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中期選舉 深度 評論

美國中期選舉前瞻之二:寸土必爭的參議院,民主黨須苦戰求勝

民主黨通向多數的的道路雖然狹窄,但依然是可行的,只是需要一切條件都完美無缺。


倘若民主黨能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奪回參議院的控制權,特朗普政府在未來兩年中恐怕很難繼續任命自己心儀的行政機構人選,更無法現如今一樣大量任命任期終身的各級聯邦法官。 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倘若民主黨能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奪回參議院的控制權,特朗普政府在未來兩年中恐怕很難繼續任命自己心儀的行政機構人選,更無法現如今一樣大量任命任期終身的各級聯邦法官。 攝:Mandel Ngan/AFP/Getty Images

剛剛塵埃落定的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卡瓦諾任命風波,讓外界再次關注參議院在分權制衡體制中的重要角色。而在即將到來的11月中期選舉中,參議院也是兩黨博弈形勢最為微妙的戰場。

美國憲法規定,每州不論大小均有兩名參議員,因此50個州共100個席位,參議員任期六年,每兩年改選三分之一,從而分為Class I、II、III三個級別。參議院作為國會上議院,不僅在立法過程中起着舉足輕重的作用,同時也有掌握着行政司法機關人事任命的最終審核權。當前的參議院和眾議院一樣,皆被共和黨所把持。但共和黨輸掉2017年阿拉巴馬州的補缺選舉後,在參議院僅有51席的微弱優勢。這讓多數黨領袖米奇·麥康納爾(Mitch McConnell)很難開展工作,也給了民主黨阻撓特朗普(川普)政府議程的機會。倘若民主黨能在今年的中期選舉中奪回參議院的控制權,特朗普政府在恐怕再未來的兩年中恐怕很難繼續任命自己心儀的行政機構人選,更無法現如今一樣大量任命任期終身的各級聯邦法官。

按常理來說,已經有49席之多的民主黨人在這個大環境友好的競選週期,應該有很大機會奪回在參議院的多數黨機會,畢竟離簡單多數差不到兩個席位。然而,在今年中期選舉中將改選的35個參議院席位中,民主黨佔據了絕大多數,有26席之多(包括兩名和民主黨抱團的獨立人士),共和黨卻只需要保衞9個席位。

僅僅是數字上的巨大差距,還不足以說明參議院民主黨人所面臨的空前困境:多達10位今年尋求連任的民主黨參議員,來自於2016年特朗普所贏下的紅州,其中5位更是來自特朗普以壓倒性優勢勝出的深紅州。而共和黨所需要保衞的9個席位裏,只有內華達州參議員來自於希拉里(希拉蕊)所贏下的藍州。如此殘酷的選舉地圖,無疑是民主黨奪回多數黨地位路上的最大攔路虎,這也是為何大多數選舉預測機構雖然預測民主黨有很大機率贏得中期選舉,但繼續看好共和黨在選後繼續保持參院多數黨地位。

多達10位今年尋求連任的民主黨參議員,來自於2016年特朗普所贏下的紅州,其中5位更是來自特朗普以壓倒性優勢勝出的深紅州。

民主黨在這個競選週期之所以要保衞如此之多的參議院席位,和該黨在前三次參議院選舉所取得巨大成功有着直接聯繫。在1994年中期選舉慘敗之後,民主黨在2000、2006、2012連續三個競選週期中都在參議院選舉中取得了巨大成功,分別增加了4、6、2個席位,兩次成功幫助民主黨奪回參院的多數黨地位。從這個角度來看,在Class I 參議員選舉中,民主黨似乎總是福星高照,承着大環境的東風取得巨大成功。但是到了今年,民主黨若想在繼續保持連勝,恐怕需要不小的奇蹟。

機會雖小,卻並非不可能,民主黨通向多數的的道路雖然狹窄,但依然是可行的,只是需要一切條件都完美無缺。在這個競選週期剛開始時,共和黨本以為自己有機會在今年選舉中贏下大量席位,從而在參議院達到60票的超級多數。倘若希拉里是總統的話,恐怕這將會成為現實,但受困於中期選舉的魔咒,共和黨已經把目標改為全力保住他們現有的微弱多數,儘可能地增加一到兩個席位來幫助推行特朗普的國內議程。

今年的參議院選舉,類似於眾院和其他地方選舉,大概可以分為七種類型:民主黨穩贏、民主黨優勢巨大、民主黨佔微弱優勢、共和黨穩贏、共和黨優勢巨大、共和黨佔微弱優勢、勢均力敵(tossup)。需要說明的是,這種分類建立在對此前選情走勢的判斷基礎上,一方面並不能預見選前最後一個月的戲劇性變化,另一方面永遠不能排除政治生活中固有的不確定性——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正是最佳例證。

參議院選舉與總統選舉不同,參議員的黨派屬性其實在很多時候不如個人魅力來得重要。尤其是在中西部小州中,個人知名度和受歡迎程度比黨派屬性更能左右選舉的走向。

單純從紙面上來看,10位來自於紅州的民主黨參議員都應該處於非常危險的位置。但參議院選舉與總統選舉不同,單個參議員的黨派屬性其實在很多時候不如個人魅力來得重要。尤其是在中西部小州中,個人知名度和受歡迎程度比黨派屬性更能左右選舉的走向。這也是為何像北達科他和蒙大拿這樣自上個世紀以來就是共和黨重鎮的州,會持續選出民主黨參議員。所以在分析參議院選舉的時候,必須要將每個參議員及其對手的個人因素考慮進去。在每一個席位都無比重要的參議院中,「強調個人」這一特點也將被無限放大。

加利福尼亞州參議院席位的兩位民主黨候選人之一,現在美國參議員最老的成員(85歲),在任民主黨參議員戴安·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

加利福尼亞州參議院席位的兩位民主黨候選人之一,現在美國參議員最老的成員(85歲),在任民主黨參議員戴安·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攝: 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民主黨穩贏的十三州

加利福尼亞州(California): 身為世界第六大經濟體的加州在過去30年中都是民主黨和自由派的大本營,2016年大選中希拉里也在這裏以壓倒性優勢勝出。共和黨已經長達30年未曾在加州贏過參議員選舉了。由於加州特殊的選舉機制(初選頭兩名,不論黨派,晉級11月大選),共和黨今年甚至連候選人都沒有。兩位民主黨人將在選舉中一決高下,保證了民主黨將百分之百穩贏這場選舉。值得一提的是,在任民主黨參議員戴安·費恩斯坦(Dianne Feinstein)是現在美國參議員最老的成員(85歲),也是民主黨在位高權重的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上的頭號人物。費恩斯坦的中間派立場讓她飽受黨內自由派的詬病,她大選中的對手、前加州參議院議長凱文·德里昂(Kevin De Leon)也多次攻擊她的温和派意識形態與自由進步的加州價值觀不符。即便如此,費恩斯坦連任依然是大概率事件,加州自由派民主黨人恐怕還得繼續忍耐。

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 民主黨參議員克里斯·墨菲(Chris Murphy)在康州保持着居高不下的人氣。作為自由派的寵兒,墨菲經常作客各大媒體,也是民主黨反特朗普的幾位急先鋒之一。因控槍提議而聲名大噪的墨菲,被普遍認為是2020年潛在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一。而在自由派主導的康州,很難找出任何共和黨人能擊敗墨菲。倘若不尋求其他職位,年僅44歲的墨菲參議員還將有着很長的未來。

特拉華州(Delaware):作為東海岸藍州之一,特拉華一直推崇中間偏自由派的政治家,同時也能接受温和派共和黨人。這裏是前副總統喬·拜登的家鄉,但也曾多次選出共和黨籍的國會議員。不過在今年的選舉中,共和黨很難撼動特拉華州的政治巨人——民主黨參議員湯姆·卡帕爾(Tom Carper)。身為中間偏左派的卡帕爾自1970年代以來,歷任特拉華國會議員、州長等職務,自2000年第一次當選參議員以來,一直未曾遇到過任何麻煩。雖然有極左派候選人將在今年初選中挑戰卡帕爾,但除非有奇蹟發生,卡帕爾還將繼續擔任特拉華的資深聯邦參議員。缺乏合適候選人的共和黨也基本不對擊敗卡帕爾抱有任何希望。

夏威夷州(Hawaii):同樣是美國最藍的州之一,遠離本土的夏威夷自建州以來只曾選出過一位共和黨參議員。在2012年的參院選舉中,民主黨人廣野慶子(Maize Hirono)以壓倒性優勢擊敗了共和黨前州長琳達·裏格爾(Linda Lingle)。作為第一個亞裔女參議員的廣野慶子將在今年尋求連任。鑑於目前共和黨候選人連百科資料都沒有,民主黨大概率還將繼續他們在夏威夷的連勝記錄。

緬因州(Maine):一向特立獨行的緬因州不僅以龍蝦和風景聞名,同時也有愛選第三黨人士擔任公職的傳統。獨立人士安格斯·金(Angus King)在上世紀末兩次出任州長之後,於2012年重返政壇,在民主黨的支持下成為緬因新的資淺參議員。過去六年中均和民主黨抱團的金在緬因根基深厚,政治立場也符合普遍崇尚自由主義的緬因選民。在對手均不出名的情況下,金的連任只是時間問題,緬因也將繼續保持他們推崇獨立人士的傳統。

馬里蘭州(Maryland):自羅斯福新政以後,馬里蘭一直是美國自由派的大本營,也是民主黨最穩固的傳統票倉之一。在過去的幾十年中,自由派共和黨人曾一度也在馬里蘭的政治中保留着着一席之地,但隨着共和黨的整體右轉,馬里蘭已經30多年未曾選出過共和黨籍的參議員了。現任民主黨參議員本·卡定(Ben Cardin)自2006年當選以來一直保持着低調穩健作風,將在今年的大選中面臨着共和黨不知名候選人的挑戰。這種被共和黨抓來湊數的候選人所能做的只是避免共和黨完全無人的窘相,至於勝選的可能性?大概與火星撞地球一個概率吧。

密歇根州(Michigan):作為第一個上榜的「紅州」民主黨參議員,黛比·史黛比拿(Debbie Stabenow)在2000年第一次當選以來,一直保持着自由派的立場。若單純只看總統大選的結果,拿下搖擺州密歇根本該是共和黨今年的主要目標之一。但是,特朗普2016年在密歇根僅以不到1%的優勢勝出,如此微弱的優勢很難改變密歇根大體偏向民主黨的立場。過去幾十年共和黨的持續挫敗,也坐實了密歇根依然很難選出共和黨籍參議員的事實。即使在共和黨橫掃全國的2014中期選舉中,民主黨人加里·皮特斯(Gary Peters)依然以壓倒性優勢勝出。在過去兩次選舉中均以壓倒性優勢連任的史黛比拿,依然是被廣泛看好的一方。她的共和黨對手、非裔商人約翰·詹姆斯(John James)雖然履歷出色,但在缺乏知名度和競選資金的情況下,恐怕還是無法勝過史黛比納這樣的老牌政客。

明尼蘇達州(Minnesota):和其他中西部的傳統藍州一樣,大量明尼蘇達選民也在2016年倒向了特朗普,但希拉里最終還是以微弱優勢擊敗了特朗普,延續了民主黨在這裏的超長連勝紀錄。即使總統大選失利,明尼蘇達州的民主黨人依然保持着雄厚根基。民主黨籍參議員艾米·克羅布徹(Amy Klobuchar)是明州最受歡迎的政治家,應該會在尋求連任中毫無疑問地勝出。克倫布徹在反性侵等議題中的重要角色,讓她活躍在美國政壇熱門議題的最前沿,同時也被認為是未來潛在的總統候選人之一。意識到克倫布徹受歡迎程度的共和黨,壓根就沒想過能在今年選舉中擊敗她,早早把資源集中到其他可贏的選舉中去了。

新墨西哥州(New Mexico):跟絕大多數鄰居不同,新墨西哥州可謂是一片紅色河山中的藍色「飛地」。作為一個傳統藍州,新墨西哥在過去幾十年中僅選出了一位共和黨籍參議員——皮特·多米尼其(Pete Domenici)。在多米尼其結束其漫長的36年參議員生涯之後,共和黨就再也未曾染指新墨西哥州的參院席位。現任參議員馬丁·海因裏希(Martin Heinrich)在2012年首次當選,今年中期選舉將是他第一次競選連任。在這樣一個偏向民主黨的大環境裏,這位來自深藍州的國會山「頭號帥哥」海因裏希必然會輕鬆連任。

紐約州(New York)候選人克里斯蒂安·吉爾布蘭德(Kristen Gillibrand),又名陸天娜,在接棒希拉裏成為參議員之後,迅速左轉,現如今已是民主黨左派的代表人物。

紐約州(New York)候選人克里斯蒂安·吉爾布蘭德(Kristen Gillibrand),又名陸天娜,在接棒希拉裏成為參議員之後,迅速左轉,現如今已是民主黨左派的代表人物。攝:Andrew Lichtenstein/Corbis via Getty Images

紐約州(New York):和加州一樣,紐約州也是民主黨和自由派的鐵票倉。在1998年現任少數黨領袖查理斯·舒默 (Charles Schumer) 擊敗共和黨籍參議員阿爾·德阿馬託(Al D『Almato) 之後,共和黨再也沒能對民主黨產生過一點威脅。今年將參與中期選舉的是克里斯蒂安·吉爾布蘭德(Kristen Gillibrand),又名陸天娜。通曉中文的陸天娜曾在台灣、香港和北京等地居住過,對亞洲文化有很深理解。出身紐約的陸天娜曾是保守派民主黨眾議員組織「藍狗聯盟」(Blue Dog)的重要成員,但在接棒希拉里成為參議員之後,陸天娜迅速左轉,現如今已是民主黨左派的代表人物。在#MeToo運動和其他性別政治議題上一馬當先的陸天娜不僅深受自由派基層擁戴,也是紐約州最受歡迎的政客,被普遍認為是2020年民主黨總統提名最有力的競爭者之一。共和黨恐怕沒有任何機會擊敗在過去選舉中均贏下多達七成選票的陸天娜。

羅德島(Rhodes Island):羅德島民主黨參議員謝爾頓·懷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在2006年擊敗自由派共和黨人林肯·查斐(Lincoln Chaffee),一直保持着較高人氣。低調務實的懷特豪斯雖然媒體曝光度不高,但意識形態和投票紀錄讓他和自由進步的羅德島選民十分同步。而共和黨候選人則是前任州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特·弗蘭德斯(Robert Flanders),但弗蘭德斯顯然無法撼動受廣大選民愛戴的懷特豪斯,共和黨也不會把精力浪費在這條必敗的路上。

華盛頓州(Washington):位於西海岸的華盛頓州與其他傳統藍州沒有什麼本質區別。民主黨牢牢把握着聯邦和州一級幾乎所有重要職位。三屆參議員瑪麗亞·坎特維爾和她的本州同僚帕蒂·穆雷(Patty Murray)一樣,都是沒有什麼特點的傳統自由派政客。過去均以壓倒性優勢勝出的坎特維爾早早就鎖定下一任期,繼續其並不十分出彩的參議院生涯。共和黨候選人、前任州共和黨主席蘇珊·哈奇森(Susan Hutchison)只不過是濫竽充數,等待着在11月被「技術性擊倒「。

佛蒙特州(Vermont):和大多新英格蘭地區的成員一樣,佛蒙特州自上個世紀中期開始便徹底倒向民主黨,成為自由派的鐵票倉。不過直到今日佛蒙特州依然只選出過一位民主黨籍參議員,這一趣聞也讓很多人難以想像。畢竟今時今日,佛蒙特州最有名的政治家毫無疑問是自稱民主社會主義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作為獨立人士的桑德斯依靠左翼草根的支持,在2016年的民主黨初選中聲名大噪,差點把希拉里拉下了王座。在特朗普時代的美國,身為左翼民粹和進步主義代言人的桑德斯,繼續堅持傳播着他的理想主義。若不出意外,將再次以獨立人士身份參選的桑德斯必然會輕鬆勝選。比起今年連任的選情,桑德斯在未來兩年的動向(是否會再次挑戰白宮寶座)才更值得關注。

弗吉尼亞州(Virginia):在2016年大選中,弗吉尼亞是諸多南方前邦聯州里唯一支持希拉里的。作為華盛頓特區郊外的北弗吉尼亞地區近些年人口激增,大量湧入的北方移民和聯邦公職人員給民主黨提供了新的票源。民主黨也在過去幾次競選中成功利用了自己在北弗吉尼亞地區的優勢,在總統大選中實現三連勝。民主黨在2017年州長選舉中輕鬆勝出,也證明了弗吉尼亞已經重回藍州陣營的事實。參議員蒂姆·凱恩 (Tim Kaine) 作為希拉里的競選搭檔,在輸掉總統大選之後重回參議院,今年也將競選連任。在共和黨提名了極右翼分子、富有爭議的媒體評論員科裏·斯圖爾特(Corey Stewart)之後,凱恩的連任變得十拿九穩。畢竟共和黨都承認斯圖爾特是塊無法當選的材料,更無法擊敗浸淫弗吉尼亞政壇多年的凱恩。

現任參議員小鮑勃·凱西(Bob Casey Jr)是傳奇州長老鮑勃·凱西(Casey Sr)之子,作為民主黨中反墮胎翼領袖的凱西家向來在天主教人口眾多的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吃得開。

現任參議員小鮑勃·凱西(Bob Casey Jr)是傳奇州長老鮑勃·凱西(Casey Sr)之子,作為民主黨中反墮胎翼領袖的凱西家向來在天主教人口眾多的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吃得開。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民主黨優勢巨大的五州

明尼蘇達州補缺選舉(Minnesota Special):前民主黨參議員阿爾·弗蘭肯(Al Franken)因面臨多項性侵指控而引咎辭職。民主黨籍州長馬克·丹頓(Mark Dayton)任命了副州長蒂娜·史密斯(Tina Smith)作為臨時過渡人選。本以為只是過渡人選的史密斯卻選擇了參與這場補缺選舉,而在任議員的優勢也嚇跑了所有民主黨內潛在的挑戰者。在弗蘭肯辭職之後,共和黨一度認為找到了新的突破口,但隨着前州長蒂姆·普蘭提(Tim Pawlenty)選擇繼續角逐州長、前參議員尼爾·科曼(Nile Coleman)也拒絕出馬之後,「後繼無人」的共和黨只能再度拱手相讓,可能眼睜睜看着史密斯輕鬆連任。

新澤西州(New Jersey):自從自由派共和黨人克里福德·蔡斯(Clifford Chase)於1978年最後一次連任之後,新澤西共和黨人已經長達四十年未曾贏過一場參議員選舉。即便鄉村共和黨人(Country Club Republican)在州長選舉中一直保持着強有力的競爭力,整個黨依然無法找出能贏聯邦一級選舉的人選。過去幾年中一直被「胖小子」州長克里斯蒂陰影籠罩的共和黨人,在去年州長選舉慘敗之後,正在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但是,同樣處在政治生涯最低谷的民主黨籍參議員鮑勃·曼南德茲的糟糕選情給了共和黨一絲希望。曾貴為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曼南德茲因涉嫌貪污腐敗而被聯邦政府起訴,雖然最終躲過了牢獄之災,支持率卻也因此跌入谷底。曼南德茲的黑歷史給了共和黨候選人、前醫藥公司高管鮑勃·休根(Bob Hugin)大把可利用的材料。近期的民調顯示了休根正在縮小差距,只不過還是無法擺脱落後狀態。不管怎麼說,受傷的老虎也還是老虎,想要在新澤西這樣的深藍州扳倒曼內德茲這樣的老牌政客,休根怕是還需要更多利好因素。

賓夕法尼亞州(Pennsylvania):被稱為基石州的賓夕法尼亞向來是兵家力爭之地,特別是在特朗普意外成為自1988年來第一位贏得賓州的共和黨人之後,兩黨更要加大籌碼:共和黨嘗試鞏固特朗普所帶來的新選民,民主黨則立志要奪回失去的領地。對於民主黨來說,缺乏執政黨的包袱是他們今年中期選舉中的最大利好,良好的大環境讓民主黨保衞州長和參議員席位的挑戰輕鬆了不少。現任參議員小鮑勃·凱西(Bob Casey Jr)是傳奇州長老鮑勃·凱西之子,作為民主黨中反墮胎翼領袖的凱西家族,向來在天主教人口眾多的賓州吃得開。歷任州審計官,州財政部長的小凱西自2006年以壓倒性優勢擊敗裏克·桑托勒姆(Rick Santorum)之後,一直是最受歡迎的幾位參議員之一。凱西的共和黨挑戰者、極端保守派國會議員盧·巴雷塔(Lou Barletta) 缺乏個人魅力,其極端的意識形態也與相對温和的賓州選民不符。即便是受到了總統特朗普的全力支持,巴雷特還是在民調中大幅落後凱西。除非發生重大轉折,被廣泛看好的凱西將輕鬆連任。

俄亥俄州(Ohio):在傳統屬於民主黨票倉的大量俄亥俄選民在大選中倒向特朗普之後,民主黨籍參議員謝羅德·布朗(Sherrod Brown)確實在表面上看是處於一個十分危險的位置。身為民主黨左派代表性人物的布朗,也確實比大多俄亥俄選民的意識形態要更加自由。然而,不同於希拉里式的民主黨人,布朗依然在俄亥俄大批白人藍領中保持着穩定的支持率,同時也是極少數支持特朗普各種關税措施的民主黨人。藍領工人階級固然在2016年大選中拋棄了希拉里、轉而支持特朗普,但這不代表他們就會徹底投向共和黨的懷抱。共和黨原來的候選人、州司庫約什·漢德(Josh Handel)因家庭原因不再參選,失去了首選的共和黨人只能選擇了國會議員吉姆·雷尼西(Jim Renacci)。這一差強人意的候選人讓布朗的選情愈加看好,布朗也在民調中大幅領先缺乏知名度的雷尼西。連共和黨參議院領袖也公開承認,共和黨今年幾乎沒什麼機會贏下俄亥俄的參議員選舉。

威斯康辛州(Wisconsin):在意外以較大優勢擊敗前共和黨籍州長湯米·湯普森(Tommy Thompson)之後,譚米·鮑德温(Tammy Baldwin)成為了美國歷史上第一位「雙性戀」參議員。缺乏個人魅力、又同時處於政治光譜上最左端的鮑德温在過去幾年中受困於較低的支持率。共和黨人從競選週期的一開始就把鮑德温作為最可能被擊敗的民主黨參議員之一。但與共和黨期望所不同的是,特朗普在威斯康辛的低迷人氣讓本來政治生涯岌岌可危的鮑德温獲得了新的希望。在現任共和黨籍州長斯科特·沃克都開始落後於民主黨挑戰者的大環境裏,試圖挑戰鮑德温的共和黨候選人怕也很難掀起什麼波浪。鮑德温的選情雖不像其他民主黨同僚那般穩固,但肯定也是今年選舉中更被普遍看好的一方。

西弗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的選舉民調顯示前州長喬·曼欽(Joe Machain)大幅領先,這位極富「個人魅力」的民主黨人還是能依靠自己的個人品牌效應繼續在這個已經淪為深紅州繼續贏下去。

西弗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的選舉民調顯示前州長喬·曼欽(Joe Machain)大幅領先,這位極富「個人魅力」的民主黨人還是能依靠自己的個人品牌效應繼續在這個已經淪為深紅州繼續贏下去。攝:Drew Angerer/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民主黨佔微弱優勢的兩州

蒙大拿州(Montana):和大多地廣人稀的西部紅州不同,蒙大拿自建州以來就一直有着選民主黨籍政治家的傳統。不論是聯邦還是州一級的官職,民主黨在過去的一個世紀中都佔據着半壁河山。美國史上擔任參議院多數黨領袖最久的民主黨人麥克·曼斯菲爾德(Mike Mansfield)就來自於蒙大拿,前駐華大使麥克斯·鮑卡斯(Max Baucus)也穩穩地做了36年參議員。民主黨在過去的16年中一直掌握着蒙大拿的州長寶座,現任州長史蒂夫·布魯克(Steve Bullock)更是在特朗普擊敗希拉里的同時順利連任。現任參議員瓊恩·泰斯特(Jon Tester)是土生土長的蒙大拿人,中間温和的政治立場也讓蒙大拿人十分滿意。共和黨候選人、州審計長馬特·羅斯德爾(Matt Rosendale)既沒有雄厚的籌款能力,也缺乏必要的知名度。縱使特朗普下定決心要「搞定」與他有個人恩怨的泰斯特(泰斯特今年把特朗普提名的退伍軍人部長人選拉下馬),但最終結果恐怕還是眼睜睜看着民主黨保住他們在蒙大拿的一席之地。

西弗吉尼亞州(West Virginia):該州在進入本世紀以來急速右轉,先是在兩次投票給克林頓(柯林頓)之後拒絕了戈爾(Albert Gore),又在接下來的幾次總統大選中轉化為全美國最紅的州之一。特朗普更是在西弗吉尼亞贏得了接近七成選票。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在過去一個世紀都是民主黨鐵票倉的西弗吉尼亞如此迅速地轉向共和黨的懷抱呢?答案其實非常簡單:煤炭。西弗吉尼亞的絕大部分居民都是煤炭工人,在煤炭行業逐漸被新能源取代的這幾十年中,西弗吉尼亞居民的生活變得愈加艱難。對於他們來說,民主黨在戈爾和奧巴馬的帶領下大力推動環保和新能源措施來對抗氣候變遷,更是雪上加霜、傷口撒鹽的行為。就這樣,大量西弗吉尼亞選民開始拋棄了他們支持一輩子的民主黨,先是為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投票,繼而在地方上選出共和黨籍議員。

在經歷了奧巴馬八年之後,主導了西弗吉尼亞政壇八十年的民主黨已經幾近分崩離析。不過,西弗吉尼亞選民依然保留了對舊時代民主黨政治家的眷戀:前州長喬·曼欽(Joe Machain)就是最好的例子。曼欽一直保持着中間偏右派的投票記錄,他也多次和奧巴馬政府關於環保問題大打出手。擔任州長後一直保持超高人氣,也證明了他依然能在已經是深紅州的西弗吉尼亞輕鬆勝選。共和黨則堅持認為曼欽的好運氣已經到了頭,州總檢察長帕特里克·莫瑞斯里(Patrick Morrisley)成功獲得共和黨提名。但莫瑞斯里過去作為醫藥企業說客的黑歷史,以及其並非土生土長西弗吉尼亞人的出身(他曾參選過新澤西國會議員)讓他很難抗衡在西弗吉尼亞根基深厚的曼欽。目前民調顯示曼欽大幅領先,這位極富個人魅力的民主黨人還是能依靠自己的個人品牌效應,繼續在這個深紅州繼續贏下去。共和黨恐怕還是得等到曼欽退休的那一天,才能完成西弗吉尼亞的變天。

(王浩嵐,旅美自由撰稿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王浩嵐 2018美國中期選舉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