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張倩燁:柬埔寨大選之後,「後洪森時代」言之尚早

一切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發展,直到2017年11月,柬埔寨最高法院宣布解散救國黨,這意味着在接下來的大選中,執政33年的首相洪森和他領導的人民黨贏得大選將毫無懸念。


反對黨被解散的前提下,「廢票率」成為檢驗大選民心向背的重要指標。大選約695萬人投票,投票率約83.02%,廢票則超過9%,總計57萬餘張,比其他十九個正式註冊的政黨得票總數都高,也遠超過上次大選的廢票數十萬張。 攝: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反對黨被解散的前提下,「廢票率」成為檢驗大選民心向背的重要指標。大選約695萬人投票,投票率約83.02%,廢票則超過9%,總計57萬餘張,比其他十九個正式註冊的政黨得票總數都高,也遠超過上次大選的廢票數十萬張。 攝:Manan Vatsyayana/AFP/Getty Images

2018年的柬埔寨第六屆全國國會大選在7月底落幕,根據柬埔寨官方8月16日公布的最終結果,此次投票率達到83.02%,執政黨柬埔寨人民黨(CPP)以超過70%的支持率獲得壓倒性優勢,全取國會125席。這個結果給了僅僅兩年前還在對柬埔寨民主契機表示樂觀的評論者一記響亮的耳光:在一個執政黨牢牢掌握軍權的威權國家裏,想實現民主困難重重。

五年前的大選中,影響力最大的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表現不凡,在123個國會議席中奪得55席,年輕世代也開始嶄露頭角參與政治。從經濟發展方面看,根據世界銀行數據,2007年柬埔寨的人均GDP僅為631美元,2017年 已達1135美元;與其波動增長的鄰國越南相比,柬埔寨的增長更加穩定;與老撾相比,它的經濟增長率又有逐年上升的趨勢。

一切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發展,直到2017年11月,柬埔寨最高法院宣布解散救國黨,這意味着在接下來的大選中,執政33年的首相洪森和他領導的人民黨贏得大選將毫無懸念。這一點,在本次選舉中毫無意外地應驗了。更有評論指,在這次大選之後,柬埔寨重回一黨專政國家。

2018年7月29日,柬埔寨舉行了一場沒有反對黨的國會暨總統大選,執政人民黨贏得國會所有125個議席。執敢33年的總理洪森連任。
2018年7月29日,柬埔寨舉行了一場沒有反對黨的國會暨總統大選,執政人民黨贏得國會所有125個議席。執敢33年的總理洪森連任。攝:Taylor Weidman/Bloomberg via Getty Images

投廢票:民主希望或是虛假繁榮?

儘管民間對洪森和他的裙帶下屬的腐敗積怨已久,但歷史與現實的背景使上述不堪總體控制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

鑑於上屆大選的教訓,今年投票前,執政黨早早開始做好各種投票動員準備。被解散的救國黨在社交媒體上呼籲選民抵制大選,但直接或間接受到執政黨壓力與誘惑的私人業主則向員工提出具體要求——在大選中投過票後,投票者的手指會被染上顏色,一些在製衣廠工作的選民表示,僱主要求工人必須投票——「如果我們的手指沒有被染色,我們就會有麻煩。」

考慮到現實壓力,反對派又呼籲選民「投廢票」,因此在反對黨被解散的前提下,「廢票率」也成為檢驗大選民心向背的一個重要指標。柬埔寨選舉委員會稱,本次大選投票數略高於2013年大選,約695萬人投票,投票率約83.02%,高於上屆大選的69.61%。值得注意的是,本次選舉的廢票超過9%,總計57萬餘張,比其他十九個正式註冊的政黨得票總數都高,也遠超過上次大選的廢票數十萬張。

外媒將希望寄託在更具有獨立的思考能力的年輕世代身上:或許有朝一日年輕世代將領導一場無效的選舉,成立支持者眾多的反對黨。

然而,廢票率高企,就意味着柬埔寨未來有民主希望嗎?

這一帶有玫瑰色的樂觀圖景並沒有把目前洪森的執政基礎加入其中。儘管民間對洪森和他的裙帶下屬的腐敗積怨已久,但歷史與現實的背景使上述不堪總體控制在可以忍受的範圍內。測量民生的維度之一是看經濟發展與國民收入的不平等程度。儘管腐敗普遍存在,但柬埔寨的不平等問題相對緩和,以收入基尼係數衡量不平等程度,2017年中國的基尼係數為0.467(國家統計局),剛剛實現首次政黨輪替的馬來西亞為0.4 (馬國家統計局),而柬埔寨保持在0.36左右(聯合國人類發展報告2016年),低於通常認可的0.4警戒線。在媒體採訪中,也有許多選民表示對於目前的穩定生活表示滿意。

在洪森主導下,柬埔寨於1998年底推出「雙贏政策」(注一),解決紅色高棉的遺留問題,推動民族和解,為柬埔寨戰後恢復與發展奠定了長遠的基礎。在洪森執政的三十多年間,首都金邊的基礎設施建設有了顯著進步,這成為洪森屢次競選的基調,也被眾多選民接受。

近年來中國的經濟支持也有助於柬埔寨基礎設施的發展。儘管民間對中資的入侵造成的環境與民生問題有所抱怨,但對中國的不滿在對鄰國的憂患意識比較下顯得並不格外刺眼。東南亞許多國家的民族主義傾向都很強烈,在中南半島上以越南和柬埔寨為盛。歷史上,柬埔寨曾被越南和泰國分區佔據。「被侵略」的民族記憶令這個夾在諸強國之間的小國保持着對鄰國的警惕感,這種警惕是對周邊的東南亞國家而言的。而一個強大的中國在某種程度上為柬埔寨提供了面對潛在威脅時的安全感,這使得對中國的依賴變得可以忍受。

在上述背景下,期待下一次大選能帶來民主驚喜,仍然過於樂觀。

中國向柬埔寨的援助側重與官方合作,興建更容易被媒體與公眾注意到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且「沒有附加任何條件」,因此能直接支持洪森的執政合法性,也更受洪森重視和青睞。

中國向柬埔寨的援助側重與官方合作,興建更容易被媒體與公眾注意到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且「沒有附加任何條件」,因此能直接支持洪森的執政合法性,也更受洪森重視和青睞。攝: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美國取消援助沒有動搖洪森執政基礎

中國對洪森毫無保留的政治軍事支持,以及數倍於歐美的外援,令洪森對於向中國一邊倒感到非常自然。

根據國際評級機構穆迪的測算,柬埔寨43%的官方發展援助來自於美國、歐盟、澳大利亞等國家。本屆大選前,歐美多國曾因認為柬埔寨民主倒退、解散反對黨而宣布將減少向柬提供發展援助。

但首相洪森並不受此影響,在去年的一次演講中,他公開向美國喊話,歡迎美國取消對柬一切援助。與此形成對比的是,洪森多次感謝中國向柬提供的「無條件」援助。與美國更注重教育、健康、NGO、公民社會的援助相比,中國的援助更加側重與官方合作,興建更容易被媒體與公眾注意到的大型基礎設施項目,且「沒有附加任何條件」,因此順理成章更能直接支持洪森的執政合法性,也更受洪森重視和青睞。2016年的數據顯示, 當年中國向柬埔寨提供了其收到的雙邊援助的36%,這一比例是美國的四倍。

「沒有附加任何條件」的中國,在南海問題上卻獲得了柬埔寨的政治回報。把目光放在區域與地緣政治的角度去理解,柬埔寨對於中國的地緣政治意義格外重要。中國在南海問題上與東盟多國存在領土糾紛,東盟十國中,與南海有直接關係的國家就多達六國。東盟各國處於中美或中日之間,一些國家的內政變動會影響其對外關係取向,例如菲律賓在前總統阿奎諾三世時對中國就採取強硬態度,但現總統杜特爾特對華則相對緩和;馬來西亞前首相納吉明顯親華,但現首相、政治強人馬哈蒂爾則正試圖巧妙地在中日之間周旋平衡,以期為馬來西亞爭取到最大利益。

至於柬埔寨,往往在東盟作為「集體」身份對涉及中國的問題進行表態時,柬埔寨可在關鍵時刻為中國提供政治支持。2016年7月,當東盟準備發布一項包括否定中國在南海的領土主張存在法律依據的官方聲明時,柬埔寨在東盟會議中使用了否絕權。 洪森的表態對美歐日形成了一個尷尬的挑戰,這也是柬國內反對派對這些國家表示不滿的原因之一:若美歐日持續向柬埔寨提供選舉援助,則客觀上助長了當權者破壞民主的行動;若不提供援助,則會將柬埔寨進一步推入中國的懷抱。

客觀地看,柬埔寨是東盟十國中少數的在中美(日)之間體現出明顯一邊倒親中的國家。東盟國家普遍將平衡大國關係視為關鍵的生存之道。柬埔寨一邊倒傾向中國,並不利於它未來在中美之間尋求最大利益。當然,對於執政33年的洪森而言,國家利益、政黨利益與個人利益並不能劃等號,有中國背書的洪森對現狀非常滿意。特別是去年救國黨被解散、其黨主席根索卡被逮捕後,中國外交部表示,「作為柬埔寨的好鄰居、好朋友、好夥伴、好兄弟,中方一貫支持柬埔寨走符合本國國情的發展道路,支持柬埔寨政府為維護國家安全和穩定所做努力。」

此外,洪森牢牢掌握着對軍權的控制,這也使民眾與反對派缺少武力推翻現政權的可能性。中國對柬埔寨的軍事援助也往往是一筆可觀的外部支持,客觀上強化了洪森的執政穩定性。中國對洪森毫無保留的政治軍事支持,以及數倍於歐美的外援,令洪森對於向中國一邊倒感到非常自然。

現年41歲的洪森長子洪馬內(Hun Manet )是柬埔寨陸軍副司令、全國反恐部隊指揮官,以及洪森的個人衞隊副指揮官,有可能在未來被指定為洪森的接班人。

現年41歲的洪森長子洪馬內(Hun Manet )是柬埔寨陸軍副司令、全國反恐部隊指揮官,以及洪森的個人衞隊副指揮官,有可能在未來被指定為洪森的接班人。攝:Tang Chhin Sothy/AFP/Getty Images

洪森權力網絡

儘管國內存在反對聲音,但洪森對於國會和軍權的把持使他有能力通過修改法律與動用武力的雙重方式維持自己這個王朝的統治。

此次大選第一次將柬埔寨最大的反對黨救國黨解散,柬國內的輿論打壓與限制民主人士的人身自由仍在繼續。在「經濟學人」集團發布的全球民主國家排名中,柬埔寨的民主指數近年來持續倒退(參見EIU Democracy Index過去五年的排名比較)。從民主發展時間線上預測未來,此次大選可能是柬埔寨民主發展歷程上的一次令人沮喪的關鍵選舉。

畢業於美國西點軍校的洪森的長子洪馬內(Hun Manet )如今已經是柬埔寨陸軍副司令、全國反恐部隊指揮官,以及洪森的個人衞隊副指揮官。現年41歲的洪馬內有可能在未來被指定為洪森的接班人。洪森在幫助其長子收穫個人權力與威信,儘管接班的形式可能會是正式的,在未來大可通過正式的選舉流程將洪馬內推上最高權力位置,正如洪森所言「洪馬內完全是按照正常程序晉升中將,同裙帶關係無關」

但洪馬內的晉升過程並非毫無爭議。在官方記載中,他於1995年加入柬埔寨軍隊,但1993開始他就在美國讀本科,直到從紐約大學經濟學碩士畢業,又於2008年在英國布里斯托大學博士畢業。在海外就讀的十餘年若統統算作洪馬內的軍齡,未免太過牽強。

此外,洪森的其他幾個子女也都身居要職。排行第四的兒子Hun Manith 擔任國防部情報總局局長,五子Hun Many 還是柬埔寨磅士卑省國會議員,兼柬埔寨青年聯合會主席。長女Hun Man是柬埔寨媒體大亨,擁有22家公司的股份,並在其中18家擔任董事或主席。洪森的子女與柬埔寨高官或子女聯姻眾多,事實上已經建構起一個權力關係錯綜複雜的洪森王朝。儘管國內存在反對聲音,但洪森對於國會和軍權的把持使他有能力通過修改法律與動用武力的雙重方式維持自己這個王朝的統治。

洪森生於1952年,似乎目前討論「後洪森」時代為時尚早,即使洪森下台,繼位者也可能是能夠繼承他政治願望的洪馬內,「洪森家族」時代或許會統治柬埔寨多年。從過去多年來洪森在公開場合為洪馬內做過的合法性鋪墊來看,洪森對這位長子寄望頗深。

未來美國能用於援助柬埔寨的預算可能會繼續減少,而這也將為中國提供更多的援助與影響空間。

未來美國能用於援助柬埔寨的預算可能會繼續減少,而這也將為中國提供更多的援助與影響空間。攝:Paula Bronstein/Getty Images

東南亞經驗

未來的柬埔寨充滿各種可能……但從洪森對軍權的牢牢把控來看,通過一次自由平等的和平選舉實現民主的前景似乎不可能。

今年五月,執政長達61年的馬來西亞政黨巫統(UMNO)首次失去執政地位,大馬也由此實現獨立以來的第一次政黨輪替。有媒體討論,大馬變天是否會帶動柬埔寨的民主運動發展。兩國可做比較的政治制度、社會與歷史等因素繁雜,但有幾個重要的原因可做簡要討論。

首先是前文已述的軍權問題,在柬埔寨,多年來洪森軍權在握,軍事戰爭又在柬埔寨不長的歷史中扮演過重要角色;而馬來西亞沿襲了英國軍隊的職業化,並且國家獨立並沒有通過戰爭實現,因此軍隊在國家政治中除特殊時期外基本保持了中立的角色,這使得一次變天的選舉中沒有軍隊介入成為可能。

其次,兩國雖然都有形式上的選舉,但反對黨的存在與競爭能力不可同日而語。在大馬,行動黨自獨立之初就已存在,並且在國家兩線制(注二)進程中多年來扮演不可忽視的作用;而在柬埔寨,最有影響力的救國黨2012年才由兩個反對黨聯合成立,其中桑蘭西黨的前身高棉民族黨成立於1995年,而另一個人權黨2007年才成立,其民間支持力度與活動歷史不能與馬來西亞的反對黨相比,也缺少如安華一般有強大感召力的領袖。

未來的柬埔寨充滿各種可能:新加坡模式的父子家天下、越南模式的黨內民主、中國模式的由威權向極權靠近、緬甸模式的朝野合作,或馬來西亞模式的實現民主變天……但從洪森對軍權的牢牢把控來看,通過一次自由平等的和平選舉實現民主的前景似乎不可能。

在美國總統特朗普提議削減美國海外援助的背景下,未來美國能用於援助柬埔寨的預算可能會繼續減少,而這也將為中國提供更多的援助與影響空間;美國方面最新的消息亦表示,由於選舉不公,美方將考慮對柬埔寨實施新的簽證限制。

也許未來有一天,美國官方會後悔這一舉動來得太晚:簽證限制應該生效在洪馬內第一次踏上美國領土之前。

(張倩燁,哈佛大學肯尼迪政府學院國際發展公共管理碩士)

註一:「雙贏政策」由洪森於1998年12月29日提出,其目的是實現國家和解。洪森借赤柬(紅色高棉)領導人英薩利(英沙裏)脱離赤柬的機會,向赤柬地區宣傳,鼓勵更多赤柬成員投誠,政府將保證其生命與財產安全。上述宣傳與心理攻勢起到明顯效果,帶動實現眾多赤柬成員倒戈。柬埔寨最終實現國家和平與民族和解。

註二:「兩線制」指政黨體系由多個政黨組成,而政黨之間會結盟,發展成兩大政治聯盟(或稱政治派系、陣營),而政治聯盟以外的政黨,只有極有限的政治影響力。馬來西亞的兩線制同常被認為形成於2008年「民聯」的成立,但也有意見認為,在此之前「替陣」的形成(1999)、1986年全國華團宣言提倡兩線制,以及更早的「社陣」,都為兩線制的形成打下了社會基礎。也有意見認為,在今年實現政黨輪替之前,馬來西亞並不存在真正的兩線制。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張倩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