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 深度 圖片故事

影像:羅興亞悲劇一週年,她們訴說不可磨滅的痛

距離羅興亞人被大規模清剿已過去整整一年,但痛苦和紛爭仍未平復。


住在Jamtoli難民營的「A」從她的帳篷幕牆後面望出來。 攝:Wong Maye-E/AP
住在Jamtoli難民營的「A」從她的帳篷幕牆後面望出來。 攝:Wong Maye-E/AP

距離羅興亞人被大規模清剿已過去整整一年,但痛苦和紛爭仍未平復。

一年前,2017年8月25日,羅興亞人在緬甸若開邦突襲警察和哨站,緬甸政府隨即以驅趕恐怖份子為名,大舉鎮壓,事件觸發70萬羅興亞人逃離家園,湧入鄰國孟加拉,造成嚴重人道危機。直至今天,大量羅興亞人仍然滯留在多個孟加拉的難民營,悲劇一週年之際,他們紛紛發起示威和集會,悼念死難者,要求聯合國協助他們爭取公義。

這一事件的真相近日愈發清晰。2018年8月26日,聯合國緬甸議題獨立國際發掘事實任務(Independent International Fact-Finding Mission on Myanmar)歷經一年多的查證之後,發表獨立調查報告,報告指出:緬甸政府在若開邦對羅興亞穆斯林犯下的罪行及手法,在性質、嚴重性和規模來說,與種族滅絕意圖無異,並且,緬甸軍有大規模屠殺和強姦羅興亞人、虐待平民等戰爭罪行。 報告又批評諾貝爾和平奬得主昂山素姬,未有運用元首的地位或道德權威的身份,盡力阻止事件發生,履行保護平民的責任。昂山之前已被西方社會褫奪了多個榮譽頭銜,抗議她對羅興亞人的冷漠。

不過,緬甸政府表示,對於這些指控「既不同意也不接受」,並表示緬甸已成立了自己的獨立調查委員會。而與緬甸鄰近的中國,則表示,「若開邦的歷史、民族和宗教背景都非常複雜」、「單方面指責或施壓無助於問題的解決」。羅興亞人絕望的呼喚,沒有回音。

今年六月,美聯社記者 Wong Maye-e 在位於孟加拉的羅興亞人難民營中,訪問了數位被緬甸軍人強姦的羅興亞女性。她們憶述,緬甸軍人所到之處,從小女孩到婦人均無一倖免,但受害者無法公開及申訴他們的罪行,因為羅興亞族人認為被強姦是可恥的。她們被強姦後,身邊幾乎無人施予援手,只能默默忍受苦難。

受訪的羅興亞女性表示,她們身邊遭遇強姦的人中,大部分人都試圖掩飾被強姦的事實,但數位受訪者卻懷孕而無法再隱瞞。被凌辱本來已經帶給她們不可抹滅的心靈創傷,懷孕更令她們痛上加痛。對於信奉穆斯林教的羅興亞人, 懷著佛教徒的孩子是讓人難以接受的,她們的一生都會承受污名。

這一次,她們決定向記者訴說心中不可磨滅的痛。

一名男孩在Chakmarkul難民營中走過。

一名男孩在Chakmarkul難民營中走過。攝:Wong Maye-E/AP

住在Kutupalong難民營的「D」正在憶術她被強姦的經過。

住在Kutupalong難民營的「D」正在憶術她被強姦的經過。攝:Wong Maye-E/AP

「如果我生下寶寶,我會惹人非議,對我來說十分侮辱。那時候,我將毒死自己。」D說。

當D知道自己懷孕,她曾有尋死的念頭。

D是一個寡婦,在前往孟加拉的路上被軍人強姦,儘管生存下來,但感到生不如死,因為她懷孕了。發現後,她馬上到藥房買墮胎藥,第一次用藥沒有效果,於是買來更多的藥,哭著對阿拉祈禱,最後她下體流血,她才如負釋重,因不會給任何人知道自己的遭遇。

「M」的女兒(右)把手中抱著的弟弟交給母親。

「M」的女兒(右)把手中抱著的弟弟交給母親。攝:Wong Maye-E/AP

從一面鏡中可見到「M」抱著男嬰。

從一面鏡中可見到「M」抱著男嬰。攝:Wong Maye-E/AP

「M」的孩子剛從睡夢中醒來。

「M」的孩子剛從睡夢中醒來。攝:Wong Maye-E/AP

M並不喜歡她的孩兒,他的存在一次又一次提醒她曾經被強暴。M的丈夫自從得知她遭強暴後,他不再關心M和她的孩子。「我不愛他,我也不想再照顧他了」M 說。

去年八月,士兵攻擊M所在的村子,M的兩個女兒幸運地逃脫,但M沒那麼幸運。當她逃跑時,有六個士兵在門外等她,他們殺死了M兩歲的兒子,然後按著M的手,用力踏她的胃和腳,最後輪姦了她。她當時不敢將真相告訴丈夫,說她只是被打一頓,但隨著她的肚子愈來愈大,最終暪不下去,她的丈夫知道後,還責備她為甚麼看見士兵時不逃走,並不願意再跟M一起,要求另娶他人。M的生活從此變得支離破碎,她失去本來愛她的丈夫,失去平靜的生活,失去她的未來。

住在Kutupalong難民營的「M」,在帳篷裏晃動著搖籃中、剛誕下不久的男嬰,讓他進睡。

住在Kutupalong難民營的「M」,在帳篷裏晃動著搖籃中、剛誕下不久的男嬰,讓他進睡。攝:Wong Maye-E/AP

現在她經常質問自己,「為甚麼當時不跑快點?為甚麼不早點走?」她知道這嬰兒是無辜的,但她只能假裝愛這個嬰孩。

「我的人生沒有任何意義」M說,「我每天都希望自己快點死。」

「S」在Balukhali難民營的帳篷裏抱著她剛誕下不久的男嬰。

「S」在Balukhali難民營的帳篷裏抱著她剛誕下不久的男嬰。攝:Wong Maye-E/AP

住在Balukhali難民營的「S」手裏執著她剛誕下不久的男嬰的小手。

住在Balukhali難民營的「S」手裏執著她剛誕下不久的男嬰的小手。攝:Wong Maye-E/AP

A還是一個少女,她遭強暴後懷孕,失去貞操依然可以活下去,但懷有佛教徒的孩子卻會毀掉她的人生。她在母親和祖母的幫助下,誕下一個女嬰,A覺得無仼何選擇,這個可愛的女孩注定要送走,她本來就不應出現在這個家。嬰兒誕生後的一小時,就被志願團體接走,A親吻這個嬌小的嬰兒,抱起她並哭起來,但還是將她交到志願者手上。A說:「我愛她,儘管她是佛教徒的孩子,她在我的肚裏九個月了。」A希望有一天她再有自己的孩子,有愛自己的丈夫和家庭。

「我願意說出來,因為我希望尋求正義。」A說。

13歲羅興亞穆斯林女子「A」與她家人都住在Jamtoli難民營裏。

13歲羅興亞穆斯林女子「A」與她家人都住在Jamtoli難民營裏。攝:Wong Maye-E/AP

(端傳媒實習記者劉詠珩對此文亦有貢獻。)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