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陳純:強人陰影下,土耳其共和國進入黃昏?或許沒有那麼簡單

在旅行開始之際,我對土耳其政治的看法是「去世俗化、大權獨攬、打擊異己、加強管控」,但在遊歷、交友和談話中,我漸漸意識到,這個國家的現狀比我們想像得更複雜。


6月24日,埃爾多安在土耳其大選中獲得52.5%的選票勝出,成功爭取連任。 攝:Yasin Akgul/AFP/Getty Images
6月24日,埃爾多安在土耳其大選中獲得52.5%的選票勝出,成功爭取連任。 攝:Yasin Akgul/AFP/Getty Images

抵達伊斯坦布爾,是當地時間6月13號晚上,距離土耳其大選還有不到十天。在阿塔圖克機場等待轉機飛往伊茲密爾(Izmir)的間隙,我買了一張土耳其本土電信公司Turkcell的電話卡。原本以為就是交錢拿卡完事,沒有想到程序十分複雜:每一個排隊買卡的外國人都必須把自己的護照交出來,售卡員詳細記下護照裏的許多信息。其耗費時間之久,讓我懷疑這並非簡單的記錄。聯想到來土耳其之前所聽聞的一些事情,我甚至疑心我在這邊所上的所有網站和app,可能都在土耳其政府的監控範圍之內。不過後來得知,只有在機場購買手機卡才需要登記護照,看來是虛驚一場。

裝好手機卡後,我試着上了一下谷歌、臉書、推特和Youtube這些在中國大陸被屏蔽掉的網站,發現都沒什麼問題。但維基百科(Wikipedia)卻一直連接不上,我以為是網絡的問題,也沒有在意。後來在伊斯坦布爾遇到香港朋友,他們告訴我說這邊唯一禁掉的網站就是維基。讓我頗為驚訝。因為中國反而對維基網開一面,除中文外其他語言版本(包括英語)尚可瀏覽,看來中土兩國對「境外有害信息」的定義不完全一樣。

旅行伊始,我對土耳其政治的「定見」

土耳其政體原本是議會制,總統由議會選出,而埃爾多安從2003年開始連續做了十餘年總理,2014年又當選為第一任由直選產生的總統,但新憲法對總統的權力仍有較大限制,比如規定總統不能是某個政黨的成員。2017年,土耳其就憲法修正案再次進行公投,併成功通過。修改後的憲法使總統權力進一步擴大,比如總統可以是某個政黨的成員,而且直接任命副總統和各部長在內的政府官員,否決國會的立法,干涉土耳其的司法體系,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等。修正案雖然獲得通過,但其中的其中三條要等到下一次大選才能生效,也就是說從2018年6月24號的大選開始,土耳其變成一個完全的總統制國家。

2016年土耳其政變,埃爾多安聲稱藉助「人民的力量」挫敗了軍隊的「政變陰謀」,但海內外自由派媒體一片譴責之聲。

於我而言,此行最重要的關注點之一,自然就是剛剛在大選中獲勝的埃爾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艾爾多安)。我注意到這位強人總統是在2016年土耳其政變的時候,當時埃爾多安聲稱藉助「人民的力量」挫敗了軍隊的「政變陰謀」,但海內外自由派媒體都是一片譴責之聲。後者一個常見的說法是,從凱末爾時代開始,土耳其軍隊就是世俗化的守護者,軍隊在土耳其共和國的歷史上多次發動政變,每一次都將想扭轉世俗化進程的土耳其領導人推翻,另立新的政府;這一次政變,針對的也是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化政策,只可惜失敗了。在1994年當選伊斯坦布爾市長的時候,埃爾多安就曾經宣稱:「世界15億穆斯林正等待着土耳其人民站起來,我們將站起來!」1997年,他還因為在錫爾特市的公共場合朗誦了土耳其詩人齊亞·戈卡爾普(Ziya Gokalp)的詩歌而被捕入獄:「清真寺是我們的營房,穹頂是我們的頭盔,宣禮塔是我們的刺刀和忠誠的戰士。」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陳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