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s New

晚報:港府刊憲取締,「香港民族黨」成香港主權移交後首個被禁止運作組織


2018年8月14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應邀到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會址發表演講。  攝:林振東 / 端傳媒
2018年8月14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應邀到香港外國記者會(FCC)會址發表演講。 攝:林振東 / 端傳媒

港府刊憲取締「香港民族黨」

港府今天刊憲,公告保安局局長李家超行使《社團條例》第8(2)條賦予權力,命令即時禁止「香港民族黨」在香港運作或繼續運作李家超隨後會見傳媒,指民族黨自2016年3月28日成立以來,以建立「獨立的香港共和國」為公開綱領,嚴重違反《基本法》。

李家超指出,民族黨有實質行動去實現鋼領,包括制定四年計劃、申請成立公司、報名參選立法會等,加上民族黨曾表示會採取包括武力等一切抗爭手段,故基於中國國家安全及香港公共安全考慮,決定禁止民族黨運作。

李家超解釋,自港府今天刊憲起,民族黨即被視為「非法社團」;民族黨幹事或成員可於30天內向特首會同行政會議上訴,惟禁令於上訴期間維持有效。

李家超回應傳媒提問期間,多次強調其決定符合《香港人權法案條例》,並指出結社、言論自由等並非全無限制。

中國國務院副總理韓正上月在北京接見李家超所率領的香港紀律部隊訪問團時,曾表示不能容許任何危害中國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共中央權威及香港《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大陸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今天有記者問及李家超,韓正的這番說話有否影響當局決定。李家超強調,他作出決定前考慮的包括警方助理社團主任的建議、民族黨及其代表的申述、以至香港相關執行法例;他又強調,相關決定由他自行作出。

李家超又指,已經向民族黨相關人士提供說明其考慮因素的文件,但不打算公開交代細節。

就涉及非法社團的罪行,監禁年期最高為兩年至三年

據李家超解釋,涉及非法社團的罪行包括——擔任任何非法社團的幹事、以及作為管理或協助管理非法社團的人;擔任非法社團成員,或以非法社團成員身份行事,或參加非法社團集會,或向非法社團付款或給予援助;而任何人明知而容許非法社團集會在其房屋、建築物或地方舉行,同屬犯罪。

上述罪行的刑罰包括罰款及監禁,監禁年期最高為兩年至三年。

建制派、港澳辦、中聯辦等歡迎港府取締做法

就港府正式取締民族黨,香港建制派普遍表示歡迎。其中,工聯會會長吳秋北今早在 Facebook 發文形容消息「大快人心」,並批評此前有「港獨敗類」玩弄程序、政府、司法,又強調「港獨」與中國國家民族為敵、與全民根本利益相背、跟《基本法》相違,是自尋死路、自取其辱。

立法會建制派議員何君堯接受親中媒體訪問時表示,港府取締民族黨「合情合理、仁至義盡、順理成章」,並指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等人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咎由自取」。何君堯又呼籲港府對其他「港獨份子」、包括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等嚴肅處理。

另外,中國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今天發表聲明,重申中央政府對「港獨」組織及其活動零容忍,並堅決支持港府依法取締香港民族黨,形容這是維護中國國家安全及香港法治的「應有之舉」。

而據新華社報導,中聯辦負責人回應時形容「包括700多萬香港同胞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均對「港獨」零容忍。中聯辦負責人批評民族黨公然主張和宣揚「港獨」,有組織、有預謀地從事意圖分裂中國的活動,嚴重違反中國憲法、香港《基本法》及香港本地法律。

香港民族黨為首個公開支持「港獨」的政黨

香港民族黨於2016年3月成立,為首個公開支持「香港獨立」的政黨。民族黨主張香港於英殖時代逐漸形成獨特的社會、經濟、政治、文化等,促成港人在無意識中、在客觀條件上成為一個民族,而自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中共以來,香港受大陸的「殖民壓迫」,港人在「外來者入侵」下形成群體意識,並進一步發展成民族意識。

民族黨以「民族自強,香港獨立」為目標,黨綱包括建立獨立和自由的「香港共和國」;捍衛港人利益;鞏固香港民族意識,確立香港公民定義;支持並參與一切有效民主抗爭;廢除未經港人授權的《基本法》,並由港人自行制訂香港《憲法》等。

2016年,陳浩天遞交表格以報名參加立法會新界西地方選舉,但以欠缺法律依據為理由而拒絕簽署承諾擁護《基本法》的「確認書」。最終,選舉主任以陳浩天宣揚「港獨」、違反《基本法》及不符合立法會條例規定為由,裁定陳浩天的提名無效,令陳浩天成為首位因相關條例而被褫奪選舉資格的參選人。

國際特赦組織發表報告,揭中共大規模關押、再教育新疆穆斯林

國際特赦組織(AI)今天發表調查報告,揭露中共政權大規模拘捕、扣押、「再教育」新疆穆斯林的狀況。報告引述曾被關押於「再教育營」的人士稱,當時被施以酷刑虐待,包括連續12小時被扣在鐵欄上、在吃飯前被迫呼喊「習近平萬歲」等。

報告又提到,中共行動導致大量父母與子女骨肉分離。無人照顧的兒童當中,較年長的會被送到國營「職業培訓中心」,年幼的則會被送到「福利中心」。

報告又指,中共政權正在海外招募間諜,令已移居海外的新疆人感到壓力。他們會遭受威脅,被告知若態度不合作就會導致仍在新疆的親屬被拘押。由於不知道誰人會向中共披露消息,這些海外穆斯林社群之間充斥互相懷疑、不信任及排斥。有一度成功逃往海外的新疆穆斯林因為擔心連累家人,最終返回中國接受關押。

國際特赦組織在中國大陸境外訪問了逾100人,其中包括聲稱曾被關進「再教育營」並遭受酷刑對待、瞭解營內狀況的人,以至有親屬在新疆失蹤、相信他們被關進「再教育營」的人。

國際特赦組織敦促中共政權,除非有實質證據證明「再教育營」中的在囚人士曾經從事違法行為,否則應立即釋放他們;而且在此之前,中共應確保所有被囚人士享有會見律師、家人的權利,並免受酷刑和不人道對待。

國際特赦組織亦促請國際社會停止將面臨人權威脅的維吾爾族及哈薩克人遣返中國大陸,同時確保他們可以公平地申請庇護,並讓尋求庇護者擁有重建生活的機會。

此前,國際組織「人權觀察」、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等先後發表調查報告,均指控中共有系統地侵犯新疆穆斯林的人權,包括肆意關押、嚴控行動及思想等。

日本引消息報導,日中最快下月敲定建立「創新對話機制」

據日本共同社報導,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期望於下月訪華期間與中方就建立「創新對話機制」達成共識,以開拓日中尖端科技合作磋商渠道。

報導引述消息人士透露,安倍希望於訪華期間敲定建立「創新對話機制」,並於今年內與中方召開首次會議。報導指,早在今年5月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問日本時,已跟安倍就相關機制達成初步共識,中方其後再三要求儘早設立機制。

報導指,日方希望通過相關對話機制,妥善管理日本企業的知識產權,防止中國官方或民間企業的侵權行為。而中方則希望通過機制,聯合日本抗衡美國,同時加強與日本在尖端技術領域上的合作,以推動「中國製造2025」戰略。

初步點票顯示反對派候選人贏得馬爾代夫總統選舉,或終結當地親中政策

馬爾代夫於當地週日(23日)舉行總統選舉,官方公布初步點票結果,顯示反對派侯選人索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得票逾58%,領先現任總統亞明(Abdulla Yameen)約17個百分點。

索利赫已率先宣稱勝選,並呼籲亞明尊重人民意願、移交權;但索利赫亦呼籲反對派支持者冷靜、靜候官方於本週六(29日)宣布正式點票結果,以防止支持者與親政府派系發生衝突。

今年初,馬爾代夫最高法院頒布裁決,推翻針對多名反對派政客的「參與恐怖活動」定罪及刑罰,多名流亡海外的反對派領袖隨即蘊釀返國。然而,總統亞明突然頒布緊急狀態令,並推翻最高法院裁決,甚至拘捕最高法院法官,引發馬爾代夫政局混亂。

本屆大選前,外界普遍預料亞明能順利連任;然而,選舉投票率最終高達89.2%,並出現意料之外結果。

外界如今關注馬爾代夫可能即將出現的政權更迭,將如何影響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亞明在任期間立場親中,加入「一帶一路」倡議以來獲中方提供約20億美元貸款,以支持多項大型基建計劃;然而,馬爾代夫輿論開始質疑政府將無力償還巨債,最終墮入中方的「債務陷阱」、被迫答應中方於馬爾代夫境內興建軍事基地的要求。

相反,反對派早在選前承諾,索利赫一旦當選將檢討與中方簽訂的多項投資計劃。儘管馬爾代夫官方目前僅宣布了初步點票結果,但印度政府已經率先祝賀索利赫當選,也凸顯印度與中國借馬爾代夫選舉及政局的幕後角力。

香港電影製片家協會選出以《紅海行動》代表香港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香港電影製片家協會宣布,協會董事局投票挑選出以《紅海行動》代表香港角逐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然而,《紅海行動》在大陸被形容為「主旋律電影」,其作為「香港電影」的代表性備受質疑。

《紅海行動》由博納影業發行,由香港導演林超賢執導,劇本以2015年大陸政府撤離也門僑胞行動作為藍本,電影中絕大部分為大陸演員。《紅海行動》於大陸票房錄得逾36億人民幣,香港票房則近1000萬港元。

中國官媒《人民網》此前曾轉載評論文章,讚揚《紅海行動》「帶着中國主旋律電影漸入佳境」、是主旋律作品的巔峰代表作;評論指,《紅海行動》「將枯燥無味的主旋律思想融入觀眾的觀影感受中,在無形中宣傳了主流價值觀,傳達了大國(編註:指中國)意志」。

早在今年3月,中國全國政協委員成龍曾公開表示今後再無中國(大陸)電影與香港電影之分,並指「現在只有一種電影叫『中國電影』,香港電影也是中國電影」。相關言論惹來香港輿論爭議。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