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驅逐難民、鼓吹脱歐、崇尚強力、熱愛中國——我和瑞典「超極右」九零後聊了聊

他們不會像特朗普一樣鼓吹簡單粗暴的MAGA(讓美國再次偉大),而是充滿鄉愁地提出類似的論調——「讓瑞典恢復它曾經的美好」。


在瑞典民主黨強勢崛起的陰影中,事實上還有一支更小、同時也更激進的政治力量——「瑞典另類選擇黨」,出於機緣巧合,筆者同瑞選黨的二號人物威廉·哈內(William Hahne)有過深入交流。圖為哈內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一場競選活動中發表演講。 攝:Erik Simander/TT News Agency/AFP/Getty Images
在瑞典民主黨強勢崛起的陰影中,事實上還有一支更小、同時也更激進的政治力量——「瑞典另類選擇黨」,出於機緣巧合,筆者同瑞選黨的二號人物威廉·哈內(William Hahne)有過深入交流。圖為哈內在瑞典斯德哥爾摩的一場競選活動中發表演講。 攝:Erik Simander/TT News Agency/AFP/Getty Images

2018年9月初的瑞典大選,曾讓整個世界為之側目。這個在外界眼中生活富足、與世無爭的北歐福利國家,在難民潮衝擊下,步德國、荷蘭、法國、意大利後塵,同樣見證了極右勢力的反彈與崛起——「瑞典民主黨」(SD,以下簡稱瑞民黨)在大選中獲得17.6%的選票,成為政壇一支舉足輕重的力量。

在瑞民黨強勢崛起的陰影中,事實上還有一支更小、同時也更激進的政治力量——「瑞典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 för Sverige,英文為Alternative for Sweden,以下簡稱瑞選黨)。這個極右小黨是德國同類政治運動的回聲,也是瑞民黨內部分裂的產物,後者當中更年輕、同時也更激進的成員同高層決裂,另起爐灶,打造了極右翼陣營中的「副牌」產品。雖然在剛剛結束的大選中僅獲得0.31%的選票,無緣議會席位。但它的存在,本身就是這一波極右崛起浪潮的另類註腳。

對於華語世界的讀者來說,距離遙遠、文化迥異的瑞典和它的極右派,彷彿只是一個遙遠傳說,而近期發生的中國遊客「受辱」事件和隨後節節升級的外交風波,則讓人對這個國家有了更為微妙的認識。即便如此,我們恐怕還是很難跳出自己的刻板成見——瑞典人難道不都應該是溫和內斂的嗎(甚至是所謂「白左聖母」)?他們的極右派是不是像美國「紅脖」一樣視野狹小,根本不了解當今世界?他們是不是對外國人都持毫不掩飾的敵視態度?他們是種族主義者嗎?甚至,他們是納粹的遙遠追隨者嗎(只是不敢公開說出口)?

出於機緣巧合,筆者同瑞選黨的二號人物威廉·哈內(William Hahne)有過深入交流。這位就讀於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金融專業的年輕政治人物年僅26歲,眼光並不封閉,他童年時曾在印尼生活,了解東南亞社會的疾苦,知道自己的優渥環境並非生來註定;他在中國大陸教過英語,遊歷過北京、上海、西安、蘇州等地,喜愛中國文化。儘管如此,這並不能阻止他堅定地站在極右陣營、並成為最激進的一份子,用他的話說,「人如果天真就會被利用,就像現在正在發生的這樣。全世界的人都在利用瑞典的天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陶麗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