃德蒙森(Drew Edmondson,其父曾任州長)。埃德蒙森過去的經歷讓他和施蒂特有資本一決高下,在這個大環境民主黨友好的競選週期裏,共和黨可能要費很大精力去保衛這個理論上本該穩贏的深紅州州長席位。

(王浩嵐,旅美自由撰稿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浩嵐 2018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