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N 深度 Game ON

The Sims:一生的故事

愛過的人、受過的傷,模擬世界中一個看似平平淡淡沒什麼亮點的人生,卻也能活出屬於自己的劇情。


我們模擬一個世界,得到機會去分享他們一生的故事。果真人生就像一場遊戲,而遊戲也是人生。 遊戲截圖
我們模擬一個世界,得到機會去分享他們一生的故事。果真人生就像一場遊戲,而遊戲也是人生。 遊戲截圖

每個人都曾暗暗渴望過「神」的感覺。

現實生活中有太多的怨別離、求不得,所以才期盼自己擁有掌握乾坤的能力。期盼無數個平行空間之中,有那麼一個角落裏的自己不再隨波逐流,而是掌握了宇宙的秘密,可以隨心所欲。

所以《模擬人生》(The Sims,又譯模擬市民)系列才會成為世界上最暢銷的電腦遊戲吧。在一個完全開放、沒有任何明確任務目標的遊戲環境中,玩家創建模擬人,再將他們放進房子裏,用各樣家居用品滿足他們的需要,再幫他們達成戀愛結婚生子、走向事業巔峰的人生目標。你既可以從外貌到個性定製屬於自己的模擬人,也可以選擇系統為你建立好的、自帶背景和家族歷史的人物;既可以選擇現有建築,也可以自己修建房屋供模擬人居住。五花八門的資料片更是為遊戲提供了無限可能,一切我們正在體驗的或是想要體驗的人生,都可以在這個遊戲中找到線索。

這也是我從最初接觸電腦到今天一直都在玩的遊戲。從一代瘋狂嘗試各種秘籍、每天給面目模糊的小人蓋一片模糊的豪宅;到二代變身收集控,集滿所有資料片玩到電腦幾度罷工;再到後來的三代、四代,遊戲進化地更加自主智能,人物設定也更豐富合理,而我隨着年紀漸長,也開始學會不再瘋狂控制,而是能夠心平氣和地觀察與欣賞遊戲中的模擬人們。

歷代版本中,我最喜歡《模擬人生3》。這一代遊戲中,各個城鎮場景之間被設置為無縫連接,玩家在變換遊戲場景時只需拖動屏幕就能以上帝視角俯視整個城市,不需要再花時間等待載入。與此同時,玩家在操控自己的角色時,其他劇情人物也會根據各自的背景設定產生自發劇情和互動,整個遊戲環境會像真實世界一樣隨着時間流逝產生變化。這令遊戲代入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加強。

也許在虛擬維度上他們都是真實存在的吧。又或者,我們也在被從更高維度上注視着、觀察着、甚至被改變着。

莊周夢蝶,誰夢莊周?而夢裏的故事,總是值得被記住的。

橋港的故事:一個演員的自我修養

馬修漢明(Matthew Hamming)是《模擬人生3》中橋港市(Bridgeport)的名人 NPC,官方設定個性為「魅力滿點、恐懼承諾」。所以此劇情人物很容易與他人產生感情,卻極難確立戀愛或婚姻關係。

作為模擬世界中唯一一個高樓林立的現代都市,橋港市最美的時候是夜幕降臨,華燈初上的時候。遠遠的天邊,還沒走遠的夕陽讓天空帶着一抹粉色的餘暉,目之所及都是閃亮的燈火。而幾乎每一盞燈火下,都有一個做着電影夢的年輕人和一顆為了馬修漢明跳動的少女心。

黃金單身漢、橋港永遠的情人……,模擬世界中流傳着很多關於馬修的傳言。他是橋港這座電影城最大的明星,每一個女孩的夢中情人,卻也是每一顆芳心的終結者。

作為模擬世界中唯一一個高樓林立的現代都市,橋港市最美的時候是夜幕降臨,華燈初上的時候。

作為模擬世界中唯一一個高樓林立的現代都市,橋港市最美的時候是夜幕降臨,華燈初上的時候。遊戲截圖

橋港有一句家喻戶曉的名言:「沒有馬修征服不了的角色,也沒有人能征服他。」厭惡承諾是刻在這個大明星骨子裏的基因。他的愛情就像陽光,總是均勻的灑向眾人。而他一轉身,太陽就毫無留戀地落山了。

直到他遇見了一個叫蜜拉派克特(Mila Pakett,我自建的人物)的女人。

沒人知道蜜拉是什麼時候搬進橋港的,也沒人知道她來自哪裏。一頭紅髮的她住在城中最便宜的小公寓裏,很快人們就會在每一個試鏡場所看到她風風火火的身影。這個小個子女人似乎有着用不完的精力和堅持,拼盡全力想要在大銀幕上闖出一番天地。

沒人知道蜜拉是在哪裏第一次遇到馬修的。同過往的千百次一樣,馬修慷慨的與她分享了自己的感情。每當看到他們共同出現的身影,人們都忍不住驚歎一個小龍套居然也能得到大明星的青睞,又暗暗揶揄這一對也肯定也不會長久。

馬修漢明(Matthew Hamming)是《模擬人生3》中橋港市的名人 NPC,官方設定個性為「魅力滿點、恐懼承諾」。

馬修漢明(Matthew Hamming)是《模擬人生3》中橋港市的名人 NPC,官方設定個性為「魅力滿點、恐懼承諾」。遊戲截圖

馬修卻發現蜜拉的與眾不同。自己的魅力對這個小個子女人的影響力似乎很有限,玩樂的邀約也常常會被她以工作為理由拒絕。最重要的是,在一起也有段時間了,她卻絕口不提「確立男女朋友關係」這個自己的死穴。

這樣一來,該以什麼為契機離開她?

不過如果能一直維持現狀也很好。他喜歡蜜拉的紅頭髮,喜歡她為自己煎的荔枝味薄餅,也喜歡遠遠觀察她努力趕場拍戲的樣子。

隨着時間的推移,蜜拉作為名人標誌的星星越來越多,終於有一天,她堅持不懈的奮鬥得到了回報:蜜拉成為了五星名人,實現了「超級電影巨星」這個電影人的終極願望。

在那晚的慶功派對上,她悄悄拉着馬修離開人群,粉色的夕陽餘暉下,亮晶晶的是燈火也是她的雙眼,她問出了那個馬修一直在等的問題。

原來她只是希望自己能更加優秀好和我相配啊,馬修很感慨。

多麼感人,多麼老套。

他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於是太陽落山了,蜜拉哭泣着離開。

接下來的日子裏橋港的狗仔都十分忙碌:新晉電影天後蜜拉與電影名人馬修分手,蜜拉夜店買醉,蜜拉息影休整,蜜拉與不知名酒保閃婚,蜜拉攜新婚丈夫離開橋港搬往星光海岸。

而馬修漢明作為一個演員的工作和生活仍在繼續,他完美地表演着自己的人設,不分台前幕後。只是很長一段時間裏,只要看到薄餅或是另一個紅髮女人,他的頭頂就會不受控制地冒出一個心碎的符號。

日落溪谷的故事:只需要一個字

Motherlode 是一個歷代模擬人生遊戲都通用的秘籍詞語,輸入它即可獲得50000模擬幣。

在日落溪谷(Sunset Valley)人人都知道,住在海岸邊的克萊爾(Claire Ursine)是個可憐蟲。

她獨居,肥胖,臉上長滿雀斑,穿得邋里邋遢。沒什麼朋友,也沒有固定工作,就靠着釣魚的本事勉強維持生活。

克萊爾(Claire Ursine)獨居,肥胖,臉上長滿雀斑,穿得邋里邋遢。沒什麼朋友,也沒有固定工作,就靠着釣魚的本事勉強維持生活。

克萊爾(Claire Ursine)獨居,肥胖,臉上長滿雀斑,穿得邋里邋遢。沒什麼朋友,也沒有固定工作,就靠着釣魚的本事勉強維持生活。遊戲截圖

和現實人生一樣,模擬世界中沒人在乎可憐蟲本人有什麼感受。

克萊爾其實是有些苦惱的。套用一句流行的話來說,她的生活就好比電子遊戲中系統預設的「艱難模式」。她也怨恨自己這一身肥肉和毫不討喜的性格。不是沒有努力過,她曾經一到夜幕降臨就沿海岸長跑,也努力打扮自己。她也曾有屬於自己的甜美秘密,就是住在隔壁的青年才俊賈里德(Jared Frio)。賈里德不但長得帥,還做得一手好菜,是小鎮知名的五星名廚。克萊爾短暫的亮麗每一分都是為了他。

然而現在回想起來都是怨恨。

克萊爾恨自己沒有一雙識人慧眼,不曉得賈里德的個性裏寫着「壞心下流」。短暫的約會之後她就被毫不留情的拋棄了。更糟糕的是,分手後她發現已經有了賈里德的孩子。

比可憐蟲更慘的就是可憐的單身媽媽吧。沒有錢,沒有幫手,更糟糕的是每次看到隔壁那個熟悉的身影都會忍不住心碎。

在某一次摟着懷中的嬰兒一起痛哭一場之後,克萊爾決定挑戰宿命,最後拼搏一次。

她花光積蓄買了一台跑步機,照顧孩子之餘不分晝夜地釣魚賺錢和健身。她讀書、學畫畫、練習廚藝,想像着自己振作之後能夠重新抬頭挺胸面對賈里德,得到他的讚美。

也許是太過艱難的生活感動了冥冥之中的神靈吧,克萊爾得到了一個改變一切的咒語:

MOTHERLODE

輕輕念出它,就能看到自己戶頭裏的存款從兩位數跳到五位數。

克萊爾迷上了這個咒語。

日落溪谷(Sunset Valley)全景。

日落溪谷(Sunset Valley)全景。遊戲截圖

只需要不斷重複這個字,以前的一切困難都迎刃而解。孩子?僱個保姆再加一個管家。房子?山谷那裏景色最好的大宅立刻買下。男人?在克萊爾連開三場震驚小鎮的奢華派對之後,賈里德一改以前住對門都假裝看不見的樣子,天天穿過整個鎮子來找她。

可是最初的爽快真的很短暫。在買遍市面上所有奢侈品,天天披金戴銀、燈紅酒綠、被眾人圍繞後,克萊爾開始覺得生活毫無樂趣了。現在她算是實現了人生理想:變瘦變美,有錢有勢,前男友天天上門求她複合。可是怎麼就突然那麼沒意思了呢?

她居然開始懷念那段自己跑步賺錢帶小孩到焦頭爛額的歲月。似乎追求得不到的人與事才是生活的使命所在,現在一切都唾手可得,也就沒有得到它們的必要了。

只需要一個字,就改變了一切。

也只需要一個字,就徹底迷失。

原來毀掉一件事物樂趣的最快方法就是輕易得到它。

模擬世界和現實世界一樣,那裏熱鬧又複雜,充滿了各種等待被實現的願望。

模擬世界和現實世界一樣,那裏熱鬧又複雜,充滿了各種等待被實現的願望。遊戲截圖

一生的故事

模擬世界裏的故事還有很多。心懷秘密的少女,英俊卻邪惡的市政議員,勇敢的單親爸爸, 忠貞不渝的夫妻……和現實世界一樣,那裏熱鬧又複雜,充滿了各種等待被實現的願望。

我們為什麼熱衷於《模擬人生》這個遊戲?

在從「操控狂人」向「佛系玩家」轉化的過程中,我曾經有一段時間失去了興趣。原因無他:每一次瘋狂練級或是使用秘籍大法變成所謂的人生贏家,樂趣其實很有限。常常我用最低的維生標準逼迫模擬小人不分晝夜的練習技能,只為達到職業頂峰。可是在他們職業走到了頂峰的時候,人生也走到了盡頭。最後留下的只是一片充斥着陌生名字的虛擬社區和電腦前有點空虛的我,所以,我才決定改變,試試看遵循模擬人的心願來完成他們的一生。

然後我就看到了自己。

常有心血來潮的動力,卻也很容易半途而廢。愛過的人、受過的傷,即使時過境遷也會變成一個回憶泡泡不經意間就在頭頂出現。一個看似平平淡淡沒什麼亮點的人生,卻也能活出只屬於自己的劇情。

最重要的是,這是一個沒有結局的遊戲。即使模擬人死去了,世界並沒有消失,仍在我們面前大大敞開着。他/她的愛人、死敵、朋友們依然在繼續着各自的人生。唯一隨着那個模擬人一起消失的,只是他與世界互動的視角。

我們模擬一個世界,得到機會去分享他們一生的故事。果真人生就像一場遊戲,而遊戲也是人生。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
Game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