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 深度 評論

美國國防授權法案2019:貿易戰之外,美國還對中國施加哪些壓力?

一般中國人,往往難有耐心關注這種厚達1800多頁的法案,然而這次,它卻為中國的前途投下了一道濃重的陰影。


2018年8月1日,美國參議院批准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就相對集中地體現了美國在安全等更廣泛領域的對華防範姿態。圖為2018年8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紐約州德拉姆堡陸軍基地為法案舉行簽署儀式。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2018年8月1日,美國參議院批准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就相對集中地體現了美國在安全等更廣泛領域的對華防範姿態。圖為2018年8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紐約州德拉姆堡陸軍基地為法案舉行簽署儀式。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自8月7日,美國開始對第二輪中國商品加徵高關税後,中美貿易戰繼續加劇。貿易戰將帶來的後果,坊間已探討多時,但同樣值得關注的是,既然美國對華政策已發生根本改變,美國在貿易戰之外,還有哪些對華強硬措施將要到來?

8月1日,美國參議院批准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以下簡稱「2019法案」),就相對集中地體現了美國在安全等更廣泛領域的對華防範姿態。與往年不同的是,今年是美國國會41年來,批准時間最早的一次,往年國會一般要到深秋才會通過這項法案。

一般中國人,往往難有耐心關注這種厚達1800多頁的法案,然而這次,它卻為中國的前途投下了一道濃重的陰影。雖然這是國防授權法案,其對中國可能造成的影響,卻絕不止限於軍事。

嚴厲指責中國軍事技術「非法竊取」

美國國會在「2019法案」中要求政府提交年度報告,掌握中國如何影響和滲透美國媒體、文化機構、商業團體,以及學術和政策諮詢等領域的情況。美國在對中國加緊高技術封鎖必將延續中國的發展進程。

與成為中美貿易戰焦點之一的強制技術轉讓問題相比,在軍事領域,美國對中國的指責更加嚴厲,因為該領域的主要問題是非法竊取。

這一次,川普政府抓住了好幾個竊密案的直接證據,最新一起當屬原美國通用電氣公司發動機密封專家鄭小清案,此君這邊竊密,那邊就在遼寧某國防工業園區助力中國夢。竊密技術的熟練,更令人懷疑他的背景。

對此,「2019法案」不僅明確要求加強對美國公司技術出口的控制,還要求大力加強軍工企業信息安全保護,甚至着手糾正科技信息過於透明的習慣。

此外,「2019法案」還要求加大對中資企業在美投資項目的安全審查力度。這方面在今年的英國范堡羅航展(Farnborough Airshow)上也有一個插曲。中國《航空知識》雜誌主編率團參觀德國某知名輕型飛機廠商展品時,遭到該公司負責人粗暴驅趕。該主編除了向航展主辦方控告種族歧視,還公開「詛咒」這家企業。

目前無法肯定這位德國老闆是否種族主義者,但若聯想到中國企業近年通過在歐美大手筆收購擁有多年航空關鍵技術積累、卻資金困難的中小企業,快速獲得複合材料等領域的技術訣竅後,一面助力軍備突破,一面企圖以低成本優勢擠佔民用市場,這也是歐美中小企業主厭惡中國的原因之一。

這一局面,也直接促使美國國會在「2019法案」中要求政府提交年度報告,掌握中國如何影響和滲透美國媒體、文化機構、商業團體,以及學術和政策諮詢等領域的情況。這當然使已藉助全球化進程進入美國的華人新移民面臨壓力,可是在美華人本就分化嚴重,不少人支持川普排斥後來移民以維護既得利益,也是富於中國特色的景觀。

對軍工領域的竊密指控,中國官方向來一概批駁為「污衊」,卻並不需要一一否認,因為國內很多公眾沉醉於這樣的反美邏輯:美國政府在「李文和案」中就未能定罪,可見所有這類指控都是別有用心的污衊。不過也許就是同樣一個人,獲悉中國軍事技術突飛猛進背後的某種神秘技術來源時,又會不加掩飾地表示「祖流放」(看到祖國這麼流氓我就放心了),還會有人編造謠言,認為中船集團剛剛落馬的老總孫波,是因為向中情局泄露了「遼寧」號航母的結構布局的謠言,以證明「來而不往非禮也」。

在國際公論面前,這些反應會塑造何種國家形象,可想而知。即使中方此類行為因風聲太緊而收斂,離開了從美國獲取關鍵技術情報,中國科技,特別是國防科技,還能維持近年高歌猛進的勢頭嗎?

離開了從美國獲取關鍵技術情報,中國科技,特別是國防科技,還能維持近年高歌猛進的勢頭嗎?圖為一隻運-20大型運輸機進行飛行展示。
離開了從美國獲取關鍵技術情報,中國科技,特別是國防科技,還能維持近年高歌猛進的勢頭嗎?圖為一隻運-20大型運輸機進行飛行展示。攝:Power Sport Images/Getty Images

實際上,中國的東風-41機動洲際導彈、巨浪3潛射導彈、殲-20隱身戰鬥機、運-20大型運輸機、直-20中型直升機、國產航母、055大型驅逐艦、094核潛艇、反導攔截彈、軍用小衞星,以及構成體系戰力關鍵的新型一體化指揮系統——所有這些,即使不直接獲得外來技術支持,也離不開參考美國技術而大量節省的試錯成本,以及從迂迴獲取軍民兩用技術和收買海外華人學者中大量獲得的技術養分。

而且這些成果大多只是複製美國現有或前一代戰力,中國在創新領域的乏善可陳註定將更難追上美國,更不用說野心勃勃的取而代之。而沒有了軍力上的洋洋自得,中國在國際上的氣勢將明顯削弱。

更可惜的是,中國社會從上到下,對科技發展,特別是國防科技,既深留毛時代「卡脖子」的井繩之懼,力圖無所不有,又習慣了不擇手段的蘇俄發展戰略;在當今國際格局下,對國際社會有叢林法則式的誤解;在中美意識形態對抗下,中國政府反而進一步肯定技術竊取的正當性,比如在貿易爭端中,中國政府總是將美國對華高技術禁運指責為不公、不義和不善之舉。

這些觀念的執迷不悟,都註定將與醒悟過來的美國迎面相撞。

釜底抽薪的壓力:強化美台防務、提交南海軍事化報告

在「2019法案」中,美國着手進一步強化美台防務關係。美台官方關係更是中國大陸心頭之痛,而北京過去制約美國的法寶,中美經貿合作本身也正風雨飄搖。僅剩的對台王牌,就只有一直決心和資源不足的「動武」。「2019法案」也要求,政府向國會提交中國南海軍事化舉動的報告。

當然,川普的貿易戰雖然對中國構成巨大壓力,但川普的確不懂中國。上個月美國在WTO改變策略,不再主要指責中國貿易逆差,而是批評中國政府對經濟的嚴重操控制造了不公平貿易環境。

尊重市場不過是西方政經常識,不料中國大使的回應,大談西方早已認可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就是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市場經濟」,因此,千萬不要以為中國為了對外經貿合作,就會以改旗易幟來換取。

面對這種「帝國主義亡我之心不死」的極左話語,滿腦子商業或外交「施壓-讓步-成交」模式的川普,即使本就無改變中國根本制度之心,也勢必將不自覺地將捲入新冷戰了。

於是,在「2019法案」中,美國着手進一步強化美台防務關係。這的確是美國對中國施壓的一張好牌。對此,中國官方的反應不無嚴厲,然而面臨的選項卻十分棘手——對台軍售問題仍是定期發作的潰瘍,美台官方關係更是中國大陸心頭之痛,而北京過去制約美國的法寶,中美經貿合作本身也正風雨飄搖。僅剩的對台王牌,就只有一直決心和資源不足的「動武」。一些民族主義狂熱分子「美艦停泊台灣港口之時,便是武統之日」的雞血叫罵,不過更暴露了中國政府的深層困境:若最終不敢對(美國實質協防下的)台灣動武,又如何穩住在熱血沸騰的民族主義人群面前的權力合法性?

美國着手進一步強化美台防務關係,這的確是美國對中國施壓的一張好牌。圖為陸軍航空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成軍典禮,兩名台灣軍人站在一排美製的阿帕奇AH-64E攻擊直升機前。
美國着手進一步強化美台防務關係,這的確是美國對中國施壓的一張好牌。圖為陸軍航空AH-64E阿帕契攻擊直升機成軍典禮,兩名台灣軍人站在一排美製的阿帕奇AH-64E攻擊直升機前。攝:Sam Yeh/AFP/Getty Images

必須注意到,大陸近年在對台事務中咄咄逼人,倚仗的正是相對的軍力優勢,但台灣軍力和美台關係均長期處在美國有意的克制之下,一旦美國不僅不怕得罪中國,還有意需要藉此向中國施壓後,中國大陸與台灣實力對比,將有很大想像的空間。

此外,在大陸近年「維權」頗有成果的南海,「2019法案」也要求政府向國會提交中國南海軍事化舉動的報告。雖然中國根本不會害怕被禁止參加環太演習等「懲罰」,但對中國更糟糕的,顯然是美、英、法、日、印均將參加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動」,特別是近年不斷強化的美印和美越軍事關係,都註定使中國不敢在南海更加強硬。

只有民間風傳的川普將「聯俄制華」的動向,在「2019法案」中不見苗頭,相反該法案強烈要求加強對俄羅斯的防範。其中的原因,自然是川普與美國朝野在對俄問題上的糾葛。但即使沒有這一層壓力,俄中之間的虛情假意也一目瞭然。此前雙方就都暗中希望對方替自己抵擋美國火力,而現在對俄羅斯而言,與美國結成局部利益同盟,共同壓制中國起碼是可能選項之一,只是中國國內,因長期灌輸親俄情緒,公眾忽視了俄羅斯對中國的防範和恐慌而已。

近年在對美戰略上的一連串重大失察和失策,令中國上下清醒人士無比焦慮,但這也是中國決策層深層亂局註定的結果。近日,大陸很有影響力的《財經》雜誌,就發出《鬧到這個地步,中美關係能否再回到從前》的疑問。然而,即使中國高層真的憂慮這一困局將會危及執政急需的財力,即使在中國實務部門中,一心力挽狂瀾、救大船於水火的官僚尚在,在這種中國在實務上的有限妥協、與根本性的對抗姿態並陳的大局面下,川普和美國,都更願意相信後者。

不可忽視的軍事壓力:重點加強前沿軍事技術研發,確保美國十足領先

美軍要的就是有十足把握的實力領先,而中國卻不幸跌入了軍備競賽和自不量力的雙重陷阱。國防部重點加強高超音速武器、太空攻防能力、定向能武器和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

作為年度軍費法案,「2019法案」當然更多着墨於美國軍力建設,只是在這一領域,「重點防範中國,加強與實力接近對手在高強度戰爭中的正面交手能力」不只是今年,而是早已成為近年來的慣常主題。

不過在這方面,美軍對中國軍力的評價素來誇大。中國以彈道導彈、航母、戰鬥機和大型艦艇為代表的所謂「新質戰力」,並沒有實質性挑戰美軍的水平,問題是美軍要的就是有十足把握的實力領先,而中國卻不幸跌入了軍備競賽和自不量力的雙重陷阱。

具體而言,「2019法案」除了國防部機關裁員25%,軍隊加薪2.6%,總兵力增加15600人等整體措施外,最大亮點在於,將國防部申請的911億美元研發預算增至前所未有的950億,重點加強高超音速武器、太空攻防能力、定向能武器和人工智能等前沿技術。這也有中國近年在這些新興領域不遺餘力的背景。美國還將逐步安排資金,完成耗資巨大的核武庫更新,特別是川普政府倡導的低當量核彈頭重獲新生,都不無針對中、俄的意圖。

2018年8月1日,美國參議院批准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就相對集中地體現了美國在安全等更廣泛領域的對華防範姿態。圖為2018年8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紐約州德拉姆堡陸軍基地為法案舉行簽署儀式。
2018年8月1日,美國參議院批准的《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就相對集中地體現了美國在安全等更廣泛領域的對華防範姿態。圖為2018年8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於紐約州德拉姆堡陸軍基地為法案舉行簽署儀式。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即使在常規力量上,「2019法案」將航母數量增至12艘,發展分布式作戰概念和可生存後勤力量,加強LRASM等遠程反艦導彈以突破反介入/區域拒止阻力,增加預算12.3%以重建美國微電子領先地位,加強攻擊性網絡能力等力量,都有因應中國相關力量上升的動機。

另外,「2019法案」還要求加強美國在亞太的軍事存在和戰備水平,改善防禦基礎設施和關鍵彈藥存量,提升盟友對海作戰能力,直接遏制中國相關軍事動作。

面對美國政經軍貿各領域齊發的壓力,中國社會最根本的矛盾在於,既有部分清醒人士希望藉助美國壓力促使中國高層醒悟,或者促成更大變化,卻又存在相當大比例的人口將國家利益與政黨利益混為一談,否定美國在中美經貿關係中強調公正和規則的價值意義,將其行為一概認定為與中國人過不去,甚至深受夜郎自大的國內輿論蠱惑,認為中國完全有實力與美國一決雌雄。

基數龐大的後一種民意原本就是當局執政合法性的基石,現在更是當局大加利用的良機,這恐怕將嚴重影響中國未來的選擇。而從美國方面來說,不管川普有多異類和凌厲,其實真看不出他有根本改變中國的意圖。

只是在這種中美利益衝突中,他是否會意識到,不觸及這一最根本層面,將很難得到一個合作共贏的中國?當然,他和美國是否有此能力和契機,又是另一回事了。

(吳戈,國際關係、軍事問題評論員)

吳戈 中國大陸 評論 中美貿易戰 美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