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總編周記

總編周記:其實,我們沒有太多時間為自己「慶生」的

對端傳媒而言,唯一重要的事就是面向公眾的高品質新聞服務,不管我們處在什麼情境裡,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


劣質疫苗事件,是一場關係到每一個中國人健康的公共安全事件,它的爆發,儼如十年前三聚氰胺事件的翻版。它似乎提醒著公眾,一切還沒有過去,仍然在每一個人的生活裡,只是換了個面貌。 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劣質疫苗事件,是一場關係到每一個中國人健康的公共安全事件,它的爆發,儼如十年前三聚氰胺事件的翻版。它似乎提醒著公眾,一切還沒有過去,仍然在每一個人的生活裡,只是換了個面貌。 攝:China Photos/Getty Images

過去兩個星期的端傳媒編輯室,用「人仰馬翻」都不足以形容。從7月21號「疫苗之王」這一篇文章開始,一場關係到每一個中國人健康公共安全事件再度爆發,如同三聚氰胺奶粉事件翻版。而無巧不巧,我們正籌備著「毒奶粉十年」的一系列回顧報導。劣質疫苗事件似乎提醒著公眾,「它」沒有過去,仍然在每一個中國人的生活裡,只是換了個面貌。

「它」可以是:長期被漠視或者打擊的消費者權利意識、媒體職能殘缺、政府信息不公開,以及公共法律服務的缺席——除了北京一位律師向山東省政府申請了信息公開,幾乎沒有律師出面擔當疫苗案的法律維權。和十年前毐奶粉爆發時的情況相比,這次的無奈和絕望更像掉進了一處深不見底的懸崖,墜落不停,不知何時是個了結。

和疫苗幾乎同一時間,中國的#metoo運動也突然蔓延開來。這一波反性騷擾運動,從今年年初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畢業生舉報教授陳小武開始,到四月北京大學中文系,七月廣州中山大學人類系為止,話題和討論一直侷限在校園和師生情境裡。然而到七月下旬,中國民間公益圈和媒體業裡的性騷擾案件舉報,一下子進到了公眾視野。如何評價這些情節輕重不一的性騷擾案件?存不存在誣陷的可能?法律和社會運動是否衝突等等議題,在中國經常對公共事務發表評論、倡議的知識份子間,甚至引發了激烈爭辯。

在這些爭辯進行的同時,「爆雷」沒有停下來,最新的事件是北京龍泉寺住持,擁有「中國佛教學會會長」和「政協委員」頭銜的釋學誠,被弟子舉報長期以偷換的佛法概念性騷擾甚而性侵出家女尼。95頁舉報書的規格之工整和它揭露的內容一樣驚人。如果已知的情節屬實,事件本身的惡劣程度就不下2001年在美國波士頓爆發的天主教性侵案件。更何況在中國的「特殊國情」下,這類案件同時重重衝擊了黨國體制。「中國#metoo」的規模前所未見,至今仍是現在進行式,端傳媒編輯室會時刻守望這起事件的發展,不敢鬆懈。

端傳媒創辦三周年,就在這個當口到了我們眼前。回顧過去三年,我們在這個快速變動的產業環境裡跌跌撞撞,千辛萬苦尋找永續經營之路的過程不足為外人道。自己的新聞,就留給電商專家或傳媒業研究者去言說評價。對我們來講,唯一重要的事就是面向公眾的高品質新聞服務,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而談到高品質,美國紐約時報以“All the News That's Fit to Print.”自許,我們跟從這樣的宣示,但在華文的語境裡,重音更在”All”。你懂的!

說真的,今時今日,其實我們沒有太多時間為自己「慶生」。不過用戶運營部的同事們還是努力在兵馬倥傯之際抓緊時間,規劃出一系列的三周年活動。九月一、二日在台北的論壇,主旨不是「慶祝」,而是「對話」,我們打開廚房,讓各地的「大廚」和台灣知名的評論者對話,更重要的是和讀者的面對面交流,一句鼓勵、一段批評、一則選題的構想,或者一條報導的線索,都是啟發、鼓舞我們邁向第四年、第五年......最強大的動力。

總編周記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