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尹子軒:倫敦尚處幻夢中,「新歐盟」已蓄勢待發

從經濟、政治到軍事合作,英國脱歐的最大建樹,在於釋放了歐盟成員國之間合作的動能。倫敦作為歐盟政治整合路障的日子,脱歐之後將成為往事,對於歐盟長遠的發展不失為一大利好。


英國脱歐公投過去兩年多,倫敦當局近日才以幾乎內閣倒台的代價,算是湊出了一個統一的官方脱歐計劃。圖為首相文翠珊於鄉郊別墅「契克斯」。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英國脱歐公投過去兩年多,倫敦當局近日才以幾乎內閣倒台的代價,算是湊出了一個統一的官方脱歐計劃。圖為首相文翠珊於鄉郊別墅「契克斯」。 攝:Brendan Smialowski/AFP/Getty Images

英國脱歐公投過去兩年多,倫敦當局近日才以幾乎內閣倒台的代價,算是湊出了一個統一的官方脱歐計劃,準備和布魯塞爾的談判。雖然這個協議表面上更接近一個所謂的「軟脱歐」方案,但是,該方案基本上還是堅持向布魯塞爾討要兼得「歐盟單一市場」以及「和歐盟脱離關係」兩項近乎「無賴」的要求,在歐盟政治重心無可避免地轉向如何加強歐元區改革、共同防禦、以及難民分配等議題的當下,倫敦的要求,幾乎是為了更邊緣化聯合王國在歐洲和世界影響力而寫。

2019年3月,即英國啟動歐盟《里斯本條約》第50條的兩週年,如果雙方仍未能達成協議、或者歐盟27國未達成延長談判期限的協議,屆時英國將會自動脱離任何和歐盟有關的國際條約,亦即所謂的「No Deal Brexit」。

拖沓許久,首相文翠珊(德蕾莎·梅伊)終於在2018年7月初發表「契克斯聲明」 (Chequers Statement),看似是在脱歐大限前統一了內閣對於脱歐的立場——但幾乎在發出的同時,該聲明便引起了內閣信任危機;在兩名脱歐派大臣離開內閣、另加兩次議會內的惡鬥之後,聯合王國的脱歐白皮書最終以一個更接近所謂「軟脱歐」,但揉合了硬脱歐派的一些和歐盟基本原則依然有根本性牴觸要求的模樣出現。

換句話說,文翠珊政府口中所謂的「final offer」 ,除了讓布魯塞爾知道文翠珊根本無法駕馭黨內硬脱歐派之外,最重要的是讓歐盟更進一步確認到聯合王國——無論是政客還是人民——根本已經不具備繼續和歐盟合作的基礎。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尹子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