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深度 評論

華建平:彭斯開火,中美冷戰搭起新框架,但要如何長出肉來?

套用冷戰邏輯,如果之前美國對中國的戒心主要體現在圍堵/遏制(containment)上,彭斯則發出了明確的要推回(rollback)中國影響力的信號。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遜研究院發表針對中國的長篇演講,批判中國軍事、外交等多項政策。  攝: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在哈德遜研究院發表針對中國的長篇演講,批判中國軍事、外交等多項政策。 攝:Jim Watson/AFP/Getty Images

過去一週來,中美矛盾突然上了一個新台階。

本來看上去只是一個貿易爭端,自打美國總統特朗普在聯大發言時公開指責中國試圖干涉美國中期選舉,就突然升級成了敵我政治矛盾。

僅在過去幾天裏,就有了多則負面消息相繼傳出。美國海軍自己的艦艇在南海海域上遭遇中國軍艦的近距離對峙。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的訪華計劃也因為兩國之間的緊張情緒升温而被迫取消。白宮傳出曾經在年初考慮取消所有中國學生簽證。美國國土安全部則發出警告,認為一個中國政府支持的黑客組織在網上監聽和竊取美國企業的商業機密。彭博社更是曝料說中國政府通過電子設備代工廠插入後門芯片

這一串的負面消息,在10月4日終於達到了高潮,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院發表了針對中囯的長篇演講,歷數了中國政治的種種惡行,中美之間,彷彿徐徐降下一道鐵幕。

觀點不新,外交意義打折扣

彭斯演講的外交意義其實是大打折扣的,看上去反而更像一個為共和黨在中期選舉時催票的舉動。然而,彭斯的演講選在這時,可能反而是不想引起美國人的過多注意,而是向少數關注外交事務的人傳遞信息。

彭斯批評中國的觀點並不新穎。比如他指責中國國內的人權問題和宗教信仰自由問題、中國的人民幣外交、中國在南海的擴張、中國對於知識產權的竊取、中國在自由貿易上的不規矩⋯⋯這些都是中美之間廣為討論過的話題。而像中國對於美國大學與學術界的滲透、對校園裏言論自由氣氛的破壞,這些看上去是相對較新的觀點,但其實已經多次出現在媒體上。自打今年二月份聯邦調查局局長Christopher Wray在作證時提出中國學生間諜論,再加上幾名中國或華裔員工在今年相繼因竊密被捕,「千人計劃」(編按:中國一項海外高層人才引進計劃,受美國安全部門關注)和「FBI」等關鍵詞在華人學術圈裏早就不是什麼新鮮詞了。在特朗普時代新聞週期快了許多,這幾輪新聞下來,就彷彿也是發生了很久的事了。

而彭斯在演講中也沒有給出更多新而有力的證據。所有這些指責,引用的證據都是之前已經見過的、討論過的。這也就讓美國的主要媒體在報導此事時,不可避免地把焦點放到了最聳人聽聞、也最難以證明的——中國試圖干涉美國中期選舉上。幾乎所有美國大媒體的新聞標題都是「副總統彭斯指責中國試圖干涉美國大選」。

但到目前,美國確實沒有什麼有力的證據。彭斯又拿出了特朗普已經提過的《中國日報》在愛荷華州《Des Moines Register》發表的廣告:「這期插頁設計得就像新聞文章一樣,把我們的貿易政策說成是草率的,對愛荷華人有害的政策」。但其實,《中國日報》的這一做法已經做了許多年了,並非僅在這個選舉年才有。彭斯舉的另一個例子是中國在回應美國對華關税時,「他們專門針對了在2018年選舉時會有重要地位的州和產業」。然而,這也是很多國家回應美國關税懲罰的常見做法,比如歐盟就選擇了對重要搖擺州威斯康星的美國標誌性企業哈雷摩托車公司提升關税。如果按這一標準,歐盟也是在干涉美國中期選舉無疑。筆者認為,這些用來證明中國干預美國中期選舉的證據意義甚微,只是彭斯不敢推翻特朗普的指示,還要把這些指示深刻地納入美國的政治議程。

這樣一來,彭斯演講的外交意義其實是大打折扣的,看上去反而更像一個為共和黨在中期選舉時催票的舉動:中國不想讓特朗普當選,所以大家趕快出來投票保他!然而,用這種方式來為共和黨催票未免過於瘋狂,更何況現下正漸入高潮的「大法官任命」一事早就蓋過了其他熱點,成為了影響中期選舉的更大變數。再加上中國正值十一(編按:中國國慶)假期,所以彭斯的演講選在這時,可能反而是不想引起美國人的過多注意,而是向少數關注外交事務的人傳遞信息。

中美冷戰,早已開始。所謂冷戰,就是雙方都相信,自己的制度是優越的、自己的經濟體系是優越的,自己最終會在這場耐力比拼中勝出。圖為2018年8月,中國江蘇省張家港的工人在一個港口卸下一袋化學品。

中美冷戰,早已開始。所謂冷戰,就是雙方都相信,自己的制度是優越的、自己的經濟體系是優越的,自己最終會在這場耐力比拼中勝出。圖為2018年8月,中國江蘇省張家港的工人在一個港口卸下一袋化學品。攝:Johannes Eisele/AFP/Getty Images

中美冷戰搭起架子,但不知要如何長出肉來

套用冷戰邏輯,如果之前美國對中國的戒心主要體現在圍堵/遏制(containment)上,彭斯則發出了明確的要推回(rollback)中國影響力的信號。

彭斯的演講,確實是中美關係的一個重要事件。放下這表面上的特朗普式誇張不談,內裏也確實反應了美國整體上對華情緒的轉變。普通美國民眾看待中國,雖然不能說是「敵人」,但是確實是放在了最重要的「對手」的位置上。

經過2016年大選,美國左右兩派都意識到了來自中國的影響之深遠。之前他們試圖通過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融入美國建立的世界經濟體系,以期改變中國。但是這種改變是雙向的,最終中國模式開始影響到美國自己。最早,這種逆向影響只是被動的——美國製造業外遷引發美國工業區的衰退——但到最近,中國已經可以通過其強於往日數倍的經濟實力,來影響美國公司的決策及學術研究方向;中國還頻頻利用媒體來打造自己在美國的形象。

中美冷戰,早已開始。所謂冷戰,就是雙方都相信,自己的制度是優越的、自己的經濟體系是優越的,自己最終會在這場耐力比拼中勝出。此時,美國發覺中國模式開始出現在美國,對現代美國政治體系的三大支柱:企業、學校和政府運作產生了影響。套用冷戰邏輯,如果之前美國對中國的戒心主要體現在圍堵/遏制(containment)上,彭斯則發出了明確的要推回(rollback,在政治學裏指的是以強硬手段達成一個國家的主要政策改變)中國影響力的信號。在冷戰期間,美國的推回政策主要作用在那些共產主義擴張的地區(比如韓戰就是推回戰略的產物),而這一次,卻是實實在在地發生在美國本土了。美國上一次這麼做,可能還要追溯到1950年代的麥卡錫主義。

但是如何推回,美國其實是沒有譜的。中國勢力在全球的擴張,並沒有選擇和美國正面對抗,而是選擇了那些美國不屑於或無暇顧及的地區,比如中亞和非洲一些國家。中國也選擇了和美國不同的滲透方式:美國喜歡意識形態上的滲透,用自由民主來吸引當地民眾;中國則是人民幣外交,和當地的權勢人物做交易。所以中國並不準備替代美國在國際事務上的角色,而是在摸索自己的路。這也讓美國一時間沒有好的回應方式,更何況特朗普「美國優先」的信條也不方便美國大把地使用金元外交與中國競爭。

彭斯演講雖然涉及了很多問題,但是在美國將會採取何種行動上,卻完全不像演講前半部分那樣全面應戰。可以說,彭斯試圖構建了一個戰略的大架子,卻還不知道如何讓骨頭長出肉來。

所以,彭斯演講雖然涉及了很多問題,但是在美國將會採取何種行動上,卻完全不像演講前半部分那樣全面應戰。可以說,彭斯試圖構建了一個戰略的大架子,卻還不知道如何讓骨頭長出肉來。在彭斯的「美國共識」統一戰線裏只提了三個領域:企業,媒體,和學術界,可見,轉了一圈,彭斯還是回到了「美國優先」的路上,其他那些國際事務,其實美國還來不及管——推回要從自己家裏做起。

這樣對比演講的前後兩部分,就感覺有點虎頭蛇尾。就好像彭斯攤出了一串的牌,看上去好像逼着中國全方位應對,但是最後卻明顯暗示,其實現在美國只打這幾張牌,你們想想怎麼回應吧。

2018年10月1日,美國與加拿大談成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名稱可望改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維繫美、加與墨西哥三國自由貿易區架構。

2018年10月1日,美國與加拿大談成新版北美自由貿易協定(NAFTA),名稱可望改為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維繫美、加與墨西哥三國自由貿易區架構。攝: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USMCA完成,是時候增強對華籌碼?

隨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有譜了,其他盟友也很有可能順勢加入,美國才可以定下心來,有了和中國進行長期持久戰的信心。這等於是繞了一個圈子,又開始向TPP和世貿組織的思路靠攏。

對於特朗普政府,口頭上叫得如何兇猛,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特朗普自己真的想好了沒有?美國和北韓的關係在一年前還前所未有的緊張,只是金正恩一紙修書,就得以立刻翻轉。所以今天美國不管是特朗普還是彭斯、口氣有多強硬,都可以只是談判的籌碼。

但為什麼在這時候?

彭斯選在這時發表演講,正好是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達成新協議之際。在此之前,美國也和韓國更新了自貿協議。加拿大和墨西哥是美國最大的貿易伙伴,一旦自貿協議停擺就會給這三個國家帶來巨大的損失。新的自貿協議不僅解決了美國貿易的最大不確定性,讓美國無數農民和企業安下心來,也給美國接下來與歐盟和日本達成新的經濟協議提供了一個可操作的框架。

新北美自由貿易協定表面上是特朗普政府的勝利,但是仔細看,加拿大和墨西哥沒有付出什麼,北美自由貿易協定基本沒有受到影響。外界所關注的,加拿大交出的奶製品市場,其實本來就是在TPP中要交出的,也準備在其與歐盟的談判中交出;反而加拿大還藉此讓美國放棄了單邊關税制裁的能力,並進一步打開了美國的糖業等市場。

新的自貿協定雖然限制了墨西哥的汽車對美出口,但是因為美國汽車市場穩定,所以並不影響當下的生產和出口。而超額後的2.5%的税,恐怕也無法讓那些車企回遷美國。

而在美國和韓國的自貿協定中,韓國只是象徵性地提升了給進口汽車的配額,但其實美國車企連當下的配額都沒有用滿。這些都表明,雖然這幾個談判對象都遠比美國依賴出口,但是美國並沒有能拿到更好的條款,現在的協定,更接近被替代的自貿協定,或者TPP的協定。

之所以有這個情況,說明特朗普政府的思路在轉變。

特朗普上台後在貿易領域全面出擊,不管是盟友還是敵人,一齊打過去。Lighthizer很明顯想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上貫徹自己的理念,但是最終沒有實現。

在貿易問題上,美國貿易代表Lighthizer是個極端派,他認為美國應該有單邊行動的能力,讓中國進入世貿組織是個錯誤,所以應該繞過WTO對華進行制裁。但反對Lighthizer的人認為,還是應該以世貿組織為中心,聯合世貿組織的其他國家,不是針對具體的產業和行為,而是從整體上共同修訂規則逼中國改變。從一定程度上,TPP就是這樣一個美國來定規則、迫使中國接受的計劃。

特朗普上台後在貿易領域全面出擊,不管是盟友還是敵人,一齊打過去。Lighthizer很明顯想在北美自由貿易協定上貫徹自己的理念,但是最終沒有實現。這很可能是因為,一來這樣的協定有可能會在國會遭受阻擊,畢竟國會裏這些盟友國家的支持者甚多;二來美國也確實難以多線作戰,反而更需要盟友和自己共同作戰,快快和盟友簽約對自己更好。不過,這也就讓美國的談判籌碼變弱了。

所以隨着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有譜了,其他盟友也很有可能順勢加入,美國才可以定下心來,有了和中國進行長期持久戰的信心。這等於是繞了一個圈子,又開始向TPP和世貿組織的思路靠攏。

當然,特朗普政府從來都有不止一個思路,他們內部的矛盾,永遠比他們對華的外在態度更復雜、更難以預料。所以沒人知道美國在接下來的談判中會有多強硬,或多務實。這些在彭斯的演講中是看不到的,只有時間能做出回答。

(華建平,自由撰稿人,美國時政觀察者)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華建平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