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2018土耳其大選:左右合圍埃爾多安 能否阻擊新蘇丹登基?

埃爾多安在經濟危機面前倉促決定提前進行大選,這一舉動本身便決定了這將是一場充滿變數的較量。反對黨們不約而同地站在了埃爾多安的對立面,試圖抓住最後的機會,阻止土耳其徹底步入獨裁統治的時代。


2018年的6月24日的大選將決定土耳其的未來。挑戰者們究竟勝算幾何?埃爾多安又將如何應對?等待土耳其的,究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還是一位「蘇丹」的誕生?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2018年的6月24日的大選將決定土耳其的未來。挑戰者們究竟勝算幾何?埃爾多安又將如何應對?等待土耳其的,究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還是一位「蘇丹」的誕生? 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編者按】2018年6月24日,土耳其將舉行總統及國會選舉。其中總統大位的歸屬舉世矚目。政治強人埃爾多安在推動修憲之後,又提前舉行大選,試圖趁熱打鐵鞏固權位,但他的雄心目前正遭遇反對陣營的有力挑戰。從中東歐到俄羅斯、土耳其、再到中國的一波威權浪潮中,這個橫跨歐亞的國家成為極具意義的樣本,值得特別觀察與分析。端傳媒為此刊發系列文章,以饗讀者。

6月24日的大選將決定土耳其的未來。埃爾多安在一年前的修憲公投中遂願地將國家政體由議會制改為總統制。隨後,他迫不及待地將原定於2019年11月舉行的大選提前18個月,以便早日摘取修憲果實,從而進一步獨攬大權。然而,土耳其各大反對黨卻將這次選舉視為阻止埃爾多安走向獨裁的最後堡壘,而空前地團結在一起。

近年來不斷惡化的經濟環境與選戰中反對派候選人的出色表現,使得即將到來的土耳其大選懸念重生。挑戰者們究竟勝算幾何?埃爾多安又將如何應對?等待土耳其的,究竟是一個時代的終結還是一位「蘇丹」的誕生?

從錫瓦斯說起:保守盟友反目

土耳其中部城市錫瓦斯(Sivas)是一座以宗教保守主義著稱的工業重鎮。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帕慕克(Orhan Pamuk)曾在小說《我的名字叫紅》中刻畫了一位保守的錫瓦斯教長,這位教長認為「咖啡是魔鬼的產物,喝咖啡的人全都要下地獄」。這一設定並非巧合。1993年,錫瓦斯的阿列維派教徒集會曾遭到上萬名極端伊斯蘭主義者的襲擊,導致37人死亡

宗教保守主義始終是這座城市揮之不去的標籤。這樣的宗教氛圍使錫瓦斯自然而然地成為了右翼宗教保守主義政黨的鐵票倉。2015年的議會選舉中,現任總統埃爾多安的正義與發展黨(AKP,以下簡稱「正發黨」)與其極右翼盟友民族行動黨(MHP)共收穫了錫瓦斯將近80%的選票。然而,這樣的結果恐怕很難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延續,經濟問題使右翼陣營內部出現了巨大裂痕。

幸福黨(SP)領袖卡拉毛拉奧盧(Temel Kramollaoglu)或許是最了解錫瓦斯的人。他曾於九十年代初出任該市市長,又先後九年作為錫瓦斯議員在大國民議會履職。曾為錫瓦斯服務多年的卡拉毛拉奧盧是一位保守的伊斯蘭主義者,埃爾多安與正發黨的宗教化意圖與他的政治願景並無二致。然而,相同的右翼政治立場如今並不足以使他成為埃爾多安的支持者。

多年來,卡拉毛拉奧盧親眼目睹了錫瓦斯經濟的衰敗。正發黨治下,一座座工廠從這座內陸工業重鎮遷往伊斯坦布爾與伊茲密爾等西部沿海城市,錫瓦斯人口也隨之不斷外流。今年開始的一場貨幣與債務危機又使本就發展不平衡的土耳其經濟雪上加霜。卡拉毛拉奧盧最終決定率領他的極右翼伊斯蘭主義政黨加入反對派陣營,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向埃爾多安發起挑戰。

政治強人難挽經濟危機

卡拉毛拉奧盧的競選口號是「為土耳其選擇一位明智的領袖」(A Wise Leader to Turkey)。經濟政策是他與「不明智」的埃爾多安之間最大的區別。這位幸福黨領袖承諾,如若當選,自己會致力於縮小貧富差距,並盡力消除國家債務與赤字。

暗淡的經濟前景是埃爾多安選擇提前舉行大選的原因之一。他與盟友們認為,土耳其急需儘快實施總統制政體,以應對當前複雜的政治經濟形勢。

埃爾多安多年來始終奉行低利率政策以刺激經濟增長,土耳其經濟也的確以長年居高不下的債務與赤字為代價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然而,近年來,埃爾多安治下的土耳其與西方各國的政治分歧不斷加大,投資者們的信心接連受挫。尤其在2016年的未遂政變之後,埃爾多安日益獨裁的作風與土耳其動盪不安的局勢使來自外部的投資進一步減少。進入2018年以後,一場貨幣與債務危機使土耳其經濟狀況急轉直下。今年五月,土耳其通貨膨脹率達到12.2%,貨幣里拉曾在一週之內貶值6%,今年總體貶值幅度高達23%-25%。

暗淡的經濟前景是埃爾多安選擇提前舉行大選的原因之一。他與盟友們認為,土耳其急需儘快實施一年前公投通過的總統制政體,以應對當前複雜的政治、經濟形勢。就經濟問題而言,埃爾多安從未對自己的政策產生懷疑。大選之前,他不僅再次重申低利率的重要性,還進一步表示自己將在勝選之後接管國家貨幣政策的制定權。如此一來,土耳其央行的獨立性將受到嚴重威脅。

來自中右翼女性的挑戰

埃爾多安一意孤行的經濟政策與日益獨裁的作風進一步引起了反對者們的不滿。在以往的選舉之中,由國父凱末爾一手創建的共和人民黨(CHP)往往是埃爾多安及其正發黨的唯一對手。這一政黨的立場居中偏左,以捍衞土耳其的民主與世俗化為己任。近年來,在世俗化與宗教化、民主化與專制化的紛爭中,共和人民黨始終無法對埃爾多安構成真正威脅。

然而,在即將舉行的大選之中,埃爾多安或許很難再次依靠國內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與宗教化趨勢輕鬆取勝。因經濟問題與民主危機而從右翼陣營中走出的反對者們,勢必將為埃爾多安連任帶來巨大阻礙。泰麥爾·卡拉毛拉奧盧確為其中一例,但勢單力孤的幸福黨領袖在大選中的得票率或許很難超過2%。真正可以對埃爾多安構成威脅的右翼領袖是好黨(IYI)候選人梅拉爾·阿克塞奈爾(Meral Aksener)。

真正可以對埃爾多安構成威脅的右翼領袖是好黨候選人梅拉爾·阿克塞奈爾。

真正可以對埃爾多安構成威脅的右翼領袖是好黨候選人梅拉爾·阿克塞奈爾。攝:Chris McGrath/Getty Images

梅拉爾曾於九十年代末在伊斯蘭主義總理埃爾巴坎(Necmettin Erbakan)的內閣中擔任內政部長,並長期代表民族行動黨(MHP)參加議會選舉。土耳其「鐵娘子」的政治立場與埃爾多安頗為相似,她立場偏右、重視商業、對庫爾德人態度強硬,對軍方介入政治的舉動更是深惡痛絕。

然而,與埃爾多安不同的是,梅拉爾重視法制、反對獨裁。當民族行動黨(MHP)選擇支持埃爾多安修改憲法以實行總統制後,她毅然出走,另立門戶,成立好黨(IYI),決心在接下來的大選中與埃爾多安一決高下。近期多項民調均顯示,梅拉爾在第一輪選舉中的得票率將超過10%,即便是最不樂觀民調數據也認為她將獲得8%的選票。這樣一來,埃爾多安的保守派陣營將在政治光譜的左右兩端被梅拉爾與卡拉毛拉奧盧分別蠶食。其中,梅拉爾更是對埃爾多安居中偏右的票倉構成了巨大威脅。

中左翼推陳出新

兩翼受敵的埃爾多安,不得不同時在正面戰場應對宿敵共和人民黨(CHP)的挑戰。過去十五年間,這個中左翼世俗主義政黨雖貴為土耳其最大反對黨,卻在面對埃爾多安的正發黨時屢戰屢敗。此次大選,他們派出了得力選將因吉(Muharrem Ince)。一系列成功的競選活動過後,共和人民黨似乎看到了一絲勝選的希望。

共和人民黨推選因吉的決定原本有些出人意料。現年五十四歲的因吉原為一名物理教師,從政經驗僅限於亞洛瓦(Yalova)地區議員,而從未在政府中任職。他曾先後兩次競選共和人民黨領袖,卻均遭失敗。

十五年來的經驗已經證明,反對黨以世俗化為標籤、強攻正發黨宗教保守陣營的策略並不明智。

支持因吉參選的決定,在某種程度上反映出原本內部分歧巨大的共和人民黨在此次大選中達成了共識。因吉是共和人民黨極具戰略眼光的選擇。十五年來的經驗已經證明,反對黨以世俗化為標籤、強攻正發黨宗教保守陣營的策略並不明智。埃爾多安對共和人民黨摒棄宗教根本、疏離勞苦大眾的指責往往非常奏效。而出身貧寒又從小學習《古蘭經》的因吉,正是繞開這一二元對立的最佳選擇。

在顛覆了人們對世俗政黨的刻板印象後,因吉直戳埃爾多安痛處,從經濟問題入手展開了競選活動。與其他反對黨候選人一樣,因吉認為提高利率是停止里拉價格下跌的唯一方法。他還指出,金融機構的獨立與自治不容侵犯,使土耳其政局回到正軌才是解決經濟問題的關鍵。這樣的觀點與埃爾多安控制央行的意圖針鋒相對。

此外,與埃爾多安相比,因吉的演說才能不遑多讓。埃爾多安近年來頻繁參加各項集會活動,發表演說無數,縱然口才出眾但同質化的言辭最多隻能為他留住已有支持者。因吉的出現則令選民耳目一新,大選來臨之際,社交網絡上已充滿了這位前物理教師激情澎湃的演說。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裏,原本默默無聞的亞洛瓦議員已然成為了最有可能撼動埃爾多安總統之位的人。

庫爾德變量

除上述反對黨外,佔土耳其總人口約20%的庫爾德人仍將成為埃爾多安的心腹大患。居住在土耳其東南部的庫爾德人在政治立場上大致可以分為三類,其中最為激進的一群人是庫爾德工人黨(PKK)的支持者,這一組織希望庫爾德人獨立建國並與政府軍交戰多年,現被土耳其政府定性為恐怖組織。還有一些庫爾德人,亦或是虔誠而保守的穆斯林,亦或飽受戰爭之苦希望地區穩定,因此選擇支持埃爾多安與正發黨。其餘將近半數的庫爾德人則是人民民主黨(HDP)的支持者。

這一左翼政黨以保護庫爾德人及其他少數群體利益為己任,持有極強的民主社會主義立場,始終與埃爾多安的正發黨為敵。在即將到來的議會選舉中,埃爾多安將一如既往地動用各種手段阻止人民民主黨達到10%的得票門檻,以將其攔在大國民議會之外。

模糊人民民主黨與庫爾德工人黨之間的界限是正發黨實現這一目的主要手段。6月14日,正發黨與人民民主黨支持者在土耳其東南部城鎮蘇魯奇(Suruc)爆發衝突,導致4人死亡。埃爾多安藉此公開指責人民民主黨與庫爾德工人黨沆瀣一氣。與此同時,人民民主黨領袖德米爾塔什(Selahattin Demirtas)正被關押在土耳其西北部的一座監獄中等待審判。土耳其當局正在尋求以支持庫爾德工人黨為罪名判其142年徒刑。德米爾塔什將在獄中代表人民民主黨參加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繼2014年之後再次向埃爾多安發起挑戰。德米爾塔什曾在上次總統大選中獲得9.77%的選票,此次選舉,他的得票率很可能會繼續維持在10%左右。

攻守之道

各大反對黨在此次大選中的策略非常明確,他們紛紛派出選將,希望可以在政治光譜上給予選民更為多樣化的選擇,從而盡最大可能在第一輪投票中蠶食埃爾多安的票倉,阻止他獲得50%以上的絕對優勢直接當選。

依照選舉規則,若第一輪投票中無人獲得50%以上的選票,那麼得票前兩名的候選人將進入第二輪終選。一旦埃爾多安被拖入第二輪投票,那麼各大反對黨將集中選票,嘗試將任何一位埃爾多安的對手送上總統之位。就目前選情與民調來看,埃爾多安確實面臨着無法在第一輪投票中直接勝選的危險,而一旦投票進入第二輪,無論是因吉還是梅拉爾,都將對其連任構成直接威脅。

一旦埃爾多安被拖入第二輪投票,各大反對黨將集中選票,嘗試將任何一位埃爾多安的對手送上總統之位。

埃爾多安自然會動用一切手段將這樣的風險降至最低。2018年3月22日,大選提前舉行的消息釋出前不久,具有政府背景的Demirören集團完成了對Doğan傳媒集團的收購。至此,土耳其絕大多數媒體均已牢牢掌控在了政府手中。隨後的選戰中,埃爾多安與其盟友的競選內容播出時間遠遠超出了各大反對黨。諸位反對派候選人不僅曝光率不足,其中一位候選人德米爾塔什甚至還因身陷囹圄而無法參加任何競選活動。

此外,2016年未遂政變以來,土耳其始終處於「緊急狀態」之下,這樣的背景本身便足以使任何一場選舉的公平性遭受質疑。5月28日,土耳其高等選舉委員會(YSK)就曾以國家安全為由,減少了庫爾德人聚居區的投票點數量。相比之下,大選計票環節的舞弊風險更令各大反對黨擔憂。高等選舉委員會曾在去年修憲公投的最後一刻將未經蓋章確認的選票納入計票範圍。有分析認為,這一決定最終影響了多達二百五十萬張選票,而修憲議題最終也僅以微弱的票數優勢獲得了通過。反對黨們勢必擔心類似的戲碼在即將到來的大選中再次上演。

新的凱末爾?還是新的蘇丹?

即將到來的土耳其大選將決定這個國家的未來。埃爾多安在經濟危機面前倉促決定提前進行大選,這一舉動本身便決定了這將是一場充滿變數的較量。反對黨們不約而同地站在了埃爾多安的對立面,試圖抓住最後的機會,阻止土耳其徹底步入獨裁統治的時代。

就選前民調與一年前的修憲公投結果來看,因吉與梅拉爾確實有機會在一場公正的選舉中,藉由經濟危機之勢為埃爾多安帶來巨大麻煩。然而,埃爾多安似乎已經通過2016年未遂政變後的政治清洗與2017年的修憲公投掌握了足夠籌碼,以規避集權之路上的種種風險。無論如何,土耳其都將通過此次大選迎來修憲公投後的第一位總統。議會制作古後,這位大權在握的統治者可能是另一位凱末爾,也可能是另一位蘇丹。

(鮑克凡,以色列特拉維夫大學中東研究碩士,自由撰稿人)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鮑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