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來福:三觀警察,小粉紅,國家在場的鬥爭文化

時代的精神狀況也許正在崩壞,但時代不是「等而下之」的人造就的,知識分子表達焦慮和憤怒,應該指向的不是大眾,而是那些有能力影響和決定時代的人。


意識形態教育所植入的鬥爭和舉報文化不言而喻,有自省精神的獨立個體從來不是學校教育所有意培養的,相反,一個忠於祖國而非其他任何組織的「獨立」個體,才是好國民。圖為2015年河南鄭州學生們在霧中表演。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意識形態教育所植入的鬥爭和舉報文化不言而喻,有自省精神的獨立個體從來不是學校教育所有意培養的,相反,一個忠於祖國而非其他任何組織的「獨立」個體,才是好國民。圖為2015年河南鄭州學生們在霧中表演。 攝:VCG/VCG via Getty Images

最近,內地媒體《界面》的文化欄目刊出一篇文章,指出一個觸及社會水温變化的現象:道德警察埋伏在我們四周,以「三觀」為基準來評價小說、電影等文藝作品。作者總結出「三觀警察」的基本要求:不僅是婚姻內的男女不能越雷池半步,戀愛中的人也必須從一而終。在下文我將用「大奶(原配)正義」來概括這一原則。

有關「大奶正義」的事件並不少見,對公眾人物的道德監察也從未停止,去年李小璐與嘻哈歌手PG One過夜的傳聞,輿論層層發酵,最終導致嘻哈歌手幾乎被集體封殺。只是沒想到,道德話語泛化到連藝術創作都難逃審訊,《界面》文章指,《英國病人》因為婚外情而被差評,《包法利夫人》被概括為「一個愛慕虛榮的白窮美三番兩次千里送逼結果被人拔吊無情的故事」(意為愛慕虛榮的灰姑娘倒貼上門卻遭始亂終棄)。

差評經典當然不必太過指摘,令人憂慮的是這些事件所勾連出來的社會圖景:一群價值觀單一,思考框架刻板,攻擊性極強的年輕人,正在互聯網上橫衝直撞,對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中的一切事件進行道德評價,「三觀」框架所到之處,非「渣男」即「小三」,世界的複雜性被消解殆盡,只剩貧乏的道德臉譜。

日常生活和藝術接連被道德話語佔據,這樣的情況中國人並不陌生,對近代史稍有了解的人,生活在今天的中國都難免感到不安。前《南方週末》記者李海鵬在微博上評價此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來福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