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權文武:制裁重壓下,伊朗民眾為何偏愛「國家公敵」特朗普?

在美國退出伊核協議、重啟制裁之際,我作為生活在伊朗的外國人,目睹了一幅混雜着不安、恐懼、期待、幸災樂禍的伊朗眾生相。


伊朗人傾向於短期利益考量,善變和言不由衷,以在不斷變化的外部形勢中生存。這次面對美國製裁和暗淡的經濟前景,伊朗人大抵又嗅到了「大難將至」的味道,開始了末日前的狂歡。2018年8月,伊朗人走過街上壁畫,繼續日常生活。 攝:Imagine China
伊朗人傾向於短期利益考量,善變和言不由衷,以在不斷變化的外部形勢中生存。這次面對美國製裁和暗淡的經濟前景,伊朗人大抵又嗅到了「大難將至」的味道,開始了末日前的狂歡。2018年8月,伊朗人走過街上壁畫,繼續日常生活。 攝:Imagine China

「兄弟,有美元賣我點兒哈!」

最近幾個月來,這句話取代了「你好」或者「最近混啥呢」,成為伊朗同事每天上班對我的問候語。

自從今年四月初以來,伊朗貨幣里亞爾(Rial)多次發生斷崖式下跌,從1美元兑52000里亞爾下探到5月初的1美元兑62000里亞爾。為遏制跌勢,伊朗央行下令於4月底關閉地下錢莊、中止非官方外匯交易、限定個人出境攜帶現金數量上限為5000歐元、威脅沒收民眾個人持有價值1萬歐以外的外匯現金等。伊朗政府的政策反而加劇了民眾的恐慌,到7月底美元兑里亞爾黑市匯率已經突破1:120000。

這種「自由落體」式貨幣貶值的更大背景,則是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後,美國的制裁措施如達摩克利斯之劍高懸頭上。第一階段措施8月6日如期而至,飛機、開心果、地毯、黃金、魚子醬等貿易遭到美國封殺;而再過90天,即11月4日,對伊第二階段制裁將生效,美國力圖將伊朗原油出口將為零。若美國遂願,70%收入依賴石油出口的伊朗經濟將面臨全面崩潰。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權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