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張躍然:特朗普時代的美國勞工運動,觸底反彈還是釜底抽薪?

在特朗普執政的第一年,美國的工會會員總數不降反升,佔全體勞動力的比例也沒有進一步下跌。美國工會自1980年代以來的頹勢,似乎被打斷了。這一現象與特朗普的施政之間,存在什麼關聯嗎?


在特朗普執政的第一年,美國的工會會員總數不降反升,令人矚目的是工會成員在白領職業和技術行業中的快速增長。 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在特朗普執政的第一年,美國的工會會員總數不降反升,令人矚目的是工會成員在白領職業和技術行業中的快速增長。 攝:Spencer Platt/Getty Images

特朗普(川普)在2016 年贏得美國總統大選,曾讓無數觀察者感到驚訝。在人們為這一事件尋找各種解釋的過程中,「白人工人階級」(white working class)逐漸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一時間,媒體上出現連篇累牘的對於白人工人階級生活狀況和政治觀點的大量報導。而在學術界,以社會學家Arlie Hochshild所著的《自己土地上的陌生人》(Strangers in Their Own Land)為代表的學術研究,也激起了對於白人工人階級的大量討論。

漸漸地,一種主流敘事開始形成——新自由主義下的政經變遷導致白人工人階級生活水平顯著下降,而在種族主義的影響下,他們的不滿轉化為對少數族裔和移民的排斥,變成對特朗普的支持。

這種敘事其實在很大程度上並不符合事實,但無論如何,它的確讓「工人」和「階級」成為談論美國政治的關鍵詞彙,這在階級話語曾經被嚴重邊緣化的美國輿論界來說或許是好事。但耐人尋味的是,即使勞工和階級話語被看作是解釋「特朗普為何獲勝」的關鍵因素,但當人們觀察特朗普執政後的美國社會變遷時,對勞工運動和工人階級的關注卻十分不足。提到這兩年美國社會的政治發展新動向,人們最先想到的往往是以「婦女大遊行」和「科學大遊行」為代表的大規模街頭行動、另類右翼運動的活躍、以及社會主義左翼組織對美國青年人的吸引力。

然而,特朗普執政後的美國勞工運動,也表現出一系列值得關注的新特徵。這些新特徵代表着怎樣的勞工運動發展方向?這對美國社會來說又意味着什麼?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張躍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