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這個香港合唱團為性小眾而設:「我們知道孤獨的感覺是怎樣,知道愛不一定會發生」

躲藏會帶來短暫的安全,可換來的是一輩子活在不安全感裏。


「Look out ‘cause here I come, And I’m marching on to the beat drum. I’m not scared to be seen. I make no apologies, this is me.」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Look out ‘cause here I come, And I’m marching on to the beat drum. I’m not scared to be seen. I make no apologies, this is me.」我就是我,是顏色不一樣的煙火。 攝:Stanley Leung/端傳媒

「I am brave, I am bruised, I am who I’m meant to be, this is me. (我很勇敢,即使我傷痕累累;我就是我,最純粹的自我。)」

六月炎夏,香港九龍佑寧堂裏,合唱團 The Harmonics的30多名成員們緊密排成三列,正在排練Keala Settle的 This Is Me 。這是香港一個同志友善合唱團,至今成立三年,初衷很簡單——為社會上的性小眾(LGBT)提供一個舒服、安全,一起輕鬆唱歌的空間。

「這是唯一的渠道,讓我可以自由地表達自己,」44歲的Jan 笑著說,她表示自己從30歲左右明確自己喜歡女生,但十多年裏一直壓抑隱瞞,除了對哥哥、表妹和一兩個信任的朋友出櫃外,從來不敢對其他人披露性取向。疲勞的工作和自我壓抑令她一度患上焦慮和抑鬱症。2015年,她加入了Harmonics,認識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對她來說, Harmonics每星期一次的排練就是一個魔法時刻,讓她可以徹底地做回自己。

目前,這個合唱團一共有45名成員,其中更有一些是異性戀人士,大家在這裏一同學習如何為各自的聲部獻聲,如何面對自己和身邊人,而合唱團的組織者也在學習如何營運一個適合性小眾的合唱團。「身為同性戀是一個power(力量)來的,我們知道孤獨的感覺是怎樣,我們知道愛不一定會發生,我們不會視為理所當然,這件事是一個power,」Harmonics的主席Alex See說,合唱團中的人們,大多經歷過不同挫折,痛苦帶來強大,他希望這份力量可以匯聚起來,為一些孤單的人們提供相聚甚至發聲的平台,「be a voice for others(為其他人發聲)」。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