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精緻男孩啓示錄:化妝有用也不可恥

脂粉早已不再是女生的專屬,男生們在美麗之路上小心探索,他們試圖以眉筆剖開社會的原生偏見,為「化妝」一詞寫下屬於自己的註腳,而在他們身後,化妝品巨頭們也正虎視眈眈。


男生們在美麗之路上小心探索,他們試圖以眉筆剖開社會的原生偏見,為「化妝」一詞寫下屬於自己的注腳。 攝:林振東/端傳媒
男生們在美麗之路上小心探索,他們試圖以眉筆剖開社會的原生偏見,為「化妝」一詞寫下屬於自己的注腳。 攝:林振東/端傳媒

畫蛾眉,理雲鬢,貼花黃,女子弄妝常常給人無限的美好遐想。相較之下,「油頭粉面」等詞則暗示著,傳統文化中,男性化妝往往難登大雅之堂。顏之推就在《顏氏家訓》裏以「梁朝全盛之時,貴遊子弟,多無學術......無不熏衣剃面,傅粉施朱」告誡子孫切不可塗脂抹粉,敗壞風氣。

不過,在「顏值」當道的現代社會,選擇化妝的年輕男生越來越多。網上商城京東2017年發布的美妝消費報告指出,化妝品的男女銷售差距已經從2015年的266億元人民幣下降到137億元,其中18歲到26歲之間的男生是差距縮小的主要動力。另一家調研機構艾瑞咨詢根據電商數據研究發現,有超過18%的95後男生會使用BB霜和唇膏。國際知名市場調研公司Euromonitor預測,2019年中國男性化妝品的平均年增長率將高達13.5%,遠超5.8%的全球增幅。

脂粉早已不再是女生的專屬,男生們在美麗之路上小心探索,他們試圖以眉筆剖開社會的原生偏見,為「化妝」一詞寫下屬於自己的註腳。而在他們身後,化妝品巨頭們也正虎視眈眈。

在湖南就讀大學一年級的八里,以化妝成為美妝博主,每月有過萬的收入。
在湖南就讀大學一年級的八里,以化妝成為美妝博主,每月有過萬的收入。攝:林振東/端傳媒

矛盾產生在社會大土壤中

清晨五點半,桂林一間高中的男生宿舍裏,呼吸聲平穩而均勻。十分鐘後,並不刺耳的鬧鈴聲從一個角落裏傳來,一陣窸窣聲之後,18歲的ALAX從床上跳下來,拿起那支早上專用的洗面奶,躡手躡腳地往衛生間走。洗漱台前,他滿意地看了看昨晚剛敷過面膜的皮膚,細膩乾爽。

ALAX熟練地將洗面奶打泡,洗臉,用化妝棉蘸取爽膚水二次清潔面部,再薄薄地塗上一層精華、一層乳液。十分鐘後,他回到鼾聲依舊的宿舍裏,坐在自己的桌前,對著小鏡子開始修剪眉毛邊緣的雜毛。餘光掃過臉頰上泛紅的痘印,ALAX皺了皺眉,擠出豆粒大小的防曬隔離霜在臉上抹勻,接著用海綿暈染開粉底液修正膚色;取出一些遮瑕膏點在臉上暈開,輕輕蓋住痘印。之後,他打開一小盒修容粉,用一隻軟毛刷將粉輕輕掃在面頰和鼻翼上,讓五官看起來更立體。

窗外的蟬開始聒噪,走廊上逐漸傳來腳步聲。屋內有人翻了個身,發出一聲享受的夢囈。ALAX已經用散粉定好了妝,正在輕輕描眉。最後,ALAX塗上淺粉色唇膏。看著鏡中的自己,對新的一天充滿了自信。

自16歲起,化妝就成了ALAX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環。他將化妝分為護膚和彩妝兩個部分。ALAX有著自己的一套護膚竅門:早上用清潔力度弱的洗面奶防止皮膚敏感、晚上用清潔力度強的洗面奶徹底洗去一天積累的污垢、面部水乳不能少、睡前敷面膜、洗澡後塗身體乳。他說:「不管男生女生,可以不化彩妝,但到了一定年紀都應該珍視自己的皮膚。」

ALAX曾飽受痤瘡困擾,對自己的外貌很不自信。趁升讀高中的時刻,ALAX想通過化妝掩飾外表上的缺點,在全新環境裏蛻變成一個全新的自我。起初,ALAX很擔心身邊人如何看待他化妝,養成早起化妝習慣的一個原因就是擔心室友看見。

「我以為他們會普遍接受不了這件事情。」他笑了笑:「不過,大家的接受能力比我想象的高很多。」ALAX的室友們甚至已經開始悄悄行動,每天堅持敷面膜,男生們迅速結成了同盟。

「事實說明一切,你連洗面奶都不用,皮膚一定是宿舍裏最粗糙、最黑的。」 ALAX並未費太多口舌,無聲勝有聲。

今年18歲的ALAX,曾飽受痤瘡困擾,對自己的外貌很不自信。想通過化妝掩飾外表上的缺點,在全新環境裏蛻變成一個全新的自我。

今年18歲的ALAX,曾飽受痤瘡困擾,對自己的外貌很不自信。想通過化妝掩飾外表上的缺點,在全新環境裏蛻變成一個全新的自我。圖:受訪者提供

相較之下,更多的阻力來自長輩。

ALAX懇求姐姐代自己向父母坦白化妝之事。飯桌上,姐姐假裝開玩笑,提到ALAX向她請教化妝技巧,誰知父親登時暴跳如雷。ALAX回憶:「感覺他有種要搧我和我姐的衝動。」

ALAX的父親或許很難想象,如今僅憑眼妝就可以在美妝屆掀起地震的「小鮮肉」們,出現在自己童年的電視熒屏上是何等情景。

父親生於1970年,彼時文革餘威尚在。在人們長久的意識裏,化妝美容還被扣著資產階級生活方式的污名,美感和感性需要為「革命鬥爭」的意識服務。在七八十年代廣泛發行的宣傳畫上,男性多是高大健壯、膚色黝黑、姿態矯健的,甚至女性也要變成「鐵姑娘」,不愛紅妝愛武裝。那個年代的性別分化相當嚴格,直到1982年,詩人顧城還在《紅毛衣》一詩中感歎:「小時候/我哭過/我要穿紅毛衣/我看見一個小女孩/穿著它/在暖洋洋的草原上走/在淡紅的太陽中走/像一團小小的火焰/可是,我沒穿/因為/我是個男孩子/我有一團/太陽般的紅毛線/我不會織,而且不敢/我是男孩子/我害怕那些會笑的同伴/我永遠不能穿紅毛衣/我哭了/因為永遠。」

意料之中,ALAX和父親開始冷戰。整整三個月,雙方幾乎不講一句話。ALAX說:「他覺得他跟我講這件事就是自掉身價。」母親有時候也會來當丈夫的說客,責罵兒子不該化妝。

ALAX決定主動打破僵局,希望父親能換位思考。「你願意花時間刮鬍子,我化妝不也是正常的嗎?」父親沉默良久,告訴ALAX,刮鬍子是所有男生都做的事情,但化妝不是,他會受到排斥。ALAX突然明白,父母不是覺得男生化妝有多可恥,而是怕外人認為這件事情不正常,怕自己在外面受苦。

「矛盾並不產生在我和父母之間,而是產生在整個社會大土壤中。」ALAX說。

ALAX試圖讓父親放心,表示自己身邊的人都很開明,可父親最後只是扔下一句:「兒孫自有兒孫福,你承擔你該承擔的一切。」很久以後,ALAX才從母親那裏得知,父親曾為了自己在網上搜索各種各樣對男生化妝的評論,唯恐兒子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如今,父親偶爾也會對ALAX說:「你化妝之後氣色變好了很多。」在ALAX心中,父親已經做出了很大妥協,「我覺得他不打壓了,就已經是示好的表現了。」

ALAX曾因化妝和父親冷戰,如今父親已做出了很大妥協,「我覺得他不打壓了,就已經是示好的表現了。」

ALAX曾因化妝和父親冷戰,如今父親已做出了很大妥協,「我覺得他不打壓了,就已經是示好的表現了。」圖:受訪者提供

化妝與解放天性

化妝有用也並不可恥,ALAX的心聲在20歲的周周心裏也無數次回響過。化妝對周周而言,不僅是美的捷徑,更是解放自我的秘密渠道。

「化妝這件事,遇上了就一定會愛上。」周周認真地說。

很小的時候,周周就很喜歡和女生一起玩,對跳皮筋、翻花繩很是痴迷,有人嘲笑他是「娘娘腔」,他就直接罵回去。周周並不認為男生一定要陽剛穩重,陰柔些又何妨?上了初中之後,他越來越發現自己和傳統社會期待的男性形象不太相符,遂開始反思男性長久以來的社會角色:「男性在社會中的角色選擇太少了,女生選擇偏中性化或者男性化的形象很少會被指指點點,為什麼相應情況下,男生就會收到更多的負面評價呢?」

一年多前,周周被網上的美妝影片吸引而開始自學化妝,他的指路人是擁有百萬粉絲的美妝博主Benny。「老妖精」、「耿直」、「風格清奇」、「浮誇」是網友對 Benny的評價,這位人氣美妝博主常常因其鮮明的個人風格而頗受爭議。

「Benny就是一個膽子很大的野雞。」周周笑著調侃,並不帶惡意,「暴躁做作但很真實。」

周周欣賞Benny的真實,因為他自己就常常做不到。儘管周周對自己的女性化傾向一向坦然,但出門在外,他常常還是會不由自主地按傳統陽剛男性形象來要求自己。私底下,周周喜歡用手指卷頭髮玩,看到反光的物件就想跑過去照鏡子,習慣與女性朋友舉止親暱。在外面的時候,為了避免不必要的誤會,他不得不時刻謹記外界認可的男性形象,規規矩矩做一個陽剛男兒。

在中國化妝的年輕男生不在少數,男士化妝需求的擴大催生了越來越多的男士專用化妝品。

在中國化妝的年輕男生不在少數,男士化妝需求的擴大催生了越來越多的男士專用化妝品。攝:林振東/端傳媒

化妝是一把鑰匙,終於讓周周打開了身上的枷鎖。

他漸漸發現,頂著妝容,往日心裏那條一直約束著自己的性別界線便開始模糊。精心打扮過的周周會忘記自己是一個男生,解放天性,自由自在地和閨蜜手拉手跳來跳去,毫無顧忌地分享化妝心得,甚至非常自然地走進女裝店物色自己喜歡的中性風衣服。眼影畫到飛起的周周時常會被街上的路人回頭多看兩眼,但他並不在意。

和ALAX不同,周周願意嘗試誇張的妝容。底妝之上,搭配著紅色系、橘色系和深色系的眼影,勾勒出有些「妖艷」的眼尾;用睫毛夾小心從根部開始夾眼睫毛,並刷上睫毛膏,讓睫毛變得卷翹纖密;遮瑕、修容、高光也都不能少。最後再塗上一支知名系列口紅,輕輕抿下紙巾,減少深紅色的厚重感。最後放下蓬鬆的劉海,碎發剛好遮住沒畫好的眉毛,露出有些許迷離的眼眸,周周就這樣被自己迷住了。

化妝也是正經事

當周周認真鑽研化妝之時,17歲的八里正計劃著上傳自己第一支美妝影片。如今,這名大學一年級學生,每月已經有過萬人民幣的收入。

最初,八里沒有想過要化妝。八里皮膚白皙,眉清目秀,笑起來右嘴角會習慣性上揚,孩子氣中帶有一絲邪氣,不過他一直覺得自己的鼻子不夠小巧。周圍化妝的男性朋友常讚他底子好,勸他化妝,錦上添花。「他一直勸我,說我這個底子化個妝的話,是不輸那些一線明星的,比如蔡徐坤。」八里有些害羞地說。蔡徐坤年初通過參加男團選秀節目在內地大火,被媒體稱作「擁有漫畫美少年般的正太形象」。

八里專注化妝。
八里專注化妝。攝:林振東/端傳媒
八里朋友家的貓。
八里朋友家的貓。攝:林振東/端傳媒
八里的朋友鹿北也是一位美妝博主。
八里的朋友鹿北也是一位美妝博主。攝:林振東/端傳媒
八里的美妝頻道已經收穫了六萬粉絲,人氣影片的播放量高達26.4萬。
八里的美妝頻道已經收穫了六萬粉絲,人氣影片的播放量高達26.4萬。攝:林振東/端傳媒
 完成化妝後的八里。
完成化妝後的八里。攝:林振東/端傳媒

八里終於也開始自學化妝。第一次去專櫃買化妝品的時候,八里很怕,便拉上了一個與他要好的女生,假裝是陪女朋友挑化妝品。為了試妝,八里故意對朋友說:「你今天化了妝不方便,不然在我手上試吧。」回憶起第一次的尷尬,八里也覺得很好笑:「我是消費者,有什麼好怕的呢?」

家人也不是一開始就支持八里化妝。母親一度對兒子每月花五六千元買化妝品很不理解:「把買化妝品的錢存著,買鞋買衣服買吃的,看書學習不好嗎?」「不過我現在做出一點小成就,他們沒話可說。」八里狡黠地笑了笑。

剛學化妝沒多久,八里就開始做美妝影片,如今他的美妝頻道也已經收穫了六萬粉絲,人氣影片的播放量高達26.4萬。每個月,八里差不多都會接到五六個化妝品的推廣邀約,從面膜到眉筆眼影應有盡有。雖然都是一些線上銷售的國產小品牌,但視產品的數量,一次的推廣費可以達到1500至3500元不等。

「如果能畫得越來越好,我就能更火。」除了變得更好看外,變得「更火」是八里鑽研化妝的一個重要動力。隨「火」而來的是蜂擁而至的廣告邀約。八里的偶像也是美妝博主Benny,不過與周周不同,八里是將粉絲量過百萬的Benny視作事業上的榜樣,他很熟悉廣告推廣的套路,一眼便可看出Benny的哪些影片在為產品做推廣。而Benny在公開媒體營銷平台的廣告報價也已經過十萬。

八里希望今年年底自己的粉絲數能過10萬,他還給自己規劃了清純路線,「現在是清純男學生,之後就是清純白領嘛。」八里很有危機感,「現在的火就像龍捲風,一下子就過去了,趁能火的這幾年,能賺多少賺多少。」

「男士專用」,真的需要區分嗎?

不管出於何種原因與化妝結緣,無論化妝路上會遇到多少誤解,在中國內地,像ALAX、周周和八里這樣的化妝的年輕男生不在少數。男士化妝需求的擴大催生了越來越多的男士專用化妝品。

在網購平台搜索 「男士化妝」,可以輕鬆找到大量標榜「男士專用」的化妝品,其中,以洗面奶、爽膚水、面霜為代表的基礎護膚品獨佔鰲頭。化妝品品牌多以護膚品試水男性化妝品市場,對彩妝產品的開發相對謹慎,其中原因或許可以從品牌宣傳中窺見一斑。

2013年,歐萊雅以「男士極速激活型膚露」為名推出了在中國的第一款男士BB霜。在這款BB霜的線上銷售頁面上,歐萊雅貼心地給出了一項男士塗BB霜接受程度調查,強調大部分男女生都覺得男生塗BB霜很有型,而日本南韓也早就有男士BB霜了,試圖說服中國男生們放下因性別意識而產生的彩妝矜持。現階段,大多數中國男性的化妝追求僅僅是乾淨整潔,而不是更精緻漂亮,口紅眼影對他們來說還是相當大膽的嘗試。

不少化妝品公司們仍孜孜不倦地營銷著「男士專用」的概念,背後意圖不外乎是深挖男性市場,吸引對化妝成見很深的男生。

不少化妝品公司們仍孜孜不倦地營銷著「男士專用」的概念,背後意圖不外乎是深挖男性市場,吸引對化妝成見很深的男生。攝:林振東/端傳媒

另一個問題是,彩妝產品有必要區分男女款嗎?現在市場上存在不少男性彩妝品牌,但是專業彩妝師給男生化妝時候並不會專門使用這些男士品牌,男女膚色、膚質之間的差異,或許也並不能很好地合理化「男士專用」這四個字。

中國化妝師何昱成就表示,彩妝產品不分男女,一些專業彩妝品牌,一般由淺到深會有十幾到二十個色號,無論是男生女生,都足夠使用了。

不論彩妝產品還是護膚品,在很多化妝男生的心中,男士專用產品缺乏競爭力。「適合你的才是最好的。」ALAX最開始接觸化妝品時,會專門買男士產品。他買過一款主推男士膚色的BB霜,但用了之後,額頭和鼻子出油很多。於是,他轉用不標榜男士專用的產品,選擇了一款適合自己皮膚的常規產品,竟然更順手。

當下,男士產品發展亦遠不如常規產品成熟,產品種類較少。以較早進入中國市場的歐萊雅為例,其旗下男士線擁有6個系列,共計37款產品,常規線卻擁有15個系列,共113款產品。

坊間流傳著一句調侃:女性護膚品是一個問題八種對策,男性是八十種問題都只有「清爽強勁」一個對策。周周也認為,男士護膚產品大同小異,為求清新控油,會大量加入酒精和薄荷成分。酒精有殺菌去油之效,可以控制皮膚出油,薄荷也頗受男士產品開發人員青睞。歐萊雅男士線上銷售的5款爽膚水中有4款加入了薄荷成分,曼秀雷敦線上銷售的13款男士潔面產品中有8款加入了薄荷成分,這些公司的常規產品中卻罕有薄荷成分。

相對女性,男性常常被認為油脂分泌更旺盛。「但不是所有男生都是油性皮膚,如果皮膚很乾或者很敏感,這些產品是很恐怖的。」周周認為男士產品預設男生是油性皮膚,有些不妥。不過,一些化妝品公司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推出了針對男士的無酒精化妝品。

「好奇心日報」曾經發起一個名為「你對男士護理用品有哪些不滿」的調查,獲得高票的答案有:「廣告一定是一個肌肉男身上有水珠」、「覺得男人都愛清涼感」、「多一個薄荷的成分就從女款變男款」、「預設用洗面奶的男人都需要控油」、「包裝都是深藍或者黑色」。

針對男士的刻板營銷由來已久。早在1984年,《紐約時報》就有文章指出,化妝品公司會根據男女審美差異對產品配方以及包裝進行調整,而不是男女使用的化妝品本身存有很大不同。

17歲的八里皮膚白皙,眉清目秀,笑起來右嘴角會習慣性上揚,孩子氣中帶有一絲邪氣。

17歲的八里皮膚白皙,眉清目秀,笑起來右嘴角會習慣性上揚,孩子氣中帶有一絲邪氣。攝:林振東/端傳媒

本質上,男士護膚品和常規產品的配方差異可能並沒有人們想象中的大,化妝品裏也藏有「雙生子」。

記者翻查市面上部分產品,發現德國品牌妮維雅的常規款「乾爽舒適爽身氣霧」和男士專款「乾爽魄力爽身氣霧」的成分表完全一致。雅詩蘭黛旗下品牌倩碧的經典產品「倩碧黃油」,也有對應男士產品「倩碧男士卓越潤膚乳」,兩者所含成分完全相同;唯一的差異體現在包裝和價格上,即使比後者多出25g的量,裝在透明磨砂方瓶的「黃油」比黑色軟管裏的「男士潤膚乳」還便宜。以神仙水為賣點的SK-II在2012年也推出了「專為男士設計」的「男士煥活護膚精華露」,新增了有補水作用的「甘油醇醚-25 PCA異硬脂酸酯」和清涼薄荷成分,被網友吐槽「不過是加了薄荷的神仙水」。

化妝品本身男女通用,男士化妝品又很難在短時間內發展出完善的產品體系。某種程度上,男士化妝品已經成為了雞肋。不少化妝品公司們仍孜孜不倦地營銷著「男士專用」的概念,背後意圖不外乎是深挖男性市場,吸引對化妝成見很深的男生。

ALAX相信將來化妝品公司有能力將男士產品越做越好,只是回到原點,「化妝品真的有區分男女的必要嗎?」他認為推出男士專用化妝品的公司其實在迎合傳統社會對男性化妝的偏見。周周直言,每次一看到「男士專用」的字樣,就會覺得受到了歧視,「我從沒見女士專用化妝品,男生就不能化妝嗎?」

男生們期待的,也許並不是草率刻板的專屬化妝品,而是真正的來自社會的、來自身邊人的全方位接納。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