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杳三:新手見高手,雙普會面下的美俄關係

只要普京能與特朗普找到共同利益,進行交易,什麼尊重國家主權的國際法,對兩人亦不足掛齒。問題是,此等美俄關係微妙的轉變,還須看特朗普的連任工程是否能繼續迷惑人心。


只要普京能與特朗普找到共同利益,進行交易,什麼尊重國家主權的國際法,對兩人亦不足掛齒。問題是,此等美俄關係微妙的轉變,還須看特朗普的連任工程是否能繼續迷惑人心。 攝:Ulrich Baumgarten via Getty Images
只要普京能與特朗普找到共同利益,進行交易,什麼尊重國家主權的國際法,對兩人亦不足掛齒。問題是,此等美俄關係微妙的轉變,還須看特朗普的連任工程是否能繼續迷惑人心。 攝:Ulrich Baumgarten via Getty Images

美俄兩國總統將於本月16日於芬蘭赫爾辛基舉行峰會,外界預料雙方將就多個議題,包括敘利亞內戰、能源價格和俄國被指涉嫌干預美國大選交換意見。峰會選址對美俄關係亦甚具象徵意義,值得一提:冷戰時期,芬蘭在地緣政治上是兩大軍事聯盟——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北約)和華沙公約組織的天然屏障,共產和資本兩大陣營在此地達成默契,即美國不邀請芬蘭加入北約,而蘇聯則不會派兵入侵,兩者皆避免做出有意改變現狀的挑釁行為。不過,為保主權和領土完整,芬蘭只能接受蘇聯對其管治的影響力,避免向西方靠攏,失去外交自主空間,完全受制於美蘇博弈(有學者稱之為「芬蘭化」)。

冷戰早已成為歷史,但美俄關係的根本矛盾和敵對觀念,由蘇聯解體到奧巴馬(歐巴馬)時期,仍屬冷戰時期的延伸。不過情況在特朗普(川普)就任總統後,有根本改變的端倪。特朗普上任後,不少西方傳媒一直批評他的對俄政策不夠強硬,又認為白宮在烏克蘭和敘利亞等問題上議而不決,無法壓制普京(普丁)對外擴張的「野心」。

此類論調不僅忽略早年普京派軍攻打格魯吉亞(喬治亞)及支援烏克蘭東部民兵組織的根本原因,亦無視了特朗普與歷任民主、共和兩黨總統之別。從過去一年半的舉動可見,特朗普在處理外交問題上,並無前任總統的「道德/理念枷鎖」,沒有像「傳教士」般宣揚自由主義的優勝之處,反而更似一個唯利是圖的地產商人,凡事以利益先行。所以,美俄關係的基調,或會在特朗普主政時期有微妙的改變。

地緣政治是美俄矛盾主因

21世紀的美俄關係,表面上是因一連串俄國的對外擴張行為而交惡,例如2008年普京派兵入侵格魯吉亞,或是2014年俄國吞併克里米亞半島(Crimea Peninsula)及「肢解」烏克蘭領土主權。上述兩場國際危機,普京確實有違反國際法,但若將時間軸拉長至冷戰後期開始推演,俄國被西方領袖和傳媒貼上修正主義的標籤,指其破壞國際秩序與穩定,其實亦有欠公允。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杳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