銅鑼灣書店

銅鑼灣書店店長不顧威脅,失蹤8月後開記者會曝光拘押全過程

失蹤八個月的銅鑼灣書店店長返港開記者會,在內地女友及同事仍被控制的情況下,選擇披露自己經歷的拘押、提審、被拍片、被要求指認禁書訂戶資料等全過程,他說:「這件事不是我個人的事,是香港整個社會人的自由訴求。」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
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16日下午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攝:吳煒豪/端傳媒

6月16日下午,失蹤近8個月、兩日前返港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在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陪同下在立法會開記者會,講述自己被扣押的原因和情況。

林榮基今年60歲,香港永久居民,1994年創辦銅鑼灣書店,一直親力親為管理書店。2014年,他將書店賣給了「巨流傳媒有限公司」,他本人則在賣盤後留任擔任店長。

我是5人中負擔最少,若我不發聲,對不起港人。這些事,將來也會發生在香港人身上。

林榮基

被帶至寧波囚禁,不准通知家人及聘請律師

林榮基指,自己去年10月24日本擬經深圳找東莞的朋友,但在過羅湖海關時被深圳海關拘留,數名海關職員帶走他,後有11人帶他上一輛七人車,駛到深圳一個廢車場,並沒收他的證件。全程無人能回答他究竟所犯何事。

當晚,林榮基在派出所「犯人欄」停留一晚,對方曾供應食物。次日早晨7點多,他被戴上眼罩、鴨舌帽,帶上動車,坐了13到14個小時後,到達浙江寧波。下火車後,再經45分鐘車程,林榮基被帶至一棟大型建築物的2樓一房間,被脫掉全部衣物作檢查。林說,第二天早晨,就有人來審問他,審問之前先讓他簽署兩項條款,包括「答允放棄通知家人」及「不聘請律師」。林榮基說,自己當時「孤零零一個人,唯有簽紙」。

之後林榮基被盤問是否銅鑼灣書店的店長,以及銅鑼灣書店的經營狀況,又問他為什麼從香港把禁書寄回內地,指他違反了大陸的《經營法》,還特別問及他禁書的撰稿人資料,例如一些關於中國領導人小道消息的書。但他認為自己在港「經營正經書店,根據香港法例正常經營的小書店」,在香港是合法的,而往內地寄書是為滿足一部分內地讀者的需要。林說,如果對方認為他違反了香港法例,可以在香港將他檢控,不明白為什麼要在海關將他拘留。

林榮基說對方不是國安、軍人、派出所人員,但有人跟他漏了口風,指對方是「中央專案組」的人。他相信這個漏口風的人是一位姓李的國安,他在2013年帶書過海關時曾被捉到,這位年輕人當時負責做筆錄,所以和林榮基彼此認得。他又指另有兩個來自北京的人曾責罵他,說他是「被專政的人」,指他的書籍詆毀了國家領導人,有損領導人聲譽。

林榮基說,被拘留後,自去年11月至今年3月,自己被關在不足300呎的空間,由2人一組的6組人24小時看守,有飯吃,可以看醫生。期間房內的書櫃、水龍頭和牆身都鋪上軟膠和軟布,連牙刷都被繩索綁住,在另一端有人拎住,刷完就收起,防止他自殺。他形容該房間有窗戶,望出去是類似的房間,估計是其他看守所,又估計這個建築群估計有20間房。他表示自己曾離開房間出外提審,但期間被戴上眼罩,他在眼罩邊緣見到附近有「臉盆毛巾牙膏牙刷」,估計有其他人亦被囚禁於此。林榮基說,自己當時好驚恐,好惶恐。

他說自己期間在房間被提審20到30次,出外提審兩次,「有時一星期三、四次,有時兩個星期都沒有一次」,每次提審時間為半小時至一個多小時,自己也簽過認罪的文件,但自己不清楚簽過一些什麼文件,因為當時的情況「要你簽賣身契你都會簽的啦」。他說自己「美其名曰是監視居住,但我連行出去一步半步都無,只可以望住個天孤立無援」,反問「這麼大的中國政府,對一個認為違反中國法例的書商,可以這樣對待?」,又說「你講明一國兩制,公道自在人心」,質疑中央違反一國兩制。

林榮基說,3月之後他又被轉移到廣東韶關,繼續監視居住。他在韶關的一個圖書館由4月開始居住到6月,較之在寧波時,限制稍為放寬,他有閱讀自由,但不能離開一些區域。此後,對方安排他和李波在深圳會面,並給他十萬元遣散費,作為一種補償。但林榮基說,自己要求的只是自由,以及回到香港和家人見面。

在內地被拍片「有導演、有台詞」,被放回香港有條件

林榮基承認自己被安排拍攝影片,指片段「有導演、有台詞」,部分對白並不是自己想說的,但他照做,因為「唔洗食飯呀?」(不用吃飯呀?)他在1月28日鳳凰衛視播出的影片中曾說自己「深刻認識到錯誤」,6月16日的記者會上他解釋說,這是因為當時「他們叫我承認,我無法不承認」。

對於香港政府有否協助他,他表示「不知港府救過什麼人」,「對住他(指梁振英)我們無話可說,做唔到嘢有咩好講(事沒做成沒什麼好說的)」。被問及有否尋求香港警方幫助時,他指香港警方在2014年佔領期間「在金鐘出催淚彈,學生手無寸鐵」,認為警方並不站在市民一方。

3月2日,廣東省公安曾指林榮基將在未來數天內取保候審。6月16日,他在記者會現場確認自己正在取保候審期間,但並不清楚具體程序。他又說,前天(6月14日)自己要求回港探望家人,但對方提出條件是要求他提交銅鑼灣書店的寄書紀錄,交給對方作為呈堂證供。

他坦言,曾有一名陳先生到過銅鑼灣書店取走電腦硬件並交給李波,讓他去找李波拿。但由於林榮基發現這並不是載有訂書讀者資料的硬碟,所以自己又回到書店取走了正確的硬碟。

他又稱,原本已經打算依照中央要求,前往內地交出讀者資料的硬碟,但途中再三掙扎,又被香港6000人上街支持自己而感動,最終改變決定,在港鐵九龍塘站出閘,沒有回內地去。

他還透露,李波回港之後曾把寄書資料的硬碟帶回內地,自己則「沒想過(對方)叫李波將硬件 copy 上去再放到電腦,叫我認哪些人訂過書,跟我有什麼關係」。他指李波帶去的資料使中央政府現在已經有銅鑼灣書店讀者的訂書記錄,當中涉及500到600人,以內地人為主,香港人也有,涉事書籍有4000多本。

2016年1月2日,李波失蹤後,銅鑼灣書店停止營業。
銅鑼灣書店。攝:Anthony Kwan/端傳媒

他又指自己14日回港並非一人,有兩名分別姓陳及姓史的內地人員陪同,在韶關買了車票到深圳,然後過海關之後就分頭行事,不敢在他身邊現身,可能是兩人怕被拍到。而中央政府「本來要我今日上去,我當然不敢上去啦,還上去?」,他說。他又指自己「有什麼好後悔?寄書合法的嘛!」林榮基說,他現階段並不擔心在港的家人安全,至於自己則「真的無辦法啦,看下香港政府有無保障」,又說「找何俊仁更有保障」。何俊仁則指,如果林榮基今日之後突然消失,「大家都知是為什麼」。

與李波交談,對方指「違反自己意願被帶走」

林榮基還指自己今日(16日)曾與李波見面,李波透露自己是「違反自己意願被帶走」,但並無具體說明被何人帶走。他又引述李波說「希望盡快結束件事」,而「上面(中央政府)要求他(李波)辦完公司業務要返上去」。林榮基又說,「如果李波係畀人笠咗(綁架)上去,好明顯係跨境執法」。

被問及銅鑼灣書店現況,他指目前書店由一名陳先生續租兩年,但他不知資金來源。他指自己的女友因為曾幫自己寄書而受到牽連,仍在內地「保釋候審」,並且仍有幾個同事滯留內地。他說自己非常對不起女友,「我希望中國政府善待我的朋友和同事」。

林榮基指自己開記者會的原因,是因為「這件事不是我個人的事,是香港整個社會人的自由訴求,中央政府逼到香港人無路可退」,又指銅鑼灣書店事件「觸及香港人的底線」,「如果連我都不出聲,香港就無得救」。他又強調香港是法治社會,自己未來不會回大陸。被問及會否在其他國家尋求庇護,他回應指:「我是香港人,土生土長,不需要離開香港。」

他說自己回港兩日幾乎完全沒有睡覺,因為在大陸看不到任何資料,回港後看新聞資料,「回看視頻,見到六千個人上街,這六千人都是香港人,我不認識的。他們可以為我們這五個書店的人上街,好大感觸,好感謝」。

林榮基說,在座的好多香港人,大家差不多坐在一條船上,我個人或者這間書店被干預,將來亦會發生在大家身上,這是一定的。他呼籲香港人,「希望香港人向強權說不,我都可以,你怎麼不可以?」被問到會不會再從事出版業,他說有可能還會。

銅鑼灣書店失蹤的5人中,截至發稿,李波、林榮基、呂波、張志平已經返港。桂敏海仍在內地,其女兒早前曾在美國國會聽證會指父親被非法綁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