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曾朗天:墨西哥大選之後──左翼變革還是老調重彈?

洛佩斯的政綱正如其內閣一樣,有前足球明星、前任PRI和PAN黨員,也有哈佛畢業的經濟學家和前任最高法院法官,雖包羅萬有,卻無明確方向。


一如選前民調所料,墨西哥在7月1日的大選中,代表「國家復興運動」的左翼政客洛佩斯憑着53%的極高得票率勝出,成為新一任總統。 攝:Alfredo Estrella/AFP/Getty Images
一如選前民調所料,墨西哥在7月1日的大選中,代表「國家復興運動」的左翼政客洛佩斯憑着53%的極高得票率勝出,成為新一任總統。 攝:Alfredo Estrella/AFP/Getty Images

一如選前民調所料,墨西哥在7月1日選出代表「國家復興運動」(Morena)的左翼政客洛佩斯(Andrés Manuel López Obrador,羅培茲)為新一任總統。他憑着53%的極高得票率,取代任滿六年的跛腳鴨總統涅托(Peña Nieto,尼托)。

洛佩斯絕對不是政治素人,他年輕時投身墨國最大政黨、曾執政71年的「革命制度黨」(PRI),在1996年到1999年擔任由PRI分裂出來的「民主革命黨」(PRD)的主席,在2000到2005年度代表PRD擔任墨西哥城市長,及後在2006年和2012年兩度代表PRD競逐總統寶座,2015年到2017年又擔任Morena主席,可謂政壇老手。弔詭的是,體制內外從政履歷皆十分豐富的他,卻憑藉「破壞精英領導」的旗號順利入主總統宮,不禁令人納悶,何以一名兩度易主、兩度競選總統失敗的政客,能在本次選舉中獲取如此光彩奪目的成績?

坊間解讀本屆墨西哥總統大選,不外乎市民厭倦毒品、暴力或政客貪污,繼而選擇主流政黨外的人選來改革體制。然而,本屆所有候選人都有提出解決毒品和貪腐的方案,卻唯獨洛佩斯一人能獲得絕對優勢的選票登上寶座。與其說洛佩斯勝人一籌,不如說是兩個前執政黨PRI和「國家行動黨」(PAN)表現強差人意,留下南北發展不均、民主化停滯和禁毒戰爭等一堆爛攤子,令市民對傳統精英萌生厭倦。所以,今屆選舉是一股集體向體制發洩的憤怒,多於一場真正的政治理念博弈。若要明白今天洛佩斯的成功,必先要了解過去墨西哥政府的施政錯位。

墨西哥民粹的起跌,與城鄉割裂的歷史

墨西哥自1921年內戰結束、建設民主憲法以來,PRI(連同其前身PNR和PRM)的控制就無時無刻滲入國家各方面,成就71年(1929-2000)的政權壟斷,往後更被人稱為“La dictadura perfecta”(完美的獨裁者)。作為壟斷墨國多年的政黨,PRI成功的關鍵在於能聯動社會不同區塊,建立龐大的政治聯盟來確保千秋萬世。當中最佳例子就是,1930年代開始,時任總統卡德納斯(Lázaro Cárdenas)把全國近四百萬黨員依照屬性來分成四大派別,包括工人、農民、軍人和人民(即中產、商人和公務員),形成一個跨越階層、無所不有的統合性政黨。透過從上而下的中央架構,PRI能集資源分配、資訊傳播、動員號令等權力於一身,鞏固了執政基礎和民意流向。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曾朗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