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場

讀者來函:泛政治化的中國高考作文,誰能遺世獨立?

照我說,時代是時代了,可太過時代氣息,反而就缺失了人間煙火氣。


2018年2月26日,河北一間中學的高考百日誓師活動現場。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2月26日,河北一間中學的高考百日誓師活動現場。 攝:Imagine China

【編者按】有話想說嗎?端傳媒非收費頻道「廣場」歡迎各位讀者投稿,寫作形式、立場不拘,請來函community@theinitium.com,跟其他讀者分享你最深度的思考。

每年的高考作文都會被單獨拎出來討論,專家教師及時分析解讀,「段子手」發揮聰明才智反其道寫出腦路清奇的「怪篇」,高考過來人和後繼者搬來小板凳吐槽「吃瓜」。社交圈裏好不熱鬧,各種刷屏眼花繚亂。

有沒有覺得此情此景似曾相識?沒錯,全民熱議高考作文,跟過年大家關注春晚簡直一脈相承。與之相伴隨的,還有近年來春晚那些被外界詬病的壞毛病,無意間也被高考作文偷學了過來,可謂某些從事教育事業的「不學好樣」。

面對外界的批評,春晚導演組一直不敢明面承認他們的節目太過政治化,端架子,今年的高考作文也深受其影響。8套試題裏,全國一、三卷,浙江卷,北京卷的作文題出奇地相似,浙江卷還是首次「淪陷」,究竟是不約而同碰巧為之,還是有意揣摩上意,誰也說不清楚。

我可以想見出專家們的分析言辭了,諸如「緊扣時代脈搏」、「極具時代氣息」、「暗含時代主題」云云。他們說的非常正確,我舉雙手贊同,我也沒資格反對。新時代新青年、綠水青山、新時代追夢圓夢、雄安新區……瞧,哪一個不是新近的熱詞,哪一個我們不是日復一日地聽聞,哪一句不是大街小巷隨處可見,難道還不夠「時代」麼?

活躍的政治氛圍總是容易衝昏人的頭腦,思政教育的大旗逐漸把人文社科領域泛政治化,使其喪失了原本的那份學術單純,高考作文也成了人們打趣的申論寫作。

照我說,時代是時代了,可太過時代氣息,反而就缺失了人間煙火氣;太過價值正確,反倒不利於培養學生群體應有的思辨精神。弔詭的是,從專家的口吻裏,不難發現時代氣息感強也成了作文命題的一種價值正確。

活躍的政治氛圍總是容易衝昏人的頭腦,思政教育的大旗逐漸把人文社科領域泛政治化,使其喪失了原本的那份學術單純,高考作文也成了人們打趣的申論寫作。我們不妨重新思考,高考作文的目的何在?通過這短短的800來字究竟想考察學生的何種能力?我不具備教育專家的見識和深度,僅從學生的角度淺談一二。

一道出色的作文考題,不在於素材有多潮流,不在於多麼刁鑽的文字陷阱,不在於出題專家如何賣弄自己的文筆才華,而是它承載的思想性。

先來看看法國高考作文題,去年法國高中會考有這樣幾道題供任選:1.觀察是否足矣了解?2.我有權做得一切是否都是對的?3.捍衞權利,就是捍衞自身的利益?回過頭對比我們的高考題目,何者更有水準,何者更能考察學生的思辨能力,高下立判。拿到試題後,學生腦中閃現的是寫一篇不那麼真誠的謳歌文,還是具有個人獨特見解或思想底藴的文章,就足以衡量出孰優孰劣。

也許這樣的思辨性要求太嚴,但至少我們可以把重點放在與學生聯繫緊密的生活議題上,引導學生關注自我,審視自我與社會的關係,不要求宏大,但求在既定要求有個性發揮的空間和觀點多元的餘地。考慮到現實因素,作文試卷為何不提供不同風格的題目任選,賦予學生更多主動選擇權呢?一片又紅又專的考題,真的承擔得起「語文高考」這四個字的分量麼?

不過我們這樣批評高考作文看起來是不厚道的,站着說話不腰疼。當社會許多領域都在朝政治化的方向狂奔,又怎能苛求高考作文遺世獨立呢?

(作者為中國大陸高校學生)

讀者來函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