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湯鈞佑:俄土關係升温,俄羅斯意圖何在?

當前俄土合作雖說看似各取所需、相互扶持,但彼此合作的契機,說到底仍是由於美國對其兩者的制裁,雙方迫於形勢不得不團結力抗美國。


遭到美國經濟制裁後,土耳其總統立即選擇致電普京(Vladimir Putin),為土俄開展能源與國防進一步合作而磋商,俄國外交部長更旋即造訪土耳其討論相關事宜。圖為2018年4月4日,普京和埃爾多安於土耳其、俄羅斯、伊朗三方首腦會議上。 攝:Tolga Bozoglu/AFP via Getty Images
遭到美國經濟制裁後,土耳其總統立即選擇致電普京(Vladimir Putin),為土俄開展能源與國防進一步合作而磋商,俄國外交部長更旋即造訪土耳其討論相關事宜。圖為2018年4月4日,普京和埃爾多安於土耳其、俄羅斯、伊朗三方首腦會議上。 攝:Tolga Bozoglu/AFP via Getty Images

在全球媒體目光聚焦在中美貿易戰、美國通俄門、歐洲難民潮等重大議題之上時,處於歐亞之間的土耳其很容易被忽略。但從未遂軍事政變、到擊落俄戰機事件、再到里拉匯率危機,土耳其始終對國際戰略均勢、尤其是美俄關係產生微妙影響。面對近期地區及國內危機,安卡拉動作不斷,對外先是9月初與伊朗及俄羅斯在德黑蘭召開三邊峰會,共同為敘利亞問題出謀劃策,對內則是為了解決經濟危機積極尋求外援,。作為世界前20大經濟體成員,穆斯林世界的中心國家,土國政治與經濟動態受到了全球的關注。

深究土耳其為何如此大張旗鼓,主要還是因為指責參與政變而拘禁美籍牧師布倫森(Andrew Brunson),因此遭到美國宣布對出口鋼鋁課以重税,使得里拉匯率暴跌,從而引發外交與貨幣危機。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Recep Erdoğan)更投書紐約時報,表示若美國無法尊重並理解土耳其主權,土美關係將置於危險境地,而土耳其也將尋找新的盟友。

從國際關係的層面來看,在加入歐盟暫時無望的前提下,土耳其勢必需要重新調整對外政策,將目光從傳統歐美大國身上轉移。一方面,埃爾多安此前表示,希望能加入金磚國家的合作關係,將「BRICS」發展為「BRICST」。另一方面,遭到美國經濟制裁後,土耳其總統立即致電普京,為土俄開展能源與國防進一步合作而磋商,俄國外交部長更旋即造訪土耳其討論相關事宜。綜合上述背景,不難推測埃爾多安所指的「盟友」,當中必定包含俄羅斯。

土耳其對俄羅斯究竟有何意義,讓俄羅斯願意在土耳其遭逢劫難的當下伸出橄欖枝?本文旨從俄土關係近年發展開始談起,分析土耳其對俄羅斯的國防與經濟戰略價值,並嘗試由宏觀角度探討俄土合作中是否存在變數與雙方關係穩定性。

在美國宣布對土耳其展開經濟制裁後,俄羅斯亦對土國伸出援手。俄國先是宣布對土耳其持公務護照的公民與企業家實行免簽,爾後亦提出兩國交易改以本國貨幣結算的提案,幫助土耳其渡過現實的匯率危機。圖為土耳其伊斯坦布爾。

在美國宣布對土耳其展開經濟制裁後,俄羅斯亦對土國伸出援手。俄國先是宣布對土耳其持公務護照的公民與企業家實行免簽,爾後亦提出兩國交易改以本國貨幣結算的提案,幫助土耳其渡過現實的匯率危機。圖為土耳其伊斯坦布爾。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俄土關係近年發展

21世紀初,普京與埃爾多安兩位強人領袖上台後,俄土關係由本來單純的經貿關係朝向戰略合作夥伴發展。2004年,兩國元首簽署《深化友誼與全方位夥伴關係聯合宣言》,強調提升雙邊關係並開展全方位合作,自此後兩國高層互動頻繁,不斷拓寬雙邊合作機制,並在政經領域中相互依賴。

然而,2015年11月土耳其在土敘邊境擊落一架俄羅斯戰機,引發土俄近年來最嚴重的雙邊危機。土耳其軍方聲稱該戰機多次侵犯土耳其領空,但俄羅斯則宣稱戰機一直在敘利亞領空內執行任務,並未進入土耳其領空。雙方各執一詞的情勢,也引發外界高度擔心俄羅斯與土耳其爆發軍事衝突。所幸,2016年6月埃爾多安親自致信普京就此事件道歉,也使得雙邊關係開始有所轉圜。

2016年7月,土耳其發生軍事動亂,西方國家對埃爾多安處理政變的措施多加批評,而俄羅斯則是第一時間力挺土耳其。經歷未遂政變後,埃爾多安首次出訪國家即是俄羅斯,除了與普京商討經貿與反恐領域合作外,更稱土俄關係將揭開新的一頁。

在美國宣布對土耳其展開經濟制裁後,俄羅斯亦對土國伸出援手。俄國先是宣布對土耳其持公務護照的公民與企業家實行免簽,爾後亦提出兩國交易改以本國貨幣結算的提案,幫助土耳其渡過現實的匯率危機。CONIAS智庫亦表示,雖然俄羅斯未必能在經濟問題中幫土耳其渡過難關,但俄方所展現的善意,足以讓土耳其了解其並非孤立無援。

國防戰略角度

自沙俄時期開始,土耳其位於黑海海峽的重要地緣位置便讓莫斯科公國垂涎。恩格斯曾在《土耳其問題的真正癥結》中敘述,誰能掌握博斯普魯斯(Bosporus)與達達尼爾(Dardanelles)海峽,便能隨意開放和封鎖通往地中海的通道。若土耳其不願放行,俄羅斯的黑海艦隊便出不了克里米亞半島上的塞瓦託斯波爾(Sevastopol)基地。普京亦曾表示,黑海區是俄羅斯重要戰略利益地區,是俄羅斯通往全球運輸航線的重要出口。

在北約對外規劃中,土耳其扮演與德國一南一北包夾俄羅斯的角色,北約更積極在土耳其推動導彈防禦體系。雖然當前土美關係惡化,及土耳其加強與俄羅斯的關係,並不代表土耳其將退出北約,但俄羅斯仍舊有意藉由加深俄土合作,以分化土耳其與北約間的關係。

而因與敘利亞相鄰,土耳其的立場對於俄羅斯對敘利亞政策能否成功至關重要。而土耳其為了避免美國暗中相助由庫爾德人為主體的敘利亞民主力量在敘利亞持續壯大,繼而鼓動庫爾德人獨立建國,也從本來欲推翻敘利亞政權的態度,轉而開始與俄羅斯合作。2016年年底,俄羅斯、土耳其與伊朗三國外交與國防部長在莫斯科召開會議,土耳其當場表態支持俄羅斯所提出的解決敘利亞問題路線圖,並同意致力於保護敘利亞領土完整。

再者,由於土耳其有不少車臣人後裔,加上雙方都是穆斯林信仰,使得土耳其與車臣之間有著密切的連結。而車臣問題一直是俄羅斯的燙手山芋,若稍有不慎將對俄羅斯從中亞向歐洲的輸油管道帶來巨大影響。據統計,目前約有2.5萬名車臣人在土耳其生活,近80個車臣分裂組織在土耳其境內活動。是故,俄羅斯急切盼望土耳其能在車臣議題中早日表態支持俄國政府。

對於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戰略上,土耳其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就購買量而言,土耳其本身即是僅次於德國之後,俄羅斯天然氣的第二大買家。

對於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戰略上,土耳其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就購買量而言,土耳其本身即是僅次於德國之後,俄羅斯天然氣的第二大買家。攝:Adem Altan/AFP via Getty Images

經濟合作觀點

俄羅斯與土耳其彼此經貿合作關係甚深,數年來彼此簽訂諸多大型合作項目,使得雙邊貿易金額急速成長。根據統計,至2016年,俄羅斯已是土耳其第一大進口來源國、第二大貿易夥伴與第二大出口目的地,土耳其亦為俄羅斯第五大貿易夥伴。在2014年克里米亞事件後,土耳其也是少數公開表示不會加入西方陣營制裁俄羅斯的國家。

對於俄羅斯天然氣出口戰略上,土耳其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夥伴。就購買量而言,土耳其本身即是僅次於德國之後、俄羅斯天然氣的第二大買家。2016年10月,俄羅斯與土耳其更簽署了「土耳其流管道建設協議」,預計建構兩條天然氣管道分支,一條直接將俄羅斯的天然氣輸送至土耳其,另一條則經由土耳其、繞過烏克蘭而輸送至歐洲。在當前俄羅斯經濟衰退與俄烏關係交惡的背景下,俄羅斯亟需藉助土耳其解決俄烏僵局,以實現對歐能源管線多元化的目標。

此外,由於土耳其極為重視自身軍事實力,光是2017年,土耳其花在防禦軍費的支出便超過120億美元,在北約各國中排行第7,僅次於美英法等傳統西方大國,使得俄羅斯對相關商機亦虎視眈眈,從2016年俄羅斯不顧美國強烈反對,而願意同土耳其簽署S-400地對空導彈系統的購買合同即可見一斑。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在競選時期便多次表達對普京的好感,而上任後也承諾將努力恢復雙方關係,但由於「通俄門」的指控,使得特朗普在美國對俄政策的布局中舉步艱辛。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在競選時期便多次表達對普京的好感,而上任後也承諾將努力恢復雙方關係,但由於「通俄門」的指控,使得特朗普在美國對俄政策的布局中舉步艱辛。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國仍是俄對外戰略最大變數

若欲探討俄土關係之將來,則必當考量當今國際政治霸主——美國所扮演的關鍵角色。事實上,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在競選時期便多次表達對普京的好感,而上任後也承諾將努力恢復雙方關係,但由於「通俄門」的指控,使得特朗普在美國對俄政策的布局中舉步維艱。然而,隨著該事件的調查不斷深入,至今卻仍沒有發現任何相關證據。基於此案件係美國主流反俄因素,此番挫敗讓特朗普更名正言順的與俄國公開交往釋放善意。

7月份在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舉行的「特普會」便是最佳例子:在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俄美關係降至谷底之際,特朗普對普京發送了雙方會談的邀約。兩位領袖在特普会的談話幾乎涉及了當今俄美關係的主要癥結:在朝鮮問題上,特朗普與俄羅斯均認為還有談判時間,完全不必緊張,在敘利亞事件中,特朗普甚至明確表達與俄羅斯就中東局勢展開合作的意願。總的來說,「特普會」 的確重啟了俄美關係的聯繫,兩國也願意加強對話,並在力量相對均衡的前提下相互協作。

此外,在近期沸沸揚揚的中美貿易大戰中,「連俄製華」的言論也開始悄悄出現。美國反華強硬派主張,若要真的制裁中國,就得納入中國現在的主要盟友,俄羅斯,形成「連俄製華」的局面。特朗普甚至曾在社群媒體帳號上稱,「建議只專注俄羅斯的傻瓜們,將注意力集中到中國。」而就俄羅斯當前對中國的態度而言,雖然政治接觸持續升温,但中國近年對「一帶一路」的推動,讓莫斯科極度擔心其在中亞與近海外的區域影響力會被北京所取代。美國國際利益中心國防研究主任Harry J. Kazianis撰文指出,雖然美俄之間仍為間諜問題紛擾不休,但比起一個日益強大,試圖推翻現有國際體系的的中國,美俄的爭吵幾乎不算甚麼大事,美俄關係極可能開始有巨大轉變,通過雙方彼此的重新審視,繼而聯合起來迎接強大的敵人(中國)。

當前俄土合作雖說看似各取所需、相互扶持,但彼此合作的契機,說到底仍是由於美國對其兩者的制裁,雙方迫於形勢不得不團結力抗美國。

由俄羅斯對外戰略來看,無論是加速俄國經濟現代化或者鞏固外交戰略地位,美國都具有重要的意義。2012年,普京上任時首份簽署的文件《關於實施俄羅斯外交措施方針的總統令》中,即明確指出俄國對美國的互動將基於平等與尊重利益為原則。克里米亞事件爆發後,2016年11月所出台的新版《俄羅斯聯邦對外政策構想》,亦同樣稱俄國願意在平等,尊重雙方利益,不干涉內政的基礎上進行對話,並在軍事等領域開展建設性合作。而在美國近年的對俄製裁紛爭中,若非制裁涉及關鍵核心項目,俄羅斯多以被動喊話姿態回應。學者柳豐華認為,俄羅斯的策略即是以拖待變,並透過出兵敘利亞等第三國事件,主動創造與美國合作的機遇與籌碼,改善美俄關係。

當前俄土合作雖說看似各取所需、相互扶持,但彼此合作的契機,說到底仍是由於美國對其兩者的制裁,雙方迫於形勢不得不團結力抗美國,若美國願意就對俄製裁釋出善意,俄土關係能否繼續維持,屆時也難以預料。是故,對於現今俄對土關係的評估,美國依舊是個最大變數。

(湯鈞佑: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湯鈞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