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評論

「610表情」:震驚越南全國的示威浪潮,不應以「反華」簡化概括

幾乎沒有越南人認為6月10日的上街「表情」(示威)能夠成形,或者成形了也只會很小規模,且很快會被鎮壓。然而,最終卻爆發了全國多地的大規模示威。


2018年6月10日,包括胡志明市在內的越南等多個城市,連續發生多宗反華示威,反對越南經濟特區,容許外商租借土地長達99年的法案。 攝:Kao Nguyen/AFP/Getty Images
2018年6月10日,包括胡志明市在內的越南等多個城市,連續發生多宗反華示威,反對越南經濟特區,容許外商租借土地長達99年的法案。 攝:Kao Nguyen/AFP/Getty Images

6月10日,越南多個城市有大量民眾上街「表情」(作者按:越南語的示威為「表情」二字,為表達情感之意)。雖然這波遊行早被各方預測,政府亦已準備好危機處理等措施,但結果還是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只能用「震驚」二字來形容。

早在兩個星期前,越南國會將於6月12日和15日分別表決《網絡安全法》和《雲屯、北雲風、富國特別經濟行政單位法》草案(以下簡稱《特區法》)的消息已經在越南網絡傳開,利弊分析和反對聲浪湧現,有網民號召民眾於6月10日上街示威反對。6月9日下午,國會緊急宣布延後通過《特區法》,作為安撫民眾的鎮定丸,認為這樣民眾便不會湧上街頭。

事實上,近年反對中國在南海設置「海洋石油981」鑽井平台,以及台灣台塑集團排汙殺死海魚的兩次街頭示威,都被越南政府強烈鎮壓;加上這次國會推延表決,以及政府預先準備應對措施──帶頭上街的人員全部被監控、總理阮春福出面同情民眾,表示會將特區的租界年限從99年降到70年、河內和胡志明市中心街頭被嚴密管控等──幾乎沒有人認為「610表情」能夠成形,或者成形了也只會很小規模,且很快會被鎮壓。

「610表情」的震驚之處

因此,這波遊行第一個令人震驚的是規模。6月10日當天,胡志明市中心出現數千名民眾的遊行隊伍,胡志明市黃文樹公園圓環(靠近機場)也聚集大量民眾。在胡志明市以外,義安省、平陽省、芽莊市、金蘭市、前江省、平順省、潘理門(Phan Rí Cửa)、峴港市、西寧省、同奈省、多樂省、河內市、海陽市等地也有民眾上街遊行,並直播上網。與此同時,東京、台北、美國、德國、澳洲等地越僑的街頭遊行,也將反對的聲浪在國際上擴散。比起以往大概只有胡志明市、河內市和義安省會有示威遊行,這次名單中出現許多新的地名。遊行的人數規模也超過以往許多,胡志明市出現黃文樹公園圓環這第二遊行中心,芽莊市、前江省、平順省都是第一次出現遊行示威,且人數規模非常可觀,尤其是中國旅客聚集的芽莊市。

第二個令人震驚的是遊行的持續力。以往的遊行大約最長一、兩個小時就會全部被鎮壓,但這次除了河內的遊行快速被解散之外,胡志明市、芽莊市都持續到深夜,平順省、潘理門持續到了11日晚上,甚至12日還有零星的示威。而且,示威得以延續並非因為政府沒有鎮壓,而是因為政府也沒料到會有那麼大量的群眾湧上街頭,鎮壓力量措手不及而已。

第三個令人震驚的是民眾的精神、團結力量和宣傳效果。在這波示威中,不同年紀、各個社會階層的參與者俱全。他們都越過以往害怕的情緒,堅持溫和示威、點出混入遊行隊伍激起暴力衝突的份子、保護被鎮壓拖走的民眾、提供食物飲水醫藥支援等等。這波遊行的宣傳工作亦比以往更為有效:示威民眾人手一張標語、一部手機,馬上拍照、直播上網、錄影存證,讓大量守着手機關注的人也跟着沸騰。政府以往的應對措施,如柵欄封街、破手機訊號車、高頻音發射車、便服警員混入遊行隊伍激起民眾暴怒,以便穿制服警員合法鎮壓、軟禁帶頭上街的反動份子等等,雖然依舊樣樣俱全,但在大量民眾湧上街頭和即時上傳網絡宣傳下,政府人員也無法全面阻止遊行持續。(註)

對「政府賣國」的恐懼與「北國危機意識」

以上三點讓越南全國震驚,讓各界感受到大量民眾對三個特區的擔憂、對《網絡安全法》限制言論自由的反對,而這背後,其實是源於越南人歷來對中國侵犯的危機意識(越南人也稱為「北國危機意識」)。雖然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官方和網絡宣傳工具等不斷出面解釋:《特區法》裏面沒有一字提及「中國」,只提到了「共同分享越南廣寧省邊界的鄰國的公民」若有越南旅行社的擔保、入境目的是旅行,可免簽證入境雲屯。(55條4款);一元投進特區可收回萬元利潤,特區是越南經濟目前亟需要的、必須「備窩迎鳳凰」;租限99年可以改為70年等等。

然而,越南民眾意識到雲屯、北雲風、富國三個地方剛好是北中南沿海的三大港口、軍事要地(其中雲風港在冷戰時期曾借租給蘇聯鎮守),且《特區法》裏面還特別允許生產軍事、軍用相關器材、武器、特種設備的工業,以及經營不動產、爆炸物料、使用有害化學的重金屬冶煉工業等(附錄)。將此三個軍事要地租予他國,對越南人來說,就是將三地變為三隻巨大的特洛伊木馬,讓他國隨時可以控制越南全國情勢。若越南需要特別區以發展經濟,為何不是胡志明和河內的高科技園區,而偏偏要指定此三個軍事要地?

雖然《特區法》中沒有提及「中國」二字,但越南民眾認為,中國近年已在不少國家的經濟特區大舉投資,例如老撾(寮國)、馬來西亞、斯里蘭卡等地,部分欠中國大量債務的特區已猶如中國的「租界」,所以沒有任何保證越南三個特區不會被中國「買起」,成為下一個中國「租界」。因此他們認為,年限問題是故意失焦的,問題是不能租,而非租限99年還是70年。

由此可知,為何越南民眾會直接將《特區法》跟「賣國」畫上等號。越南民眾或可忍受政府貪污、無能、強押、高稅、污染、食安問題等,但觸動到「政府賣國」與「北國危機意識」,就超出了他們的底線。也是因為如此,才會有大量越南民眾(包括原本不關心政治的年輕人)不再害怕政府當街鎮壓和事後騷擾而上街遊行。

「610表情」不只「反中」

不過,正如ASIA TIMES所觀察的,「610表情」其實已不止於「反中」了(Vietnam protests bigger than ‘anti-China’ nationalism)。

《特區法》觸起眾怒在先,但《網絡安全法》跟它也息息相關。這解釋了為何國會宣布了延後通過《特區法》,卻仍然阻止不了民眾上街。越南網絡上廣泛流傳兩種說法:一、「看菜夾肉」論(編按:聲東擊西):政府先將輿論焦點引導至《特區法》上,其實是要通過《網絡安全法》;二、陰謀論:政府的盤算是首先退一步延後通過《特區法》,先通過《網絡安全法》,進而依此法限制廣大民眾在網絡上的異議,這樣在10月時就可以從容通過《特區法》了。

須知道,「610表情」不僅只有上街示威的可數民眾,而必須算上無數在網絡抗議的網民。越南有3500萬臉書用戶,公眾對政府政策的釐清、分析、辯論也是藉由臉書等網絡社群廣傳。「610表情」前後加起來只有兩天左右,但其實在此之前,網絡抗議已經開始多時,例如意見調查、連署聲明、互相支援,且持續蔓延。《網絡安全法》的目的,正是要限制越南人民在網絡上討論政府政策和發聲的空間。

其實,在通過《網絡安全法》之前,越南政府已經長年處罰異見者,例如2017年內已抓捕數十名政治部落客,自由言論權在越南本來就已處處受限,如今以立法來強行限制的話,將更進一步剝奪越南民眾的言論自由。而且,《網絡安全法》的內容基本上是抄襲中國的《網絡安全法》,而非參考西方各國,目的就是保護共產政府當局,而非保護民眾的資料保密權、網絡交易安全或監控恐怖行為。這使得越南民眾害怕越南會成為像中國一樣的網絡孤島。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民眾不僅是為了《特區法》和《網絡安全法》而上街示威的,平順省當地的漁民便是將積壓良久的不平發洩出來:他們出海就被中國海警假裝魚船追趕、衝撞,無法捕魚;沿海淺水則被官員所撐腰的漁船將魚捕光,導致漁民無法繼續世代相傳的漁業。回到陸地上,面對的則是中資熱電廠的排氣汙染。這些問題長年累積,政府卻不瞅不睬,所以「610表情」是他們唯一的機會,向共產政府表達他們的不滿。

總括而言,這波網絡抗議和「610表情」讓越南民眾回憶起對政府的眾多不滿,從東海(南海)主權、漁民的捕魚權、台塑排汙問題、受中國施壓而中斷探油等,到土地遭廉價強制徵收、官員貪污、宗教聖院受破壞和宗教人士被監禁、食安問題、教育問題等等,全部一湧而上。

網安法通過之後

6月12日,越南國會不管民眾對《特區法》和《網絡安全法》的反對,以86.86%高贊成率通過《網絡安全法》,接着《特區法》也將在10月投票通過。即使6月10日爆發了如此大規模的多地遊行示威,越南共產政府對人民的統治手法依舊沒有改變。然而,越南民眾恐怕不再是610之前的民眾了。

在6月12日《網絡安全法》通過前,越南官方媒體多達700個單位一同對「610表情」守口如瓶,街頭示威被報導成:「塞車事件」、「過激分子」;平順省溫和遊行的民眾被描述為「暴民、反動份子」(註)。《年輕報》記者在6月10日晚上甚至被指在臉書編造假新聞,謊報平順省兩名公安被暴民打死,結果激起了網民的憤怒,大量網民留言批評這是不實訊息,結果記者刪去貼文。

6月12日下午,政府以手機簡訊提醒民眾要相信黨和政府,別被壞人慫恿上街遊行。6月13日,政府除了以紙本宣傳兩法的必要性和正當性外,在網絡上,主打網絡宣傳戰的「47軍團」也為政府辯護,質疑「反動份子」的貼文,宣稱上街民眾主要是收壞人的錢而上街示威的,絕非因為反對國會通過這兩法云云。這些網絡不實謠傳也很快被「起底」拆穿,雖然對於不熟悉越南官方宣傳手法的民眾來說,也已經達到一定的宣傳效果。

維穩和造假的官方媒體/網軍,加上612之後政府對網絡社群的嚴格管控和限制,只會讓民眾更加懷疑共產政府所提供的訊息的真實性。612之後,相信愈來愈多的越南人不會再那麼輕易被政府洗腦、操控,因為政府已踩到越南民眾的最後防線。

(阮隱秀,在台越南人)

2018年6月12日,連續多天的反華示威,有民眾衝入當地警察局,燒燬汽車,大量警用物品,盾牌、衣物等散落地上。

2018年6月12日,越南連續多天示威,有民眾衝入當地警察局,燒燬汽車,大量警用物品如盾牌、衣物等散落地上。攝: STR/AFP/Getty Images

註:610當天,各地遊行皆溫和進行,暴力主要來自於鎮壓隊伍,而民眾只空手保護彼此,以言語理論或錄影存證,唯有平順省發生衝突,且持續延燒兩天。平順省潘理門的溫和遊行因政府鎮壓而導致民眾還擊,以碎石擊退防暴力量,導致國道一號無法通行。到了傍晚,潘理門60公里外的平順省政廳被示威民眾佔據,民眾放火燒毀了數台共用車。雙方僵持到了深夜,約百人被捕,才漸漸平息。611早上,國道一號繼續出現街頭示威,僵持到下午,民眾將防暴隊伍逼退回基地,隊員們解甲後由示威民眾幫忙爬牆離開,雙方皆無傷亡。這次街頭遊行演變成暴動衝突事件,引發了全國的熱烈討論和關注。

不過,611解甲事件恰恰說明平順省街頭示威的民眾基本上並不激進,而610晚上的部分暴力行為,不排除是便服警察混入激起暴動,以便軍隊強烈鎮壓,讓其他省市的民眾畏懼而退縮。按照政府以往的鎮壓手法,這個推論並非沒有根據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評論 阮隱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