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殤 深度

香港如何成為疫苗天堂?中介和內地媽媽這樣說

中國疫苗被爆造假前後,一批迷茫的父母依著攻略帶子女來港打疫苗,造就了香港的疫苗產業。內地父母湧港打疫苗,會不會成為新一重的「中港矛盾」?


2018年7月24日,一間接受疫苗接種的香港私人診所內,護士從冷藏櫃中取出疫苗。 攝: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2018年7月24日,一間接受疫苗接種的香港私人診所內,護士從冷藏櫃中取出疫苗。 攝: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三對父母在週末時帶住小孩,坐高鐵過來香港,坐挺久的,十小時?見到他們在火車上真的很辛苦,因為孩子很小,整個晚上幾乎都睡不了覺,要餵奶、要照顧他們,第二天孩子的媽媽跟丈夫說,回去的時候貴點也要坐飛機,太累了。」郭絲露為了讓孩子在香港接種疫苗,暫居廣州娘家半年,丈夫從北京坐高鐵探望妻兒的途中看到其他父母的苦況。「我那時也很猶豫,孩子要與爸爸分開六個月,不在北京住,還是放棄打疫苗?」

中國網上一篇關於狂犬疫苗造假的文章《疫苗之王》,再次引爆民眾對疫苗安全的憂慮,到香港打疫苗的攻略在各大網站上湧現,上至中港兒童疫苗之異同、公私立醫療機構的預約方法,下至來港事前準備、交通方式以及醫療機構附近的旅遊地點,鉅細靡遺。「很多爸爸媽媽覺得,香港好遠,人生地不熟,去了也不知道到哪裏、怎樣接種。」為了這些迷茫的父母,曾是記者的郭絲露曾寫過數篇香港疫苗攻略,雨後春筍般冒起的內地醫療中介,亦對準了這個市場。

「早幾年不是很流行打HPV子宮頸癌疫苗嗎?很多內地人都要來香港打,當時大陸還沒有,我們看中了這點,所以建立了優鯨健康。」擁有逾十年醫療營銷經驗的業務渠道總監蕭鎮賢說。「優鯨健康」創立於2016年中,是一間主打跨境醫療的中介機構,中介範圍由注射疫苗、身體檢測,涵蓋至基因檢測及醫學美容。創辦人趙磊同時亦是互聯網公司「港漂圈」及跨境電商「香港範兒」的合夥人。

「不太貴、監管嚴、疫苗新」,是優鯨健康的推廣文章中概括出來的香港打疫苗情況。其中他們向客戶最為強調的一點是「監管嚴」,形容香港有「三管齊下」的體制,分別在來源、監控及保存三方面下手。

香港監管好,疫苗全

香港的疫苗均是由政府物流服務署為衛生署統一招標,從全球採購進口,疫苗須有國際性權威機構認可,例如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歐洲藥物管理局(EMA)、澳洲醫療用品管理局(TGA)等,代表疫苗在進口前已通過其他國家的臨床試驗和嚴謹審批。同時,製造疫苗的藥廠亦須合符生產質量管理規範標準(Good Manufacturing Practice,GMP),確保產品安全。

在香港,疫苗受到與藥物同樣的法例規範,其註冊及進口需通過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審批,確保疫苗「符合安全、成效和素質方面的標準」;若任何人銷售或分銷未經註冊的疫苗,違者最高罰款十萬港元及監禁兩年。香港只在2005年曾發現有未經註冊的流感疫苗流入市面,以及近期懷疑有診所販賣水貨HPV疫苗,但沒發生過已註冊疫苗偷工減料、名不符實的事故。

2018年7月24日,香港一家診所內的兒童疫苗。

2018年7月24日,香港一家診所內的兒童疫苗。 攝:Imagine China

從事進出口的批發商牌照同樣由藥劑業及毒藥管理局負責發牌,牌照持有人有責任確保疫苗運輸及貯存於合適的條件下。「診所要訂疫苗,要跟藥廠的Sales(銷售員)訂,Sales就會落Order(訂單),藥廠就安排一間物流公司送去那間診所」,蕭鎮賢解釋說,藥廠通常有指定的物流公司,嚴格監控運輸溫度維持在攝氏2至8度,運送後亦須冷藏在固定的溫度。香港政府同時規定牌照持有人須設立疫苗回收機制,當發生疫苗事故時能迅速回收有問題疫苗。

衛生署也有自己的一套監測機制:旗下藥物辦公室的藥商牌照及監察部會巡察持牌商號的處所,抽取疫苗樣本進行化驗;同樣隸屬藥物辦公室的藥物警戒及風險管理部亦會監測市面上銷售的疫苗。「無論在公立醫院還是私立機構,疫苗接種者都會得到一張疫苗接種卡,一旦疫苗發生問題,會馬上聯繫接種者」——優鯨也在其文章中向讀者強調了這點,假若疫苗有任何不良反應報告或投訴,該部門會聯繫已接種人士並跟進處理。

「我的原則不是安全與不安全,而是有與沒有的問題。有些疫苗是內地沒有的,但是我又覺得有必要一定要打,我就會去香港打。」郭絲露曾是專責食品及藥品新聞的資深記者,同時她也是一位兩歲小孩的媽媽,以及育兒公眾號「麼麼媽要噠噠」的寫手,她寫了數篇赴港打疫苗的攻略,可是在被問及會否推薦內地媽媽到港打疫苗的時候,她的側重點卻不在疫苗的安全性,而是著眼在接種疫苗的必要性。

「因為我之前是跑食品及藥品這兩條線,我問很多醫生及其他的同學,他們都會建議可以打(肺炎鏈球菌及輪狀病毒疫苗),包括在WHO(世界衛生組織)北京代表處那些人都說應該打,因為這兩種雖然不是大陸這邊的一類疫苗,但卻是WHO建議打的,以及我身邊有些媽媽,他們的小孩得了輪狀病毒,覺得挺辛苦的......」郭絲露如此道。

郭絲露在2016年時,帶著兩個月大的兒子遠赴香港注射十三價肺炎鏈球菌疫苗,當時內地只引進七價肺炎疫苗,「我打過電話問北京所有私立醫院,他們都只是有七價,我的想法是既然有十三價,為甚麼不去打呢?」並且,由於該疫苗在內地的許可證過期,美國輝瑞藥廠已在2015年3月停止供貨,即內地存在一段長達兩年的肺炎疫苗「真空期」,直到2017年3月十三價肺炎疫苗才在內地上市。至於輪狀病毒疫苗,2016年時內地只有國產的「羅特威」,每年須口服一次;可是香港卻有分別由葛蘭素史克藥廠及默沙東藥廠製造的兩種輪狀病毒疫苗,只須口服兩至三次就可終身免疫。

擁有逾十年醫療營銷經驗的「優鯨健康」業務渠道總監蕭鎮賢。

擁有逾十年醫療營銷經驗的「優鯨健康」業務渠道總監蕭鎮賢。攝:林振東/端傳媒

除了郭絲露提及的肺炎鏈球菌及輪狀病毒的疫苗外,預防子宮頸癌的九價人類乳頭瘤病毒(HPV)疫苗以及同時預防白喉、破傷風、百日咳、小兒麻痺及乙型流感嗜血桿菌的五合一疫苗(內地稱為五聯疫苗)亦是較為受內地人歡迎的香港疫苗之一。九價HPV疫苗今年5月底才在內地正式上市,在此前內地只有供應二價及四價的HPV疫苗,預防覆蓋率較九價低。而到了2017年尾,內地的疫苗荒亦蔓延至五聯疫苗,除了內地疫苗的批簽發周期長外,內地的五聯疫苗只由賽諾菲巴斯德一間藥廠供應,而香港則是由葛蘭素史克與賽諾菲巴斯德共同供應,所以即便賽諾菲巴斯德產能不足,香港也能靠另一間藥廠填補供應。

肺炎鏈球菌、輪狀病毒及HPV這三種疫苗在內地屬於二類疫苗,即市民自費注射、非國家強制規定的疫苗,因此部分家長認為二類疫苗「可以不打就不打」。但郭絲露在她的文章裏提醒內地媽媽:「一類疫苗和二類疫苗的關係,不是簡單『需要打』和『沒必要打』的關係。」她解釋說,衛生部門將疫苗劃為一類還是二類,有時不僅只考慮疾病的傳染程度及一旦發病後的嚴重程度,亦考慮市場的承受能力,假若將疫苗撥入一類疫苗,疫苗市場就要能調節相應的供應以應付需求,否則便撥入二類疫苗。

疫苗是籌碼,是福利

內地人想要來香港注射疫苗,通常有兩個渠道:一是自行預約公營或私人的醫療機構,或是透過中介預約私營診所。

在這次中國劣質疫苗事故發生前,一個月大概有2000人通過優鯨來到香港打疫苗;在事故發生後,優鯨在微信開了共十五個交流群組,每個群組都已爆滿或接近一百人的上限。他們的客戶來源主要分為A、B、C三端,分別是Agent(代理)、Business(公司客戶)及Client(個人客戶)。

A端的客戶主要是保險經紀。「因為保險與健康、醫療是息息相關的,所以保險代理想找關於香港的醫療服務給他們的內地客人,通過我們這個一站式的平台,去節省他們的時間。」蕭鎮賢解釋說。這是保險業界行內公開的秘密:保險經紀向內地客戶銷售保險時,偶爾會以疫苗注射、身體檢查等醫療相關需求作為其中一種招徠手法,但由於保險經紀不熟悉醫療範疇的服務,故會尋求內地醫療中介的協助。

B端則是以公司為單位的客戶,部分內地公司會將疫苗注射作為員工福利,中介為公司與醫療機構協商價錢,員工便可以優惠價來港注射疫苗;另外亦有內地公司以來港注射疫苗作為其中一種增值服務,例如美容院、美甲院等,該公司作為第一層中介,透過優鯨這樣的第二層中介,為光顧該公司的客戶預約疫苗服務。

C端即是透過微信、網站預約疫苗服務的個體客戶,是優鯨最主要的客戶來源。優鯨有五名員工專門負責客服,答覆客戶的事前諮詢,蕭鎮賢表示,雖然客服人員沒有醫療專業背景,但都有接受過職前訓練。優鯨的客服人員會定期在交流群裏發布有關疫苗接種的問與答,以及在公眾號發表各種有關健康產品的科普文章和有關香港交通、購物和美食的旅遊指南,甚至舉辦同步進行直播的健康講座。

「優鯨健康」創立於2016年,是一間主打跨境醫療的中介機構,中介範圍包括注射疫苗,近日因疫苗造假事件而令內地來港打疫苗的人士增加不少。

「優鯨健康」創立於2016年,是一間主打跨境醫療的中介機構,中介範圍包括注射疫苗,近日因疫苗造假事件而令內地來港打疫苗的人士增加不少。攝:林振東/端傳媒

內地人透過中介來港注射疫苗的流程是這樣的:客戶先透過微信向中介的客服人員諮詢及說明要注射哪種疫苗,其後客服人員會幫忙與診所預約時間,待確定預約成功後,客戶要先付訂金,便可在預定時間赴港接受注射,再繳付餘款予診所。若是為孩子注射疫苗的,家長更要提供孩子的「兒童預防接種證」,客服人員會將記錄先傳給診所的醫護人員,初步判斷孩子適不適合接種,當客戶確定要預約疫苗,如存貨充足、孩子已辦理港澳通行證,最快在一兩天內就可以赴港接受注射。

另一名醫療中介向端傳媒透露,每成功幫一名客人預約,中介通常可以獲得疫苗售價5至10%的轉介費。兒童疫苗的利潤空間普遍較低,以五合一疫苗為例,一針920元港幣,中介便可賺約50至100元;而HPV疫苗的利潤則較高,市面上普遍售價是三針約8000元,中介就可賺400至800元。

同樣經營著一個公眾號,郭絲露則在她的文章上表明,去香港打疫苗,完全不用找中介。「廣東的人,我同學以及身邊的人,很多人都是去健康院打的,他們就自己打電話約,但是可能內地,譬如北京、北方這邊,就會有些訊息不對稱,他們會很害怕,語言不通,以及他們之前可能很少去玩,不是很熟悉,就會有些不安全感,這種情況下就會選一個中介,給他們安全感。」但是郭絲露本身是廣州人,致電預約時並沒有溝通上的困難,而且她認為只靠普通話,內地家長們都可以成功預約。

當時決定是否來港為孩子打疫苗,郭絲露也猶豫了一段時間,因為十三價肺炎鏈球菌疫苗須在半年裏打齊三針,她必須帶著孩子從北京搬回廣州的家。儘管郭絲露也有自己的難處,但她坦言不是每個人都有這樣的條件:郭絲露有長達半年的產假,娘家及公司也在廣州,記者的工作彈性也方便她安排行程,最重要的是,她有足夠的經濟條件承擔來回廣州與香港打疫苗的費用。

以郭絲露為例,搭火車來回北京廣州一次及廣州香港三次已花去近4000人民幣,疫苗費用則近6000元,由於她是住在廣州的娘家,就算省掉了住宿,也需要花上萬元人民幣,期間郭絲露沒有工作,而且還不包含半年間,爸爸為了見妻子和孩子來回北京和廣州的費用,若然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來港打疫苗根本不能成為一項選擇。蕭鎮賢分享,雙職父母更多的是趁週末來港,有時甚至即日來往,匆匆來港打完疫苗就回內地。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轄下的母嬰健康院。

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轄下的母嬰健康院。攝:林振東/端傳媒

內地出事,香港如何受影響?

經2016年的山東疫苗案後,該年4月衛生署為「香港兒童免疫接種計劃」裏的「非符合資格人士」劃下每月120名的新症限額,確保「本地兒童優先」,這120名的限額經常在公開預約初期已爆滿——以今個月為例,8月份「非符合資格」兒童的新症預約名額在2號當日經已額滿。

香港立法會議員郭家麒本身任職醫生,他曾批評衛生署即使設下了120個非符合資格人士的限額,但仍是「用公帑倒貼內地人」。

「(衛生署的收費)是沒有反映到成本價的,成本價是一個很龐大的費用,包括醫護人員的開支。」

內地家長可自行預約衛生署衛生防護中心轄下的母嬰健康院,接種「香港兒童免疫接種計劃」內含括的疫苗,以「非符合資格人士」的身分登記須繳付的費用是每次港幣365元,若接種肺炎鏈球菌和水痘疫苗則須另外繳付每劑500及295元。以剛出生兩個月的初生嬰兒為例,嬰兒要打第一針的白喉、破傷風、百日咳和小兒麻痺四合一混合疫苗及第一針的肺炎鏈球菌疫苗,價錢是865元;相比私人機構兩針合共叫價約2000元,公營服務要價比私營便宜超過一半。

此外,120名只是新症的限額,母嬰健康院答覆端傳媒查詢時表明,若然內地兒童曾成功預約並接種過一次,便當作舊症處理,若內地家長有意願再來港打疫苗,可在接種過後馬上在母嬰健康院預約下一次的疫苗接種,預約舊症與預約新症不是排在同一條隊伍上。因此,醫護人員每個月要服務的「非符合資格人士」絕對不只120名。

面對內地家長的來勢洶洶,近日終傳出四合一及五合一混合疫苗缺貨的消息,但是各大媒體向藥廠查詢貨源狀況時,藥廠一律答覆:現時供應穩定。「對外公布就是供應穩定,但是醫生就入不到貨。」郭家麒道,藥廠的答覆只是官方的公關答案,到了真正下訂的時候,醫生卻不能隨著需求調節供貨。蕭鎮賢也坦言有缺貨的跡象,「他(診所)只是告訴你,都不會剩下很多,快要缺貨了,甚至有些是已經預約不到了。」

衛生署在七月底回應公眾疑慮的時候,曾表明已與疫苗供應商簽定合約,確保有足夠的疫苗為本地兒童接種。本地兒童主要在公營的母嬰健康院接種疫苗,來港的內地兒童則集中在私人機構接種,那麼衛生署的措施已能維護香港人的利益了嗎?本地兒童與內地兒童的「中港矛盾」是否必然出現?

「你說是不是很大衝突,就不是的,如果大部分的人去政府的,衝突未必很大,但其實疫苗的問題不是只是五合一,其他的疫苗,譬如是婦女的子宮頸癌疫苗等等,整體來說香港疫苗的供應是不足的,不只是個別的事件。」郭家麒認為,假若衛生署能確保母嬰健康院的四合一混合疫苗供應穩定,就單一疫苗而言,這波內地兒童來港打疫苗的熱潮未必造成香港兒童的嚴重損失,只是就其他疫苗而言,內地人在一定程度上是與香港人爭奪資源的。

郭家麒接著解釋:「這幾年呢,有部分的疫苗的供應是不足夠的,包括子宮頸癌疫苗,試過有段時間連肝炎的疫苗都沒有,香港兒童出世就有肝炎的注射,但除了兒童以外,成人、或者要補打那些,都是政府沒有的,所以仍然有很多的市民需要去(私家)醫生那裏打這些疫苗的。這些情況底下呢,這些病人或市民是真的有機會沒有足夠疫苗的,這個是有發生過。」

乙型肝炎疫苗是衛生防護中心「兒童免疫接種計劃」內包括的疫苗,規定本港兒童必須接種。2017年7月,乙型肝炎疫苗出現全球性斷貨,當時衛生署的答覆亦是相似的:按照與藥廠的合約,藥廠須每年供應香港約十五萬劑的乙肝疫苗,因此本地兒童的接種服務不會受到影響。然而,不僅兒童對乙肝疫苗存在需求。乙肝疫苗在1988年才撥入計劃中,因此政府鼓勵1988年前出生的成人自行接種乙肝疫苗,而即便已接種過疫苗,市民在前往高危地區旅遊前或是結婚前都會補打一針以增強免疫能力,但是政府只確保兒童的乙肝疫苗,所以成年港人多轉往私營機構接種疫苗,變相與內地人競爭資源。

2018年7月24日,香港私人診所的疫苗,因疫苗事件引發對中國整個疫苗行業安全的質疑,導致一些家長在香港尋求疫苗接種。

2018年7月24日,香港私人診所的疫苗,因疫苗事件引發對中國整個疫苗行業安全的質疑,導致一些家長在香港尋求疫苗接種。攝:Anthony Wallace/AFP/Getty Images

另外,基於美國默沙東藥廠在今年五月時暫停HPV疫苗的輸港供應,香港醫療市場出現HPV疫苗的供不應求,甚至爆發了內地消費者已繳付全數但不獲打針的維權事件。

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下稱家計會)作為推廣健康的志願機構,九價的HPV疫苗每針只收一針1200、三針3600元的費用,相比現在三針飆升至上萬元的私人診所,無疑吸引了內地人的熱烈造訪。於是在2018年4月,家計會以「作為註冊於香港之慈善機構,本會的性與生殖健康服務須優先照顧香港居民」為由,在該會子宮頸癌疫苗注射服務只提供予香港居民,除了已成功預約及已注射第一針或第二針的申請者外,暫停向非本地人士提供HPV疫苗注射服務。

「醫者父母心,不會拒絕所有這些內地人的,他們都是人,醫生不會說因為你是香港人或者你不是香港人,而是不給打的,香港從來都沒有這樣分的。」雖然郭家麒曾批評政府用公帑倒貼內地人,也承認內地人來港會導致香港疫苗缺貨更嚴重,但卻反對一刀切限制內地人來港打疫苗。長遠而言,他認為最好的解藥是由香港自己成為供貨源頭,發展疫苗製造的生物科技,「依靠外國的藥廠、生產商,是會供不應求,有朝一日香港有自己的工廠製疫苗的,這個問題就容易點處理,甚至可以成為香港將來的一個產業。」

「如果是出於不信大陸的監管而去打(香港疫苗)的話,我覺得就太累了,因為你不信疫苗、食品安全的問題,還有藥的問題,你生活在這裏,就要盡量信它,不是的話怎樣呢,難道全部人都去香港?」郭絲露說。

可是身為人父人母,優鯨的文章裏有一句話或許說中了內地家長的心聲:「不少人都說國產和外產的疫苗不過是92分和95分的差異,區別實在不大。這話雖然沒錯,但是如果牽扯到自己孩子的生命和健康,0.01分都得錙銖必較,在『好』和『更好』之間,難道你不會站『更好』嗎?」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中國大陸 長春長生疫苗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