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春日、鴉雀、血汗淚(二)「被剝奪世代」的逆鳴反擊

作為少數攻入美國流行文化的亞裔團體,防彈少年團打破男帥女美、舞曲情歌當道、千篇一律的K-pop局面,成為迎向千禧世代的先驅和集大成者。


「防彈少年團」席捲世界的現象,已經跨出過往K-pop族群的想像,出道第五年,正以充滿爆發力的舞蹈、自行參與創作的歌,站上歐美主流舞台。圖為2018年5月,「防彈少年團」出席美國Billboard音樂獎。 攝:LISA O'CONNOR/AFP/Getty Images
「防彈少年團」席捲世界的現象,已經跨出過往K-pop族群的想像,出道第五年,正以充滿爆發力的舞蹈、自行參與創作的歌,站上歐美主流舞台。圖為2018年5月,「防彈少年團」出席美國Billboard音樂獎。 攝:LISA O'CONNOR/AFP/Getty Images

「They call me 鴉雀/ 吃盡苦頭了吧 在這世代/ 快,追上他們/ 托白鸛的福 我的雙腿非常堅實」「不要再嘮叨不休叫我努力/ 啊都蜷縮起來,我的雙手雙腳/ 啊努力努力,啊努力努力/ 啊真不長進」

〈鴉雀〉是 2015年南韓組合防彈少年團推出《花樣年華pt.2》專輯中的一首歌。韓國諺語中,鴉雀身型矮小又腿短,如果想跟修長的白鸛一起飛,再怎麼努力只會劈斷腿而已。防彈少年團在這首歌用鴉雀描述他們自身以及韓國年輕一代的心情──沒有金湯匙,在經濟階級幾乎世襲的韓國社會,年輕人不斷努力也難以衝破困境,不斷努力仍承受不夠努力或不夠格的斥責。

兩年多後,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的Reona Vang 聽到這首歌也心有戚戚焉。

身為1975年越戰結束、寮人民民主共和國建立後通過難民營進入美國的苗族裔,Reona的爸媽都是底層勞動階級,她跟兄弟姊妹從小學開始就要比別人更努力,「買名車、住大房子,所謂的美國夢,是我們要擁有一份專業工作才可能擁有的。」

觸摸世界的政經脈搏
你觀察時代的可靠伙伴

已是端會員?請 登入賬號

端傳媒
深度時政報導

華爾街日報
實時財訊

全球端會員
智識社群

每週精選
專題推送

了解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