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

春日、鴉雀、血汗淚(一)防彈少年團及其全球軍團

在美韓朝三方討論會談、核武、終結韓戰的急風密雲中,南韓領導人文在寅的臉書突然出現了一則向男子團體「防彈少年團」與其粉絲們發出的賀電。翻開韓流新頁的防彈少年團,究竟誰是他們的粉絲?


2018年5月24日,防彈少年團於南國首爾舉辦新專輯《Love Yourself 轉 ‘Tear’》發佈會。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5月24日,防彈少年團於南國首爾舉辦新專輯《Love Yourself 轉 ‘Tear’》發佈會。 攝:Imagine China

2018年6月,國際新聞焦點離不開朝鮮半島情勢,各方都在關注美、朝、韓三方領導人的動向。26日,南北韓領導人自四月的「歷史性一握」後,很快進行第二次私下會面;27日,傳出南韓文在寅可能加入死灰復燃的「川金會」,進行三方會談。但在一片風雲詭譎的政治會談中,文在寅卻於29日發了一則「歌舞昇平」的文章,是特別為「防彈少年團」在美國創下佳績的賀辭

「致喜愛歌唱的七名少年及他們的翅膀”ARMY”真心的祝賀。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們,都因著防彈少年團的音樂及舞蹈;夢想與熱情得到勇氣。真心祝賀”Love Yourself 轉 TEAR”專輯榮獲”Billboard 200”第一名的殊榮,這是睽違十二年以非英語專輯榮獲此項殊榮,更是韓國歌手的先驅。

防彈少年團優秀的舞蹈及音樂中,扎實地承載了他們真誠的理念。他們的音樂擁有將希望撫平悲傷;包容相異使之平等的魔法般力量。七名成員將各自的真實面貌及想以何種方式在這世界生活下去等等的信念都寫在歌曲中,他們所做的更超越地域邊界;跨越語言;勝過文化與一切現有制度。

防彈少年團使韓國流行音樂得以站上世界舞台,我們國家當今年輕人們所聽的K-POP流行音樂,已經能夠和世界各地的年輕人們,一同分享彼此的生命與愛戀,分擔彼此的夢想與悲傷。

日後不論是Billboard 200 專輯第一名位置,或是出席葛萊美頒獎典禮,甚至是世界競技場巡迴演出等等的夢想,我都將給予對這世界帶來影響力的防彈少年團應援。以及和BTS一同向這世界發聲的歌迷朋友”ARMY”們應援。 象徵著”抵擋附加在10代身上的偏見與壓迫”的防彈,從現在開始,JIN、SUGA、J-HOPE、RM、JIMIN、V、JungKook,這七位少年的名字我們都應當銘記在心,現在不過只是嶄新的開端,再次對於這七位少年給予我們國民以及全世界人民難以忘懷的感動,至上最深的謝意。

防彈少年團,是韓國男子團體,成軍於2013年,由七位成員組成,團名有「擋住加於10代(青少年)身上的偏見和壓抑」之意。自去年開始,防彈少年團就在美國樂壇大放異彩,不但擊敗天王小賈斯汀(Justin Bieber)獲得《Billboard Music Awards》Top Sosical Artist獎,今年5月28日更以新專輯《Love Yourself 轉’Tear’》在美國首星期即大賣約13萬5,000張,一舉拿下Billboard 200冠軍。

他們不僅是登頂該榜的第一組南韓藝人,也是繼2012年後,第二張登榜的非英文專輯,這對「韓流」來說意義非凡。畢竟,韓式娛樂文化席捲亞洲,早已不是新鮮事,但能在歐美引起迴響者,還是少數。除了2012年 PSY一首爆紅的〈江南style〉造成現象級轟動,還有天團Big Bang創造的世界巡迴紀錄,南韓三大娛樂公司迄今傾盡全力,仍難真正打入美國。

這次防彈少年團創下記錄後,包括男團始祖新好男孩、約翰傳奇、泰勒斯等紛紛以粉絲身份在Instagram上大秀合影。防彈少年團的官方歌迷名稱為「A.R.M.Y」(韓語:아미),這個名稱是在2013年7月9日通過官方網站首度亮相,是"Adorable Representative M.C for Youth"的縮寫,意指「值得人們景仰的青年代表」,由防彈少年團的成員們閱讀約1000個粉絲意見後親自選出,象徵新世代形成。Billboard親自飛到首爾專訪防彈少年團的引言,也直接指出,「地表上最能形成狂熱粉絲的音樂,非 K-pop 莫屬。防彈少年團(終於、真的)將那股熱潮引進美國—以全韓文的方式,他們將世界各地不滿的千禧世代團結起來。」

2012年12月31日,南韓歌手PSY在紐約時代廣場的新年前夜慶祝活動中與美國歌手MC Hamer一起表演。
2012年12月31日,南韓歌手PSY在紐約時代廣場的新年前夜慶祝活動中與美國歌手MC Hamer一起表演。攝:Emmanuel Dunand/AFP/Getty Images

這股力量代表的不只是10代的青少年力量抬頭,於美、朝、韓三角國際情勢中,也扮演著微妙的力量。在南北韓近年來的交流活動中,K-pop即佔有一席之地,這次文在寅發表英語賀辭向ARMY致敬,加上粉絲清一色的英文留言,讓韓流在朝鮮半島局勢中的角色、甚至在關鍵時刻「攻進」美國的戰績,格外引人注目。

這些被文在寅感謝的忠實ARMY,究竟由怎樣的人群組成?防彈代表什麼樣新的音樂語言與新的世代?他們又如何改寫以偶像工廠聞名的韓國娛樂業?本系列報導將分三篇刊出。

首先,我們在南韓總統文在寅臉書的英文賀文下,分別找到芬蘭、德國、智利、印度、美國與馬來西亞的ARMY,替你跟他們聊了聊。

其中,1975年越戰後才以難民身份進入美國的Reona V.如是說道:「美國夢是奢侈的...也因此特別想為他們(防彈少年團)加油打氣,看到這群亞洲的孩子竟然稱霸美國告示牌榜,非常驕傲。」或許是不少ARMY的心聲:對於一整群「被剝奪的世代」而言,防彈少年團唱出了他們的心聲。


Forever we are young/ 在這場花瓣雨之中/ 在這迷宮裡徬徨地奔跑/ Forever we are young/ 即使跌倒了 受傷了 痛了也/ 無止盡的 向夢想奔跑著〈Epilogue:Young Forever〉(2016)

我聽的音樂類型很廣,電子、嘻哈、重金屬、流行,不過一直以英文與德文為主,即便我會看一些韓劇,也不太聽K-pop,直到在Spotify推薦聽到防彈的〈Not Today〉,太驚人的能量與情緒了,之後再看他們的MV,就完全入坑,我特地為他們開了一個Twitter帳號,也認識世界各地的ARMY,他們會分享各種翻譯資訊,我還發現距離我家十分鐘腳程就有一位跟我一樣的粉絲,我們變成好友。真希望大家能聽到他們的音樂、他們的訊息,而不只把他們當作一個偶像團體。

Ariane (27),德國,客服


是你變了吧 不然是我變了吧/ 連時間流逝的這瞬間都感到厭惡/ 應該我們都改變/ 大家也都是如此〈春日〉(2017)

在芬蘭,K-pop對大眾來說還是有些陌生,主要停留在〈江南Style〉的刻板印象,每次要跟人家解釋防彈多元的曲風與音樂性,總是很挫折,事實上,即便我在學校因東亞課程對韓國文化有些認知,先前對K-pop認識也很狹隘。所以我很訝異,防彈新歌竟然衝上當地iTune第一名,或許他們真的唱出年輕世代的心聲吧。像我最喜歡的〈春日〉,完全唱出我從六七歲開始對生命的疑惑,原來我不孤單。他們也改變我的音樂偏好,原來只聽獨立音樂跟另類搖滾,到現在學會欣賞嘻哈與電子音樂的節奏。

Amanda K. (19),芬蘭,學生


沒問題,來,數一二三後忘卻一切/ 悲傷的回憶 全部忘卻/ 捉緊我手歡笑吧〈2!3! (即使這樣依然期待有更好的日子) 〉(2016)

如果不是念高中的堂妹,我很可能不會認識防彈,她在看他們用西班牙問候的影像時,我在旁邊,聲音超.級.溫.柔,我開始聽韓文歌(第一次),他們表演真的很棒,即便只是透過螢幕看出道主打No More Dream,也能忘了所有煩憂,他們不放棄的態度是我成為ARMY的原因。最瘋狂的事?因為我實在沒錢買應援手燈,最近正試著自己用紙做一個,看影片時邊揮舞邊喊應援口號...真不敢相信我說出來了。(笑)

Flavia L. (20代上半),秘魯,職業不提供

2018年5月20日,防彈少年團(BTS)於 「2018 Billboard Music Awards」中再度摘得「Top Social Artist」。
2018年5月20日,防彈少年團(BTS)於 「2018 Billboard Music Awards」中再度摘得「Top Social Artist」。攝:Imagine China

活你想活的樣子 反正都是你的/ 不要太費心 輸了也沒關系/ Errbody say La la la la la〈Fire〉(2016)

印度歌舞很強,但多是民間歌曲,我們沒有像韓國那樣唱流行歌、帥氣的男子偶像團體,他們還很有禮貌,鞠躬九十度,所以我第一次在臉書看到防彈的MV,又看了他們的成長影片就淪陷了,我媽、我姊姊跟我妹妹也是。父親跟男同事當然不認同,他們說我們是瘋狂的韓妹,但我不在意(笑)。韓國感覺是時髦創意、有自己獨特文化的已開發國家,我正在學韓文,SNS也全是韓流,希望他們能來Tamil Nadu (印度南部一個以坦米爾族為主的邦)!

Sindhuja Susi (23),印度,數位行銷


不知道活下去的方法/ 不知道飛翔的方法/ 不知道下決心的方法/ 現在甚至不知道做夢的方法〈No More Dreams〉(2013)

因為11歲大女兒學校流行的關係,我們全家陷入防彈的魅力,一整個月的時間,都在genius.com透過翻譯聽他們的歌,了解他們的故事。我學過長笛跟薩克斯風,也曾擔任婚禮駐唱歌手,他們的音樂真的很有才華,更重要的是,他們唱出千禧世代的困境,也讓我想起我的90年代,年輕的各種掙扎,身為1975年越戰後以難民身份進入美國的苗族裔,美國夢是奢侈的,透過網路,才了解他們的生活與我們沒有不同,也因此特別想為他們加油打氣,看到這群亞洲的孩子竟然稱霸美國告示牌榜,非常驕傲。(註:Reona喜歡嘻哈、靈魂、90 年代的粵語歌還有福音,大女兒念的是歐裔為主的基督教私立小學)

Reona V. (37),美國,資深內部審計


Lonely lonely lonely whale/ 這樣獨自唱著歌/ 如同孤零零的島嶼一樣的我/ 也可以閃耀著光芒的〈Whalien 52〉(2015)

我2010年開始看韓劇、聽Wonder Girls、Super Junior,但從來沒迷過誰,直到2015年,無意間在Youtube滑到防彈的〈賀爾蒙戰爭〉,深深被他們歌唱與跳舞的方式吸引,我無法簡單說明他們對我的影響,在突然遭逢父母過世、我真的不想活下去的時候,好險我遇到防彈,他們的正向積極成為我活下去的動力。現在我一個人住,兄弟姊妹各自有家庭,孤單有時,但我因為ARMY交了很多朋友。(Zai為馬來人,畢業於馬來西亞菁英大學)

Zai Taslin(25),馬來西亞,銀行行政

如果你喜歡,就分享給更多人吧