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瑞典人彼得·達林:我在中國上電視認罪,《1984》噩夢成為現實

2016年1月,瑞典人彼得·達林成為第一位因為支持中國人權運動而遭拘禁和強迫電視認罪的外籍人士。在「709」鎮壓運動三週年之際,他對「指定居所監視居住」和電視認罪的回顧,再次揭開了近年來中共治理術演進中的最具壓迫性一面。


對於彼得·達林來說,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就像喬治奧威爾小說《1984》裏面的温斯頓,要想從這裏出去,向「老大哥」認錯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如此,錄製視頻也並沒有更多犧牲。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對於彼得·達林來說,他已經意識到,自己就像喬治奧威爾小說《1984》裏面的温斯頓,要想從這裏出去,向「老大哥」認錯是不可避免的。既然如此,錄製視頻也並沒有更多犧牲。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每隔一段時間,張警官就會來到彼得·達林(Peter Dahlin)那間安裝着防自殺軟墊的牢房裏,拉把椅子隨意坐下,和他進行一些消遣式的「爐邊聊天」。這位「好警察」經常會帶點雀巢速溶咖啡、一包煙,並且格外開恩,允許將厚重的窗簾拉開一點,讓夕陽照進來;或是晚上的時候打開窗戶,透進一點新鮮空氣。

對於被關在北京南邊一所秘密監獄的瑞典人彼得·達林來說,這或許是他中國之行印象最深刻的片斷之一。與審訊室裏「壞警察」的長時間激烈審訊和極度無聊的單獨監禁相比,這種「爐邊聊天」無疑是一種享受。當然,它絕非出於仁慈,只是一盤大棋中的鋪墊步驟。

彼得生於1981年,是一位人權活動人士。2007年他來到中國,起初為NGO組織「仁之泉工作室」做志願者;2009年,他與其他中外人權活動人士一起,成立了一家NGO組織——「人權衞士緊急救援協會」(Chinese Urgent Action Working Group,簡稱China Action)。根據協會的自我定位,它致力於為「處於危險中的維權者」提供法律和經濟援助,培養和發展維權律師和當地「赤腳律師」(指從事基層法律服務但無律師資格的人)的能力,並在中國各地設立法律援助站,向政府非法行為的受害者提供無償法律援助。但在中國官方眼中,這是一個「長期接受境外資金支持、在境內培訓和資助多名代理人、從事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的非法組織」。

2016年1月3日晚上,彼得和他的女友在北京一條胡同的家中被國家安全部門帶走,以「指定居所監視居住」的名義關押在一個秘密監獄。對於自己的際遇,彼得也有所預料,他知道國家安全部門一直在監視他所在的組織。2013年後,當局對於 NGO 的監控變得越來越嚴,直到2015年的「709」大抓捕,有不少和他一起合作過的人被逮捕或失蹤,包括曾經在China Action工作過的維權律師王全璋。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罗四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